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翔】那个栏杆,舒服

校园paro

我对天降系真的zqsg

CP22傻屌无料的其中一篇,歹噶儿童节快乐

                                                                                                                                                                                                                                                                              

         在高二那一年的国庆节假期过后,周泽楷转学了。

         周泽楷也不清楚这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能不能算上转学,只是因为特殊的情况,他从同一间学校的普通部转到国际部。早年父母离异,获得抚养权的母亲在儿子逐渐成长后决定将事业中心往A国转移,并且希望唯一的孩子能通过SAT考试升入A国的学府。

         背包里全是崭新的课本,半旧的双肩包沉沉地压在周泽楷的双肩上,而他手上还捧着好几本砖头。

         “开学已经一个月多了才转过来这边,据说建校以来还是第一次呢。”前方传来年轻女性的声音,语气轻快,似乎在努力与背后沉默的周泽楷搭话。

         “嗯。”但换来的都是这少年简短的回答,周泽楷好像也明白这样对自己新的班主任不太礼貌,努力在肚子里搜刮词语,“您多指教。”

         由于母亲与这所学校的校长是旧识,只要补全国际部的费用,他便能没有任何阻碍地转进这里,而上个月开学才拿到的,那一沓才开始显露使用感的课本,从此跟他从小到大用完的课本堆在一块,也不知以后还能发挥些什么作用。

         周泽楷不讨厌学习,成绩也称得上优秀,私立学校的学费不低,但他每年都能考上实验班拿到奖学金,即使他的父母并不是负担不起他在这里的学费。

         国际部独立的教学楼伫立在校园的另个角落,附近的环境跟普通部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而在前面引路的班主任在距离那一扇玻璃门还有二十米不到的距离时,停下了脚步。周泽楷顺着她的视线抬头,只见一个穿着国际部校服的男生双脚抬起,搭在大概是不锈钢做成的栏杆上,上身仰起不知道哪来的椅子上,手上似乎还捧着一本书。 

         “孙翔这个小t……” 

         班主任责备的话还没说完,上课铃声响起,被她称作“孙翔”的学生忙不迭地把腿放下,合上书本夹在手臂中,另一手扛起凳子冲进了教室的后门——此时顶着浅褐色长发的女性,大概是外教,离教室也没有几米的路程。

         这套动作行云流水得像是这种动过已经练习过好几百遍。

         “这小子……叫他不要……”班主任想起背后还有新来的同学,回头微笑着解释,“这以后也是你的同班同学,叫孙翔,偶尔调皮了点。” 

         周泽楷看着那个匆忙的身影,思考其下课之后把椅子拉到走廊,再把脚搭上去之后,能剩下多少分钟让这人看书,最后发现,这人大概就是想在走廊上吹吹风歇歇脚吧,傻不愣登的。他不禁露出了笑容。

         班主任先是带着他到办公室谈一会儿话,直到第二节课上课铃声打响,班主任才把周泽楷领进了教室。少年一眼看去,教室跟普通部的布局别无二致,但学生的数量只有普通部的三分之一,课桌稀稀疏疏地摆了4列,并排的两行间的距离都够骑车通过,周泽楷抬头,一眼就能看见坐在教室角落的,刚刚被自己在心里暗自说成“傻不愣登”的孙翔。

         班主任热络地给同学介绍着周泽楷,什么从初中一直拿奖学金拿到现在,还是省里奥生竞赛的一等奖。但坐在下面的女生显然对这新同学的脸更感兴趣。

         周泽楷从头到尾只说了八个字:“大家好,我叫周泽楷。”

         边说着还在黑板上留下笔迹苍劲而且工整的一个签名。

         周泽楷长得高,被安排到最后一排坐下,正好在孙翔的旁边,那人桌面上放着一本书,孙翔只在周泽楷出声介绍自己的时候抬起几秒的头,他下意识觉得这本应该就是刚才对方在走廊上看的书。

         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远了,周泽楷5.2的视力,也看不清孙翔在看什么书。

         片刻后他放弃了探究,根据班主任的指示拿出所有课本里最薄的语文书。

         国际班的语文课基本上是不需要听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老师在瞎扯,或者作一些名著的讲解,美其名曰“在学生出国之后也能向世界传播中国的文化”。

         周泽楷余光瞄到旁边的人,这课桌对于孙翔来说似乎有点太矮,他微微佝偻着身子,额前细碎的发丝下垂半遮住眼,双手缩在抽屉之内,隔几分钟翻过一面,倒是一副有认真在看的模样。

         班主任把粉笔扔回粉笔盒,满意地看着没有人睡觉的课堂,下课铃声响起的前10秒宣布下课。

         本来就人烟稀疏的教室一下子变得空旷起来,无论是普通部还是国际部,似乎女孩儿下课结伴去洗手间,都是个约定俗成的现象。

         孙翔抬头,随便在看到的那一页折上一角,权当书签使了。

         然后看着班主任离开的背影,暗搓搓地掏出一台手机,横过来捧住。

         正等着游戏加载的孙翔察觉到了别人的目光,抬眼,他看见刚才站在讲台上一脸木讷介绍着自己的帅哥,正看着自己。

         “怎,怎么?”孙翔收起自己看着的书,他平常说话一向直来直去,有时候会莫名其妙招人嫌,但他从上课到现在,也就在对方刚进来的时候看了他两眼,根本说不上是什么接触。

         唉还长得真他娘的帅,孙翔想,也就比他差那么一点。

         周泽楷也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出声,也是一愣,随后开口:“不搬出去?”

