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YOI】被雪淹没不知所措(1)【维勇】


(2)←在这里

首先感谢枝枝 @只不过是个囤涂鸦的地  给我这个任性且没有营养的paro画出这么可爱的的封面图

一个乱来的童话(?)paro,传说中的冰雪女♂王维克托×成精的浣熊勇利

主题是镁铝艹野受【不!

野受用毛茸茸来虏获女♂王的心吧【比哈特

我有查过浣熊习性!但捏造的成分更多,打我可以别打脸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的都要冷。

        积雪太厚了,至起码对浣熊的短腿来说太厚了,为了过冬而储存的能量……或者说是脂肪,使这只体型不大的动物体重暴涨,不小心的话四肢还会陷进雪层之中,活像一个深褐色的毛球卧倒在白皑皑的床铺之上。

        今天的胜生勇利,也在努力地跟大自然做斗争呢。

        这场大雪直到傍晚才停下,还好浣熊是夜行性动物。走出避雪的山洞,借着雪后晴空的星光前进,勇利用爪子在雪中刨出一个个小坑,企图找到在夜里沉眠的猎物洞穴。

        太冷了,今年勇利栖息地附近的村庄收成也不好,以往慷慨的居民为了生存都开始驱逐其他有可能威胁他们食物存量的动物,更别说勇利的性格本来就不擅斗争,迫于无奈钻入了森林的深处觅食。

        “如果现在神明显灵就好了。”勇利搓搓被冰雪冻僵的肉垫,嘀咕道,“但是像我这种低级的小妖大概只有被收复的份吧。”

        勇利摇晃身躯甩掉皮毛上沾着的雪粒,盯着身前雪地上被自己挖出来的小坑,摇摇头,继续往没有发掘过的地方走去。

        夜更深了,高耸的树木即使掉光了叶子,也不甘心地伸展枝丫企图挡去头顶的光。森林里面一片漆黑,勇利一边告诉自己“我就是妖怪,没什么可怕的”,一边被风刮过树枝发出的怪响吓得瑟瑟发抖,偶尔挂在树冠上的积雪掉落在地,能让勇利全身的毛发都竖立起来。

        不停地回顾身后,确认没有别的捕猎者在跟踪自己,勇利一个不留神撞上了前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墙壁。

        发冷的肉垫揉揉鼻尖,带来些微的抽搐,也不知道是冷得还是疼得,勇利举起爪子,试探性地划拉两下。

        是一道厚重的门,跟以前在城里见过的一样。

        这意味着背后有居民吗?会遇到愿意分给他食物的好人吗?

        勇利扒着木门,细小的爪子不能推动分毫。他环顾四周,确认没有旁人,“嘭”的一声,一道修长的人影显现在城门之前。

        人类的双手比起动物形态时候要灵活得多,勇利上上下下敲打摸索发出的声音不小,但城门依然纹丝不动,半天找不到打开的方法。他决定绕着城墙走,看看有没有失修的石洞。

        刚踏出两步,光裸的脚掌就被地面上的雪冻得不行,勇利蹲下抱着膝盖,“嘭”的一声恢复了本体。

        四肢着地的姿势更加适合奔跑,不多时,勇利便回到最初遇上的城门前。让他失望的是,城墙建的严丝合缝,大概连老鼠都难以钻入。丧气地拍拍滚圆的肚皮,勇利仰头看着高空处没被墙壁兜住而露出来的些许光芒。

        “嗷——嗷——”

        是同为夜行动物,却比浣熊残暴上许多的动物的嚎叫声。

        “狼?!”

