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剧版镇魂/郭楚】想啥

CP:郭长城×楚恕之

沙雕,已交往前提

卡得太严重了发出来混更一下


                                                                                                                                                                                                                                                

        车载音响放着午后电台节目,主持人的声音懒懒的,配着轻快的BGM灌些没营养的鸡汤,灌得抓着方向盘的郭长城昏昏欲睡,他用力地眨眨眼,强迫自己打起精神。

        从龙城通往下级县城的公路上没有几辆车,但郭长城没敢开快车,安安分分地开个60,不时用余光瞟几下副驾上的人。

        副驾的座椅靠背往后调低,楚恕之岔开大腿,用接近四仰八叉的姿势坐在郭长城旁边,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脖子上的围巾跟风衣被脱掉扔在后座上,露出精壮的手臂,锁骨的形状刀削一样凌厉,胸肌隔着黑色背心被安全带勒出个饱满的形状。

        郭长城不敢多看,他吞咽两下口水,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路面上,车外耀眼的阳光晃得他双眼刺痛,让他不由自主地又想去看看身旁暗色的楚恕之缓和一下。

        楚恕之怎能没有留意到旁边这小怂蛋的动作,他瞅了几眼K线图,又确认了下账户里面的资产,便关掉同花顺,打开了天天爱消除。

        天知道林静那个自称科学界的国民老公是怎么抛弃网游玩起这个小游戏,带得办公室里其他人都开始在拼排名比积分,这不出差一天没碰游戏,排名居然被大庆那只死肥猫超过,楚恕之奋起直追,音效快要盖过车里广播的声音。

        楚恕之正跟那小游戏战个痛快,忽然感到岔开的大腿一侧被什么温热的东西触碰了一下,车里的空调对着他吹,下身泡在冷气里,这一下的触感不得不说是相当的明显,他暂停游戏,抬头看向驾驶席,如他所料的这小孩儿也正拿余光看着自己,放在换挡杆上的手捏得死紧,似乎在换挡的时候碰到楚恕之的大腿是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一般。

        再这么下去得出交通事故了,楚恕之想,他关掉游戏,对郭长城说:“要不咱们换一下,还有三十多公里你不累么。”

        “没事!”郭长城回过劲儿来,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路上,鸡汤节目恰好结束,换上一档音乐节目,摇滚乐从音质不太好的音响中传出,这下子郭长城也没法打瞌睡了。

        一路开得平稳,楚恕之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排名超过了大庆,分数甩开了祝红的一大截,他也不想争第一,关掉游戏趁收盘之前再瞅几眼K线图,离目的地没有几公里的路了,两旁的景色也从郊野变成了一排排房屋店铺,但这光天化日的,街上没有几个行人,也没有几家店铺开门,这着实算不上正常,也许案情比报告上写的还要棘手,楚恕之思考着,手掌虚握手机,像是在看着手机上的数据,但完全没有把波动看进眼里。

        郭长城一直在旁边试图扮演一名合格的司机,一路开得平稳,没有超速也没有什么急刹车,要不是楚恕之一直给自己找点乐子,说不定能在这副驾驶好好睡上一觉。

        这下郭长城好好司机的名声得丢了,只见他直视前方路况的双眼蓦然瞪大,一片红晕从脖子开始延伸到脸颊上,握住方向盘的手一个颤抖往右一拉,险些发生交通事故。

        还好这孩子刹车踩得快,一个急刹车只是把楚恕之本来就没抓紧的手机给抖得掉在了脚垫上,楚恕之以为郭长城看到了什么,戒备得连手机都顾不上捡起,解开安全带放出黑能量观察四方。

        “不是的楚哥,”郭长城支支吾吾地开口,“不是路上有什么情况……是我……是我没小心。”

        “没小心?”楚恕之没好气地看着差点撞上的垃圾桶,嘴角往一个方向扯了扯,“敢情你这驾照还是花钱买回来的吧?”

        说着便开门下车,绕着车子走了一圈都没发现什么一样,才又揉揉太阳穴,没好气地开口:“我说你这小孩一天天的脑子里头都在想啥,刚才开车不是还好好的吗?”

        郭长城低下头,一手把住方向盘,一手抓住车钥匙想重新打火,面对楚恕之的目光他依然是屁都放不出一个。楚恕之也不准备跟他纠结这个,站直身子等他倒车,观察起四周的环境,

        一个本来只能说是土气得一点都不起眼的招牌吸引了傀儡师的视线,他玩味地抬眉,然后往郭长城面前的那一片挡风玻璃敲了敲,等对方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着他的时候,又抬手指了指他们车后的某个方向。

        郭长城捏着车钥匙的手指都不由自主地抖起来,因为车子抛锚,车厢里头的空调早就被太阳晒得消失殆尽,郭长城没来得及退下红晕的脸上开始冒出些汗水,大概是因为被热得的。

        他别开眼,不去看楚恕之满是玩味神色的脸,他也想知道自己一天到晚的脑子里头都在想什么,明明只是看到路过的一个写着“长城润滑油”的招牌,本来还汇聚在旅途上的思绪就开始往别处歪,偏生就想起自己跟楚恕之次数算不上多的几次亲密接触,楚恕之骑在自己的大腿上,眼眶上满是潮热的红,然后声音喑哑地在自己耳边说着……

        ——“长城,润滑做好了。”

        这样一个想歪,就差点酿成悲剧。

        ——T B C——

评论 ( 4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