         说着眼睛紧盯着孙翔屁股下面那把有些脱漆的椅子。

         本来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一般人可能会以为周泽楷在瞎说些什么,却没想到孙翔一把把手机扣在桌面上,骂了声卧槽。

         “你刚才都看见了吗??”

         “嗯。”,周泽楷出声,怕对方没听到自己的回答,还轻轻地点了点头,柔软的发丝上下晃动,逆着光透出些金黄。

         “我去……蠢死了……”孙翔一把捂住自己的脸,热度不断地上涌,不知是因为觉得在周泽楷面前丢脸还是因为周泽楷现在脸上露出的明显笑意而红。

         难不成我没有看到的话就不蠢了吗?周泽楷侧头思考。

         孙翔猛搓一把脸,试图让脸红是因为被揉搓而造成的,又抓了一把头发,回望周泽楷,还是那副笑容淡淡的模样。

         唉真好看。

         孙翔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周泽楷这个人的存在,跟小学到现在一直在这所学校直升的周泽楷不一样,他高一的时候在普通部呆了一个学期,后来才转到国际部。高一入学哪年的开学典礼,新生代表就是周泽楷,但周泽楷这个新生代表的画风明显跟人家小学初中部的不太一样,前者是稚嫩天真的幻想,后者是半大少年略显中二的雄伟演讲。而周泽楷,光是顶着那张脸站在演讲台上,就能引出无数少女的惊呼。但他本人说的话的漂亮水平跟那张脸完全成反比。

         主持的老师似乎也被提前告知过周泽楷闷葫芦的性格,在旁边先是吹了一顿学生初中时候的成绩以及获奖情况,拖了快三分钟才让周泽楷发言:

         “嗯,高中三年,踏实、努力、加油。”

         孙翔那时候还没长高所以站得靠前,他盯着周泽楷的下台时候的侧脸。

         妈耶,声音也很好听。

         没想到一年过后,两个人竟然成了同桌,孙翔觉得自己应该是在暗恋周泽楷的,他看着周泽楷不说话,周泽楷也看着他不说话,片刻后上课铃又响起了,对方看他也一直不说话,又转过身,目视前方,等着老师的宣布上课。

         孙翔用余光瞥过周泽楷的侧脸,一年多过去了,对方脸上的线条似乎变得刚劲了些,越发往成年男性靠近,当时孙翔是怎么看中这张脸来着的?好像是因为跟个美少女似的吧。

         鬼使神差的,孙翔趁老师转身搬书的时候,迅速抽出一张便签,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字,捏成一团丢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的头被猛击,茫然地看了眼孙翔的方向,对方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样抬头看着老师的板书,但垂在身边的手一直指着他脚边的黄色小纸团。

         以往一直都是好好学生的周泽楷还是第一次遇到上课传纸条这个事情,他弯下腰捡起,接着摊开那纸团。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能认出孙翔自己有时候都认不出的字迹:“下课出去坐坐?”

         孙翔难得正襟危坐地坐在位置上盯着黑板,数学老师还以为这个老在上课时候玩手机看杂书的小崽子突然领悟到数学的美,开始认真听课,但他深度近视的眼没能看到孙翔快要把眼睛翻脱地用“余光”看着旁边的周泽楷。

         看着对方慢悠悠地在上面写了两个字,然后再把纸团成一团,周泽楷学着孙翔的样子等老师转身才开始动作,只不过比起孙翔那个傻不愣登的偷袭,他只是温柔地把小纸团滚到孙翔脚边。

         龙飞凤舞的六个字加一个问号下面添了工整的两个字加一个句号。

         好啊。

         孙翔看着这张纸条,笑了,把这张纸仔细叠好放进了笔袋里头。

         下课铃一响,孙翔迫不及待地夹着还在看的书,拎着椅子出门,没多久又折回去替周泽楷把椅子搬出去。

         他跟周泽楷并排坐在走廊上,孙翔抬脚搭在栏杆上。

         “周泽楷,你看这天多蓝,这风多凉。”

         “嗯,”周泽楷点头,拿过他放在地上的书,“格林童话……英译?”

         “我去周泽楷你怎么可以乱动别人的东西??”

         “好看啊。”

         “欸?啊,对,是好看。”

         —E N D—


评论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