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安】欢迎下次再来乘坐(15)

久违的更新,通贩还剩5本左右的样子

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8463402177


现代架空paro,张安都是普通人,淡而无味的白开水故事

*私设如山、年龄操作注意

*OOC、原创人物出现注意


完售后会把结局放出,番外视情况解禁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前文传送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番外)

                                                                                                                                                                                                                                                                                                                                                                                                                

        一件事一旦从模糊走向明确,无论发展的方向是好是坏,速度也只会变得越来越快。

        大一的课程不太紧,要想去练车的话,下午也总能抽出点时间,周三的下午没有课,安文逸提前跟教练打过招呼,让他每周三的下午都来接自己去练车。

        下课到食堂解决午餐之后,安文逸没有跟应同学的要求去打副本,期中考之后他便把电脑带去宿舍了,虽然还没拉网线,不过到学校外面的饮料店点上一杯奶茶,蹭半个下午的wifi也不是不可以,但科目一上周末已经随便地考过了,想要赶紧拿到驾驶证,还是抓紧练习实操项目比较好。

        摘掉睡眠耳塞起身,室友还捧着手机在开黑,安文逸穿上外套洗了把脸,拿起随身小包就往外走,一边给教练发微信问他何时能到。

        退出跟教练的对话框,安文逸的手指轻点下滑,在“张新杰”这个名字上停留几秒。

        聊天记录依然停留在几天前安文逸给对方回答的“好的”两个字上,一般来说,他们用QQ交流的机会还是比较多,微信上消息数量停留在一般朋友的正常数量上,安文逸甚至不用往上翻多久,就能看到那几条常常的语音消息。

        从包里拿出耳机,安文逸调好音量,小心翼翼地点击最上方,最长的那条语音。

        张新杰的声音从耳机内响起,跟前两天在副本里面听到的声线似乎相同但又有所差异,在副本里面,因为指挥的人数很多,就算是他这种平时说话不急不慢的人,也是会不由自主地提高音量,或者在某些时候语气很冲,但是在这几条语言里面,轻松的语气跟合适的建议,都如同一个可靠的大哥那样。

        安文逸不禁把语音中的声音跟那天在单人宿舍里面一脸明亮地讨论荣耀的张新杰的脸重合起来。

        意识到自己重复聆听语音的行为像是痴汉一般,安文逸赶紧打开音乐播放器,随便地戳开了一首《Start Dash》。

        但是可爱的女声还没能把“hey!hey!start dash”唱完,微信传来了刚刚安文逸还在念想着的那人的消息。

        “在上课?”

        安文逸稳住自己的手,考虑等下练完车就赶紧去贴个钢化膜。

 

        张新杰原本想在早班的下午好好休息下的,他没什么特别的兴趣,也甚少出门,吃过饭等饱意消去之后睡个午觉。

        离开家乡到这里工作之后,张新杰也甚少会有很明确的午休举动了,但自从安文逸第一次踏入这座单人公寓,自己心血来潮的陪在旁边睡了一觉以后,早班后的午休,渐渐又变成了张新杰的习惯。

        刚躺下没多久,放在床头的手机剧烈震动起来,在安静的房间里响得突兀。

        酝酿起来的一点点睡意消失殆尽,张新杰坐起来接了电话,但没有多久就被对方挂掉了。

        是之前相亲的那位姑娘,对方对他的印象颇好,但张新杰没有想要发展关系,在上次的饭局之后即使是加了她的微信,也没有主动去打过招呼,甚至差点把那位忘在脑后,但到几天前,女方终于是端不住了来主动联系,他才想起有这么一号人。

        对方邀请他周末去看新上映的电影,但是张新杰的调休一般都没办法跟双休日重合起来,便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那你不能跟别人调一下吗?”

        “不行,梁哥周末要带孩子出去,我孤家寡人的,就别抢时间了。”

        沉默了片刻,对方兀自将电话挂掉。

        张新杰看着暗下去的屏幕,揉揉长期挂着眼镜的鼻梁。

        这姑娘大概再也不会给他联络了吧。

        打开微信,果然被拉黑了。他拉到最近联系的几个人里,安文逸那句“好的”还停留在他们对话的最下端。

        那天张新杰收到来自这个小年轻的疑问,本来手指已经打出了一大堆了,但是在按下发送键之前,他把码好的文字一个个删掉,选择用语音给对方回答,大概是怕文字太过于生硬吧,大概。

        睡意全无,张新杰看了下公会的Q群,还在一般的工作或者上课时间里面,群里倒是安静得很,但是对方没有回复。

        再次打开微信,张新杰点入跟安文逸的对话框里面,琢磨着输入:

        “在上课?”

        屏幕的顶端显示“输入中”,两分钟后,张新杰收到了来自安文逸的第一条语音:

        “在学校门口等教练来接我,下个月要去考科二了。”

        “这样,”张新杰也按住了屏幕的下方,开始用语音回答,“10年前考车牌还没现在这么复杂,不过需要人陪练吗?”

        发出去之后,张新杰紧盯着手机,等待着对方的回覆。

        但对话框上端的“输入中”已经持续出现了许久,安文逸都还没一个回答,大概是在想怎么回绝会比较好吧?

        长按那段语音想要撤回,才发现已经超出可以撤回的时限。

        接着手机轻颤一下。

        “好啊,老司机带带我[金馆长笑.jpg]”

        “[定位]H市郊区华宇驾校训练场”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