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也吹,脾气暴躁上班族。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翔】熟悉

碎总的梗,架空背景、年龄操作、私设出没注意

楷8岁,翔18岁,日常流水账,不会犯罪的你们放心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看乖巧(?)小帅哥跟臭脾气大哥哥一起吃吃喝喝玩玩的日常

大家520快乐

                                                                                                                                                                                                                                                                                                                                                                                                                                                                

        在这座周泽楷入住不到一个月的房子里面,他最熟悉的,莫过于这张小板凳。

        孙翔说它小,但周泽楷一点都不觉得,甚至觉得太重了,好像说是什么红木。

        这天,他依然在孙翔的闹钟响起之前起来,瞥了一眼睡在旁边把自己挤到墙角的,长手长脚的少年。然后翻身起床,但没有半点要放轻动作的意思。

        被掀开而被子感到冷意的对方嘴里嘟囔两句没听懂的话,然后拽过被子翻身,口鼻里传出细微的鼾声,睡眠沉得像是从没受到打扰那样。

        绊得周泽楷一个踉跄。

        周泽楷跳下床,穿上床边一双企鹅造型的小棉拖,啪嗒啪嗒地往客厅走去,然后鼓起劲将孙翔说的小板凳挪到浴室,穿着鞋子直接踩上板凳,对面的镜子映出他的脸,额头前面的头发好像有些太长了,铺在眼睑之上,刺得眼睛有点疼。

        拿起牙刷跟牙膏,挤出豌豆大小的一粒,周泽楷刷刷地开始刷牙,片刻后他能听见不远处房门被甩开的声音,然后是孙翔的怒吼:“臭屁孩你要死啊,说了几次不要一大早把椅子在地板上拖,信不信把你卖了?!” 

        不信。

        周泽楷吐掉嘴里的泡沫,家里的牙膏都有草莓味,但孙翔太懒,不愿意去给周泽楷买新的。这种白白的牙膏太辣了,虽然最后还是会在嘴里留下一丝甜味。

        然后孙翔出现在浴室门前,还带着睡意的双眼看到周泽楷穿着鞋子站在他爸可宝贝的一张酸枝木凳上,后者面无表情地漱口,孙翔捏起来的拳头紧了两下,又无力的放下。

        算了,自己养的儿子。

        孙翔恶狠狠地丢下一句“你再穿着鞋子踩这凳子我就把你这小崽子叉出去!”又钻进了自己的卧室,也不知道是进卧室配套的浴室里面梳洗,还是去睡回笼觉。

        反正这叫着别人小崽子实际上也只是个刚上完大一第一学期的大崽子的孙翔,不缺钱也不缺时间,随便浪。

        半小时后,孙翔的卧室门被周泽楷敲开了,果然如他所料一样在乱七八糟的床上蒙头大睡,周泽楷直接上前掀开被子,孙翔好像是突然开窍了先见之明一样脸上扣着个遮光眼罩,耳朵里塞着对隔音耳塞,那耳塞还是新拆的,包装还丢在枕头边。

        这时孙翔脑袋旁边的手机铃声大作,震了半天,他才伸手摸出手机,掀开眼罩的瞬间,他对上周泽楷那张白莹莹的嫩脸跟黑亮的大眼。

        吓得孙翔手机都摔下来砸到鼻子。

        “卧槽周泽楷你干嘛?!”

        “吃饭。”

        周泽楷说着,从孙翔身上离开,小棉拖打在木质地板上啪嗒啪嗒的。

        又过了10分钟,孙翔脸上带着水气出来,似乎是梳洗过了。一屁股坐上饭桌旁边的椅子,不耐烦地看着桌面上的两碗面条,看起来清汤寡水的,周泽楷面前的碗小一些,卧着一个水煮荷包蛋,孙翔的碗大一些,卧着两个水煮荷包蛋,各自有几根青菜飘在上面。

        “周泽楷你看我不爽就直说,这是人吃的么。”完全没有半点被小自己十岁的人做饭喂食的尴尬,孙翔撩起面条搅了几下就放下了筷子。

        “冰箱没菜。”

        “等下去买!”孙翔捞过放在桌面中间的老干妈,挖了两大坨放进去,才继续开始进食。

        “好。”

        

        吃饱喝足,孙翔难得主动收拾碗筷到厨房,周泽楷刚刚煮面时候踩着的小凳子还放在里面,他能想起刚到这里没几天的时候,因为嫌弃外卖太油腻,这小人哼哧哼哧地搬着凳子到厨房,熟练地用里面的工具给自己做了一碗面。

        自此之后这凳子似乎成了周泽楷的专属,刷牙洗脸,一切需要垫高的活都依靠着它,还能坐着看电视,每次看着他搬着凳子在这房子里面走来走去的时候,孙翔都会笑着说:“傻逼,这么一张小凳子还当宝啊?”