        几乎是本能一般,勇利跳上身旁粗壮的树干上,爪子不断地引导身体上升,直到他认为安全的高度才停下。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倾听,然而狼嚎只出现了短促的两声,还相当模糊不清,勇利只当自己在这样的夜里精神过于紧绷才产生幻觉。

        树皮被寒冷打得干脆,勇利小心的挪动身体想回归地面,但一股怪力忽然紧拉住他的长尾巴,爪下的树皮一树干脱落,浣熊狠摔倒在雪地之上,撞击得他眼前发黑,一阵怪风夹杂着清脆的笑声吹过,原本只是堪堪挂在树梢上的积雪滑落,像是一张张开的棉被盖在勇利的身上,地面上鼓起一个小山包。

        “这是神明……在召唤我吗……”

        勇利在沉入黑暗之前模糊地想。

        *  *  *

        狼嚎声从远处响起,并且逐渐靠近勇利所在的城门,最后在此停下,一匹通体银白的狼在门前驻足,鼻尖微微抽动,炯亮的目光锁定在墙根旁一个白色的小山包上,与旁边的平整地面对比显得如此突兀,明显不是自然形成的。

        白狼跨步向前,试探性地在空中划出一道光,山包上的雪被卷至两旁,露出黑褐色的毛团。

        “浣熊吗……”白狼的尖嘴启合,人类的语言竟然从獠牙中漏出,“胖得像猪一样还用得着来这里觅食吗?”

        用门齿叼住浣熊后颈上较厚的皮层,白狼回头,后腿在雪地上轻擦出一道很急,本来紧闭得仿佛坚不可摧的城门立马大开。

        信步走入城堡之中,但白狼发现,嘴里叼着的家伙实在是太重了,才刚刚走过连接大门与前庭的一段路,嘴巴便酸得不行,温润的白光从他身体流出,身形颀长的银发青年立在立冬之前已经停止工作的喷泉旁,怀里抱着圆短黑的一只浣熊,对方好像还很不安地把大大的尾巴团在身前抱住,圆圆的耳朵不时抖动几下。

        只要维克托刚才用力咬下,这团生物就会轻易地变成一坨没有生命的软肉。

        维克托继续前进,在迈入奢华的宫殿的同时,手上原本就算不上轻的重量骤然加重多倍,压得毫无准备的他差点跪倒在地上。

        望着面前忽然出现的男性青年面孔,维克托失笑:“什么嘛,原来是浣熊妖吗?”

        半抱半拖地把浣熊妖搬到床上,维克托看着对方带着婴儿肥的脸颊,试探着伸手到那妖的腹部上轻揉一把。

        “变成人形之后更像猪了。”

        日光渐渐升起,维克托靠着对方还维持着的大尾巴,睡意从浅入深,最后完全沉进睡海之中。

        *  *  *

        勇利是被尾巴传来的痛感唤醒的。

        浑身的肌肉酸痛,低头一看,记忆中还在雪地上以本体姿态晕倒的自己,此时却在柔软的大床上醒来,维持着人类的状态,变成人形之后会披在身上的斗篷却被脱下甩在地上。

        “没有皮毛的话会很冷的……”对全裸并没有特别大的羞耻感,现在让勇利比较难办的是尾巴传来的痛感,他回头,只见一个人类紧紧地贴着自己身后还没收回去的大尾巴,还用腿压住尾巴的根部,想必疼痛就是因此而来。

        勇利转身,试图脱离对方的桎梏,在仅有一丝阳光的房间内,勇利能看见对方银色的长发和美丽的脸庞。

        “……这是,森林的女王吗?”那是小时候听村民说过的,每当冬天就会出现的慈祥的冰雪女王,拥有银色的长发和绝美的相貌。

        但下一刻,对方紧闭的眼睑轻颤,眼皮微张露出了绿光。

        ——那是,属于狼的双眼。

        勇利屏住呼吸,不敢再惊扰对方的睡眠,像是被冻住一样躺在床上。

        接着,尾巴处传来被某物轻轻擦过的感觉,勇利甚至不敢回头去确定,仿佛动作稍大都会招致杀身之祸。

        直到背后再次传来绵长的呼吸,勇利才长舒一口气。

        ——不,现在并不是放松的时候啊!

        “是、是狼啊……”

        勇利差点喊出来的恐惧,只敢藏在喉头之中颤抖。

        ——T B C——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小故事,前大半段基本都是废话啊_(:з」∠)_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

        感谢观看


评论 ( 17 )
热度 ( 2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