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安】欢迎下次再来乘坐(16)

完售了!!!感谢大家的资瓷!!!

再次在这里感谢一直支持我的 @安井切国广  @睡不好(  ´^`° )  @月先生。 


现代架空paro,张安都是普通人,淡而无味的白开水故事

*私设如山、年龄操作注意

*OOC、原创人物出现注意

最近忙飞了端午假根本没能摸到电脑

分两天把结局放出,番外视情况解禁


前文传送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番外)

                                                             

          张新杰从电脑桌下面平时都会上锁的抽屉里面翻出了他前两年托同事买回来的那辆二手车的钥匙,买回来之后都没开几次,甚至连套在外面的皮套开始有发脆脱皮的迹象。

          实在是不想在连开六天车之后还要在休息日开车了,张新杰原本是这样想的。

          但安文逸给他发来的定位离这里的距离不近,开车可能还要大半个小时,更别说公车了,还不通地铁。自己开车去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还好平时就算不开出门也会到小区附近的修车店包养,张新杰打开门锁,比公车狭窄的空间让他感到逼仄,但当他把右脚踩在离合上的时候,脚上的动作却如同此刻的心情一般轻快。

          毫无由来地,想去见他。

          并且马上就能见面了。

          安文逸收到张新杰的电话时候,正在第五次地把没能成功倒桩入库的车子往由白线画出的“库”中开出,本来以为是垃圾广告或者家里人的电话想直接挂掉,但看到屏幕上的备注之后,他马上一脚踩紧了刹车接听:

          “什么?我、张师傅我马上出来。”

          随便地把车门甩上,安文逸只给在十几米外的抽烟摸鱼的教练喊了一句“师傅我出去一下!”

          完全不管对方有什么反应,就往场外跑去。

          一路小跑到对面马路,看到让自己匆忙赶出来的那人从一辆半旧不新的捷达里出来,安文逸心里想的居然是原来他不止会开公车这样犯蠢而且毫无意义的念头。

          张新杰从车里下来,手里还拎着一个装得满满当当的塑料袋,看起来并不轻。安文逸想伸手过去过去替对方接过,对方也看出了他的意图,从袋子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放入安文逸的手中,被这样的办法避开了他的帮助,安文逸也不好再坚持要给对方提重物,这样显得自己很矫情那般。

          发现安文逸溜出去的教练此时才慢悠悠地晃到训练场门口,把已经差不多抽完的烟蒂丢在地上碾熄:“安文逸你干嘛!不练就滚回家,不要去考试了,看你把车停成什么样!”

          这时张新杰已经迎上去了,从挎包里面拿出一包软中华递给教练:“我是阿逸的堂哥,听说他在练车,路过这边的时候就下来看看了。”

          拿人手短的教练摆摆手表示没什么,转回身大概是示意安文逸赶紧跟上,继续练车。

          张新杰跟安文逸两人就这样并肩而走,等安文逸想让对方避开的时候已经晚了,张新杰已经嘴角含着无奈的笑容,看着他一半在库里头车轮压线的教练车。

          “要不要我给你演示下?”

安文逸点头,张新杰直接坐进驾驶座,两人身材相仿,几乎不用调整座位跟后视镜就能直接开车。

          “愣着干嘛?在旁边看着啊。”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张新杰像是在操作牧师下本时候一样自信,平常总看不出悲喜的脸上也带着光芒。

          赶忙坐上车,安文逸拽着安全带系上不是不系上也不是,张新杰拉下手刹,笑道:“别系了,这点车速,走路都比这个快。”

          “好的……”安文逸说着,目光飘向张新杰搭在波棍上的手,只见对方用一档把车开出库内,因为本来就停得很惨烈,不可能原地倒回,只能开出去了。

          安文逸发誓,他的双眼连0.5秒都没有离开过张新杰身上。但当教练车以最完美的姿态倒入库内的时候,他完全没能搞清楚对方究竟做些什么。

          换了两次档,脑袋左右晃了几下,就停好了。

          “张师傅……那啥,你刚刚那个能再做一遍吗?有点快。”

          站在旁边看着的教练笑出声了,说:“小安,你哥他这种驾驶证最少拿了五六年的人是不会教你的啦,他学车的时候哪有这些条条框框。帅哥下来吧,我再教教你弟。”

          张新杰不可置否,推推眼镜,但是安文逸发现他的镜框本来就没有任何偏移。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跟大多数四眼仔一样,张新杰习惯用推眼镜这个动作掩藏尴尬,或者其他感情。

          真可爱啊。

          把门推开,将驾驶座还给教练,张新杰拿着手机在一边给教练休息的小椅子上坐下。

          等教练觉得安文逸对技巧的掌握差不多了,才又下车让安文逸自己一个人练习。

          安文逸看到他把教练递来的香烟夹在脑后,然后直接往他的方向走来,但是这次并没有上车,也没有要指点的打算。

          只是在安文逸每次停下车子的时候,告诉他“后面车身超了”“左边离线太近”“入库的时候压线了”之类的话,一开始,几乎每次停车,都会想起这不大不小的提示,但后来,张新杰只是站在库外,镜片后的眼睛看不清眼神,但目光总是锁定在安文逸身上。

 

          12月,6点还不到天色就开始变暗,教练接了个电话,然后来把安文逸叫了下来。

          “回去了,有空练车提前跟我说。”

          “好的,”安文逸一顿,“教练,我坐我哥车回去。”

          “也行。”

          教练便直接把教练车开走了,留下张新杰跟安文逸俩人。

          “我说了要载你回去了吗?”

          “副会长您总不能看着小弟在野外快被砍死也见死不救吧?”

          “走吧。”

 

          赶在天完全黑之前把车开回了市内,但安文逸发现,前进的路并不是往H大方向走的,反倒是去了闹市区。

          “张师傅?”

          “走吧去吃顿饭,”张新杰思考了片刻,再次开口,“虽然还有其他人,不都都是荣耀玩家,你不要紧张。”

          “没、没事,”要是只有两个人去的话,可能还会更紧张。

          但是这后半的内容话安文逸当然只敢在心里暗道。


          ——T B C——

评论 ( 19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