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青也】背有点痒,想挠挠(7)

(1) (2) (3) (4) (5) (6)

又是这个傻屌魅魔paro

公司实习生青×公司总裁(魅魔)

青也主页发起的暑假产粮活动火热报名中欢迎大家了解一下!

↑↑↑↑↑戳我↑↑↑↑↑

                                                                                                                                                                                                                                                                                

        诸葛青走后,王也的精神气也恢复得差不多,助理秘书们欢天喜地去坑了他们家总裁一顿好的,而王也在第二天上午也摆脱了杜哥的接送,骑着自己的电动车穿梭在帝都塞得死紧的马路上通勤,别人都还在路上塞着,他就已经在公司楼下吃完一套加了俩蛋的煎饼,美滋滋。

        趁身体状况恢复正常,王也赶紧把之前没能开上的会给扎堆开了,秘书小黄的会议记录做了厚厚的一本,小雷在旁边一边听录音一边核对小黄的笔记。

        一切似乎都踏入了正轨。

        半夜,王也躺在自家的大床上,百无聊赖地刷着微信,助理办的几个姑娘平常也不忌惮他,什么都敢往朋友圈发,以前总听老爹说年轻人喜欢屏蔽领导,但在他看来,不存在的。这边小黄连着发了9张家里的猫睡着的照片,他也没看出每张照片之间有什么区别,但还是点了个赞,那边的小雷发了撸串9连,什么鸡翅鸡心羊肉串生蚝韭菜土豆片,再刷新一遍,哦豁还来了个小视频,看得王也有点馋,但还是点了个赞。

        “小姑娘家家的大半夜吃这么多不怕胖么,”王也嘀咕着,从床头的柜子里面掏出一包泡椒凤爪。

        擦擦手刷新朋友圈,最新显示的那条是远在杭州的诸葛青发的,一张多人的自拍,里面个个笑得灿烂又年轻,诸葛青被挤在角落只露出半张脸,但即便是在这角度不怎样光线不怎样的里面露出半张脸,便能给人做一个捂风挽笑,面如冠玉的成语解释。

        退出朋友圈到订阅号上看了两条养身资讯,后悔自己大半夜吃了包凤爪,然后又在消息列表上看到诸葛青的头像。

        [草稿]小青我等下出

王也删掉那条草稿,用手搓了把脸,强迫那天的记忆从脑内离开。

        “我去,”到底是还没去洗手,那泡椒鸡爪的水揩在脸上热辣辣的,王也把手机放好充电,冲进浴室里面用凉水洗手洗脸。

 

        学姐痊愈出院,教授请了研究小组全部人吃饭,诸葛青被灌了两杯,啤的白的混一起,饶是平常酒量还行也有点晕乎,晃着脚步从饭店走回学生宿舍,暑假宿舍没有热水,他愣是用热水壶煮了半桶,把身上的酒气全部洗掉。

        吃饭的时候老妈给自己发了好几次微信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诸葛青看了眼日历,还有两个星期就开学了,要不就不折腾,去附近城市走走,等开学再回来。

        这样跟他妈回复,诸葛青打开朋友圈,挨个给列表的朋友点赞,小黄的猫片着实可爱小雷的烤串也的确诱人,不过更吸引他眼睛的,是下方点赞列表的王也。

        诸葛青放开手机闭上双眼,明明应该被洗掉了的酒气又再次涌出,蚊子在耳边嗡嗡地响,趁诸葛青不注意叮了口侧颈,痒得难受,他伸手去挠,摸到一张开始脱胶的胶布,是那天王也在自己锁骨上留下的印。

 

        一把将胶布撕开,扯得那处皮肤生疼,王也那天的喘息似乎又在耳边响起,他侧过身,就着窗外的路灯看着墙壁上不知道是对上多少届的学长打蚊子留下的血印黑点,被蚊子叮的包越挠越痒,似乎从脖子蔓延到了脸上,热得他赶紧去翻出遥控器打开空调。

        之前被迫搬到王也的办公室的时候也不是全部时间都呆在外间,有时候王也会嫌弃文件太多太重,让诸葛青躲在里面,自己在办工作上穿着那身滑稽的服装办公。

        外间装着几个高清摄像头,视频信号连着王也外面的电脑以及里面的一个显示屏,在休息室里面无聊得紧的时候,诸葛青也会看看监控视频里面的王也,王也在办公的时候脸色总是淡淡的,看不出悲喜,但仔细看的话,背后的那双小翅膀会不时的抖动,有时候是轻轻地扑扇两下,有时候又是警觉地绷直,很是有趣,诸葛青在监视器背后看着这样的王也,不由得觉得这个比自己年长好几岁,掌握一间规模不小的公司的人,很是可爱。

