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子/虾饺
这人什么都瞎几把刷
尽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请不要关注

© XSBLDN
Powered by LOFTER

【YOI】被雪淹没不知所措(4)【维勇】

大噶好,我终于更这个了

还是那个乱来的妖怪paro,狼妖维×浣熊妖勇

认真地在搞siào

我的文风大概是初中生流水账叙事文,40分满分的话24分都不到

如果让我打评语我还会写“冗长、离题、没有中心思想”吧

前文→(1)(2)(3) 

                                                                                                                                                                                                                                                                                                                                                                        

        最后,维克托是一个人下山的。

        带着圆滚滚的一只浣熊。

        大约一小时之前,被大尾巴阻碍得穿不上裤子的勇利脸色窘迫地将目光投射在维克托身上。

        狼妖一时语塞,看着支支吾吾地说自己的伪装法术并不能隐藏兽耳跟大尾巴的勇利,轻叹出一口气,指尖在勇利毛茸茸的耳尖跟尾巴根部划过。

       刺骨的疼痛转瞬即逝,勇利身上明显的兽态特征消失殆尽,穿上整齐的衣物以后,就变成了与普通人类如出一辙的青年模样。

        “连这样简单的法术都不会的话随便来个猎人你就一命呜呼了哦。”

        “是……对不起……”

        在维克托面前暴露自己毫无长处的弱势,甚至还在下山的途中把来找玛卡钦玩的哈士奇误认为是狼,在真正的狼妖面前被吓得变回原形这种事,勇利不想回忆。

        

        “变不回去了……”被衣物埋在雪地上的浣熊惊慌地出声,不断重复身体蜷缩、舒展的动作,还顾不上寒冷那样在地上滚动,最后在衣服缠得他动弹不得的情况下放弃挣扎。

        维克托无奈地看着勇利,抬起的指尖犹豫了几秒又放下了,接下来的动作是将毛茸茸的生物用衬衫裹紧夹在身侧,另外一手提起剩余的几件衣服,在雪地上留下一串从山上到山脚的,没有间断的脚印。

        勇利任由对方夹着自己一步步前进,维克托走得不快,微微晃动的动作似是母亲轻摇襁褓中的孩儿,要不是现在这样的确很犯蠢,勇利或许还会在皮毛的温暖之下睡着,但现在他只是保持着被桎梏的动作,生怕自己不小心动了的话,维克托会抓不稳他。

        说来也奇怪,虽然维克托在勇利来到城堡之后,除了一些生活相关的小法术之外,从来没有施展过让人惊讶的力量,但浣熊先生下意识便觉得,这是一个很强的家伙。

        没有在乱闯进入城堡之后被杀掉真是太感谢了,维克托是个好人呢。

        维克托停下来了。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辆看起来摇摇欲坠的马车,但是在车厢之前,只有两匹通体雪白的马儿,没有骑师,就这样安静地停在山下。

        看见维克托到来,靠近他们一侧的马儿前蹄在还披着薄雪的地面上划过,鼻腔中哼哧地喷出白汽,似乎是在跟狼妖打招呼。

        维克托把勇利跟背上的大包放进车厢,从怀里摸出一个玩偶放在马背之上,“啪”的一声变成一个裹着厚重衣服的马夫。

        分别摸摸两匹马儿光滑的鬃毛,维克托上车坐好,响指清脆的声音在车内响起,车前的马儿应声起蹄。


        从太阳刚上山的时候启程,等到达目的地的市集附近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维克托把变回玩偶的马夫放回怀里,在马儿耳边轻语:“等两天后的同样时间来这里接我们就好,谢谢你们哦。”

        维克托把抱在双臂中的勇利放在地面上,不知道从衣服的那个口袋里取出一根细细的麻绳,紧盯着蹲在地面上,毛发跟身上的肉堆成一个圆球的勇利浣熊,双眼中闪过戏谑的光芒。

        动物的本能让勇利抬头,正对上维克托的目光,看到绳子之后,尾巴上的毛不由自主地竖起来,四肢站起,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勇利~”维克托微笑着开口,“等下市集的人会很多,我怕跟你走丢了,在你身上栓一根绳子让我牵着好吗?”

        勇利以前在村里的时候,也看见过不同的动物被人类用绳子绑起,他们的下场各异,好一些的,就是成为别人家的看门狗,最坏的,大概也是被牵进屠宰场,成为人类的桌上美食吧。

        盯着绳子半晌,勇利低下头,说:“维克托、你牵住我吧。”

        “噗,”笑声从头顶上传来,维克托把刚才勇利变回原形后跌落的衣服叠好,用手上的绳子绑成包袱的形状跨在肩上,蹲下身一把将还没反应过来的勇利抱起。

        “今天要委屈你假装一下跟主人出门的宠物啦。”

        

        繁华的市集跟勇利以前生活的村落完全不是一样的景色,熙熙攘攘的赶集人在路上来回穿梭,维克托一手抱住他的上身,一手托住勇利的屁股,跟匆忙而过的路人们不一样,他倒是饶有兴致地看看这个,瞅瞅那件,看到想要的,便蹲下身向卖家询问,偶尔还会跟对方讨价还价。

        维克托出色的相貌跟悠哉的表现,在这里可谓相当的扎眼,但他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尤其是来自人类女性炽热的目光,偶尔还会对好奇看着他的人报以微笑。

        “维克托……”勇利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开口,“这些人为什么都盯着我们看?要不我还是下地走吧?”