        然后孙翔他爸告诉他,这是民国时候的老酸枝,够他吃几年麦当劳了。

        把碗上的水珠擦干,孙翔见周泽楷进来,搬走了那老凳子。

        孙翔擦干双手,跟在周泽楷后面,见他走进了浴室,凳子前面放着个小脸盆,里面还有两条黑色的布料。

        等等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周泽楷坐在凳子上俯下身,捞起这黑色的布片,白皙的小手在上面搓揉。

        “周泽楷你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放下!”

        “没洗好。”

        “没洗好也放下!”从周泽楷手里夺过自己的内裤,孙翔脸上一片燥热,都是男生就算是相互观鸟也没关系,但被一个小自己这么多的男孩子帮忙洗内裤,这就让翔哥的脸面挂不下去了,“我有的是钱你不要瞎折腾这些好不?”

        “要手洗。”

        翻译过来的话就是“妈妈说过内衣裤要手洗才好”,但孙翔哪管得这么多,随手就把没有洗好的内裤连盆带水端起倒进洗衣机里面。

        “今晚我会洗的,OK?小少爷你饶了我吧。”

        周泽楷看着被倒空了的盆,点点头,他眨眨双眼,刘海刺得他双眼发痒,不自觉地便抬手去揉,手上还带着刚刚洗衣服沾上的水。

        孙翔回头,就看着爸妈好友的宝贝疙瘩用不知道干不干净的手揉眼睛,转身马上把那双手腕握在手中,打断对方的动作。

        对方的肉软软的,抓在手里感觉稍微用力些都会弄坏,孙翔放轻了动作,嘴上依然没有什么好语气:“你这是想弄瞎自己吗。”

        周泽楷抬头,黑白分明的双眼里已经布上了些许红血丝,孙翔无由来地感到一阵心慌,嘴里说着“你不要再揉了”一遍在洗脸盆上镜子背后的柜子里面翻出眼药水,再仔细地给自己,给周泽楷洗干净了双手,让小孩坐回他的宝贝凳子上,小心翼翼的扶着对方的后脑给他滴眼药水。

        周泽楷的双眼不断地抖动,浓密的睫毛在孙翔面前抖动。

        这时候孙翔终于意识到为什么这崽子这么受他爸妈喜欢,真他妈好看。

        “刘海长,”滴完眼药水,周泽楷看着孙翔,阐述自己揉眼睛的原因。

        “好,今天你爸爸我就给你剪头发,”孙翔说着,翻出一张报纸跟剪刀,在风吹过的阳台,如临大敌地看着周泽楷的小脸。

        刀尖小心翼翼地咔嚓出声,剪掉了乌黑的一撮前发,孙翔看着长度点点头,这样差不多了,然后挥刀工作起来。

        周泽楷扑闪着大眼睛看着孙翔一脸认真的表情,然后对方的眼睛对上了他的,周泽楷明显能感受到对方手中的抖动。

        “啧,”孙翔放下剪刀,刚刚周泽楷的目光撞进了自己的眼中,从来没有被这样带着信任跟依赖的光芒的双眼盯着,让他不禁分神,手一抖就带下了一大片刘海。

        完了,这下真成了狗啃。

        孙翔大手一挥,对周泽楷说:“去换衣服,爸爸带你去剪头发。”

        在衣柜面前比划了半天,孙翔终于换上一套既能保暖在他看来也足够帅气的衣服,走出玄关才看到周泽楷已经穿上了羽绒服,换好鞋子站在那里等着他。

        孙翔拍拍对方的后背,说:“去剪个头发而已,你怎么就这么期待啊?出息呢?”