 

        王也坐在会议桌旁,怎么都没有办法集中精神,那种过于困倦的疲惫感又向他席卷,他用手撑着头,视线却无法聚焦,最后他撑住头的手也因为困倦无法支持,脑袋硬生生在实木桌上砸出了巨响,吓得助理们手忙脚乱地把人送去了医院。但一通检查下来,医生也只是说“身体各项指标正常,只可能是过于疲倦。”但看王也的脸色,以及前几天的表现,怎么样都不像是疲劳过度啊。

        杜哥只能又把人扛了回家,王也躺在床上结实地睡了一天多,担心儿子出了什么毛病的王卫国托了战友的关系请了个专家回来,但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得出的结论跟前天在急诊室听到的一模一样。

        这时王也醒来了,嘴上嗫嚅道:“叫,诸葛青……”复又睡了过去,呼吸绵长平静得很。

        王卫国只能赶紧给诸葛栱打电话,一问才知道那孩子跑出去旅游了。

        虽然不知道连医生都没辙的问题诸葛青能怎样解决,但是儿子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那年轻人过来,医生也说了儿子没有生命危险,姑且先让他过来。

 

        诸葛青接到老爸的电话时候人才刚到兰溪,去八卦村的滴滴还没叫上,又坐上了到义乌机场的顺风车,赶紧买下最近的去北京的机票。

        从机场出来就能看见王也家那台迈巴赫在候客区等着,杜哥二话不说替诸葛青拿过行李箱,把人塞进了后座。

        “王总他又睡过去起不来了吗?”诸葛青开口问道。

        “可不是嘛,就昨天醒来了下,说了让你过来就又睡过去了,我就奇怪这究竟是什么毛病,医生都看不出来,叫你回去就有用了吗?”

        有用,怎么没有用呢。

        一路把人带去王也的卧室,王卫国坐在王也的旁边,一看诸葛青来了便赶紧迎上去,也不管对方是比自己小多少岁的小辈,然而诸葛青只是微笑着对王卫国说问题不大,但是要请伯父先出去。

        王卫国还有点犹豫,然而诸葛青已经能感受到那股甜腻的花香向自己的鼻腔灌进来,他重复了一下,没事的,您出去,过会儿就好。

        “爸,”一直仰躺在床上的王也在睡梦中转身,用模糊的声音说着,“您先出去……”

        一看儿子醒来了,王卫国也不好说什么,带着杜哥跟老婆出了房间。

 

        等脚步声远了,诸葛青才放松了肩膀,十几天没见王也那魅惑的花香变得更加浓厚了,像浆糊一样包裹着他的身体,他转身把王也的卧室门上了锁,挂上了链条,才又直接往王也那张大得有些离谱的床走去,踢掉了鞋子爬上了床。

        “来了啊,”被子里面传来的声音已经失去那些朦胧的睡意,“你知道怎么回事的,麻烦了。”

        诸葛青一把掀开盖在王也身上的丝绵被,王也侧躺着,背部尾椎上果然又出现了那暗红色的翅膀和尾巴,他好奇地摸了摸翅膀链接肩胛的根部,引来王也一个轻颤,半句喑哑的呻吟从唇间抖出。

        “王总,”诸葛青无奈地笑道,“我觉得这个问题不是我们互相撸一发就能解决的。”

        这次出现在王也背后的翅膀明显比之前看到的都要大,大概能把这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包裹个一半,尾巴看起来也比之前的要粗壮,诸葛青捏了捏翅膀上的肉膜,着带着血色的薄片居然是凉的,从前一直诱惑着自己的花香竟然是从翅膀的根部传出,他俯下身,精致的鼻尖在那里凑了凑,鲜红的舌尖轻轻划出一道水痕,又撩得王也一声低吟。

        王也推开诸葛青坐直了身子,盯着青年的双眼带上了些血丝,他稳了稳呼吸,对诸葛青说:“小青,我们打一炮吧。”

        诸葛青今天穿着一件宽松的无领衬衫,王也不好抓领子,只好拽着那七分袖让青年靠近自己,两人的呼吸对接,诸葛青盯着王也的双眼,桃花眼里盈满了笑意开口道:“王总…王也,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

        

        ——TBC——

评论 ( 6 )
热度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