        “你下去的话会很快被肉贩子抓着去给人做肉馅饼哦。”

        勇利登时噤声,黑亮的一双小眼东张西望,在看到某些带着小棍的圆球形物体时候停下目光。

        维克托感觉到怀里的小动物身形定住了,顺着勇利的目光想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小摊望去。

        “这是……糖果吗?”勇利记得的,以前村里的农民在赶集回来之后,总会给哪里的小孩带回这样色彩各异的圆形食物,得到的小孩总会笑得很灿烂。

        应该是很好食物吧?

        “想要吗?”

        不等对方回答,维克托径自走向糖果摊,买下一支淡黄色的棒棒糖放入勇利的手中,浣熊赶紧用自己的小爪子将糖果之下的小棍夹紧,犹豫地伸出舌尖轻轻划过糖球。

        是没有尝试过的味道,但是不讨厌。

        “好吃吗?”

        因为在人类面前不好出声,勇利只好再次舔舔糖果表达自己对这个味道并不讨厌。

        “先生,您这宠物可真稀罕,看不出是猫还是狗。”

        “是浣熊呢。”

        “哎呀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养这个,好肥啊。”

        勇利舔食糖果的动作一顿,两颗小黑豆抬起紧盯着摊主。

        维克托没有回话,抱着勇利转身离开。

        “勇利,我之前跟你说过要买什么来着?”

        “面粉、马铃薯、芝士、培根……”维克托跟尤里都说了一大堆,勇利很努力地在回想。

        与此同时,空气中传来面包的香气,维克托打断勇利的思考:“那先去买面粉吧。”

        

        推开一扇不大的木门,铃铛撞击的声音响起,成年男人的声音从店铺的角落传来:“欢迎光临……啊,是您啊,尼基福罗夫先生。”

        维克托抬手给店主打了招呼:“好久不见。”

        “爸爸,维克托哥哥来了吗?”清脆的女童声像是迎客的铃铛,“哥哥你好久没来了——咦,这是什么?好胖好胖好胖的猫猫?我还没见过这么胖的猫猫呢,猫猫还吃糖糖吗?”

        “是浣熊。”

        应该是属于第四个人的声音在室内想起,女孩探究的目光一顿,回头向爸爸大喊:“爸爸——维克托哥哥的猫咪在说话——”

        “是浣……唔!”

        还没吃完的糖球被白皙的指尖强迫捅进浣熊尖尖的嘴巴之中,磕得勇利的齿根发痛。

        他是下意识地回答女孩的问题,大概是因为店里的气氛太过放松,也可能是因为不想承认自己是女孩口中所谓的“肥猫”。

        壮实的中年人从角落出来,手上跟脸上都沾上点点白色的粉末:“25公斤面粉是吗,我晚点给您送过去。”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维克托说着,拿起放在桌面上的篮子,“装10个甜甜圈跟5个牛角包吧,我留着今晚跟明天备着吃。”

        店主麻利地打包好,还附赠了一个小小的纸杯蛋糕到勇利的怀里:“这是浣熊吧,还真可爱。”

        维克托交出面粉跟面包的钱,谢过店主之后,抱着勇利走出面包店。

        “小肥猫下次也要跟维克托哥哥一起来哦~”

        “是……”勇利一口咬住怀里的蛋糕。


        接下来维克托带着他到自己一贯相熟的店家里面选好了一堆食材跟生活用品,把钱交出去之后,都让对方送到一个地址去,勇利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开口:“那是什么地方?”

        “我在这边暂住的房子,晚点就能去那边看了。”

        说着,维克托在已经开始西斜的橘黄色阳光之中,在一幢两层高的小房子面前停下,不用钥匙请推一下,房门便应他的动作打开。

        “我去打开暖炉,”维克托把勇利放在柔软的摇椅上,旁边是关闭的壁炉,打开炉门丢进一根已经引燃的火柴丢入,星点的火焰在碰到木柴的同时燃起一团橙黄色的火焰。

        想想也知道维克托在丢入火柴的时候施加了一些小法术,不然火势不能这么快便升起。

        “明天去哪里好呢?”维克托盘腿坐在地毯之上,原本给人冰冷印象的淡色睫毛跟发丝染上温暖的颜色。

        勇利有点怀念刚才在路上被维克托抱在怀里的感觉了。

        “维克托……”

        勇利试探着出声,维克托闻言,抬头对上勇利的双眼。

        “你……肚子饿吗?”

        “哈哈哈,”维克托本来温和的面容被笑声打破,“嗯嗯,饿的,你能替我把桌面上的面包拿过来吗?”

        勇利立马想要蹬腿跳下椅子,却被维克托稳稳的接住放在火光能照耀到的地毯表面上,长毛的地毯,比起摇椅上的软垫更让人舒适。

        维克托抱着纸袋回来,再次盘腿坐在刚刚的位置之上,拿出一个金黄色的甜甜圈一口咬下:“果然还是这家店的甜甜圈最棒了,勇利要来试一下吗?”

        从咬口处私下一小块面包递到勇利的嘴边,浣熊一口就把食物叼走咀嚼吞下:“好吃。”

        维克托的指尖上沾着几点糖粉,在火光之下微微折射着光芒,勇利想起那香甜的味道,伸出粉红的舌尖把那点闪耀纳入口中。

        “明天去给你买衣服吧?勇利你觉得怎样?”

        勇利舔舔爪子,似乎刚才在路上买下的棒棒糖还在上面留下过让他喜爱的味道。

        ——TBC——

评论 ( 8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