        周泽楷没有说话,实际上这是他来到这里寄住以来孙翔第一次带他到楼下超市以外的地方。

        他摸了摸额头上的发丝,没有了那种刺眼感觉,看什么都觉得舒服多了。

        

        到达孙翔以前一直去惯的发廊,时间还算早店铺才刚开门,跟他相熟的发型师打着哈欠跟孙翔打招呼:“哟,翔翔你来了。”

        “翔翔?”第一次听讲有人这么称呼孙翔,周泽楷歪头,然后抓紧孙翔牵着他的手。

        “这是谁啊?你弟弟吗?”

        “我是他爸!”

        发型师一愣,也知道孙翔说这话应该是在开玩笑的,但也很配合地去给他竖起大拇指:“翔翔人帅儿子也帅,人生赢家啊,今天是要给小朋友剪头发吗。”

        留意到小孩狗啃一般的刘海,发型师就意识到这次的服务对象不是孙翔而是这个小帅哥了,招呼助理带孩子去座位上,没有拿出那些花哨的工具套装,没有让他做什么乱七八糟的洗头跟套餐,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把简单的剪刀,端详了半晌周泽楷的脸型,问道:“小朋友想怎么剪啊?”

        “剪短,”周泽楷意简言赅地回答。

        发型师一时语塞,转头看向掏出手机开始玩游戏的孙翔,后者随意地回答:“哎你看怎么样好看就怎么样剪,小孩子而已随便就好。”

        一刀下去,被孙翔弄得惨不忍睹的发型渐渐被补救过来,周泽楷对这个没有什么概念,只是看着镜面上倒影的孙翔的表情,对方一脸沉迷垃圾游戏的样子,似乎完全不在意周泽楷最后会变成什么模样,表情随着游戏的进展时而带着得意,时而又咬紧牙根,像是平常周泽楷在家给他使绊儿时候露出的那种恶狠狠的表情。

        “垃圾小学生……!”孙翔愤恨地把手机甩到一边,终于抬头看看周泽楷,“怎么还没剪好。”

        “原本剪的形太烂了,得慢慢修。”发型师头也不抬的工作着。

        孙翔闻言,脸色不自在地低头再次把玩起手机。

        “哎小朋友,这头发是谁剪的啊,这么丑。”旁边的洗头小妹凑过来,看着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小脸开口问道。

        孙翔警觉地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周泽楷的后脑勺。

        一直端坐着的周泽楷抬起手,指向镜面上孙翔的倒影说:“他。”

        “操。”孙翔低骂一声,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地低头跟手机谈恋爱,他听到洗头小妹压抑不住地笑出声,再次抬头,没有半点绅士风度地嚷了一句,“笑什么笑!”

        周泽楷低头捏住了披在身上的布,也无声地抿起嘴唇,牵起一个笑容。

        

        确定衣服里外都没有沾上太多的碎发,发型师让周泽楷从有点高的椅子下来,周泽楷径直走到在前台刷卡的孙翔身边,抬头看着对方的侧脸。

        妈妈说过孙翔是个帅哥。

        孙翔收好会员卡,正对上周泽楷的目光,然后抬头对发型师喊道:“行啊你这混蛋,剪这么个发型就收我几百块,神他妈黑店是吧。”

        “是啊是啊快去工商局投诉。”发型师笑着把他俩送出门。

        孙翔摸了一把周泽楷的头顶,两边的鬓角也被铲短了,刺刺的。

        冷风吹来,周泽楷结实的打了个喷嚏。

        马上把缠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孙翔胡乱地把周泽楷的脸围起来,头发剪短了保温的能力降低了不少,也难怪对方出门没多久就开始打喷嚏。

        “孙翔……”周泽楷想说围巾围得太紧了。

        “叫翔哥,”孙翔低头,再次揉揉周泽楷的头顶,头发软软的,明明应该是个小甜饼的外貌却总是给孙翔铁板踢。

        “……”周泽楷看着孙翔逆光的笑容,对方脸上似乎镀上一层柔和的光,“翔哥。”

        孙翔笑着应答,蹲下身让自己的目光跟周泽楷平视。

        但对方只低着头用毛茸茸的脑袋对着孙翔。

        “难得出来一趟,还想去哪儿啊?”孙翔问道,“楷楷。”

        周泽楷猛地抬起眼,目光直视孙翔,手指不安地在孙翔的围巾上绞紧,却不出声。

        谢谢翔哥。

        他在心里说道。

        ——T B C——(大概)

就很OOC,但我只想发糖。

表面上相看两厌的人实际上都在努力地用自己笨拙的方式对对方好呢。

评论 ( 8 )
热度 ( 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