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子/虾饺
这人什么都瞎几把刷
尽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请不要关注

© XSBLDN
Powered by LOFTER

【YOI】双是两颗劣质奶糖【维勇】

周四前的搞事,调剂心情的傻白甜 
两段时间点分别是一二集中间跟九十集中间 
OOC

                                                                                                                                                                                                                                  

☆第六颗 - 关于梦境 

        勇利总是那种,过于紧张的时候就会失眠类型,这在过去常常会对他的比赛造成影响。而对运动员来说,能有舒适的睡眠太过于重要了。 
        而他最近总是对睡眠有莫名的恐惧。 
        “勇利,你脸色很差啊,”真利将纸箱放下,目光瞥过勇利略显苍白的脸,“昨晚没睡好吗?” 
        闻言,勇利的指尖不自觉抬起到脸上,苦笑道:“……稍微有点失眠,并不是什么大事。” 
        “赛季结束了,就算成绩不好,心态也放宽些啊,”真利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烟盒,自顾自地抽起烟。 
        “嗯,谢谢真利姐。” 
        “接下来,”真利收起打火机,一手拍拍勇利的肩膀,“把这些都搬好就回去休息吧,交给你啦。” 
        “……真利姐!” 
        真利无视弟弟提高音量的抗议,挥挥手走出来自家旅馆的仓库。 
        “对呢,赛季结束了……”勇利回头继续工作,热意却从因为睡眠不足而发酸的眼中涌起,“结束了……呢?” 
        一败涂地的感觉真糟糕。 
        勇利吸吸鼻子,压下泪意扶正眼镜,专心于处理面前那堆货物的工作中。 

        眼前是高速旋转的画面,但莫名的,勇利似乎能看清裁判席上一张张带着失望或者不满的脸。 
        然后他摔倒了,脚踝上传来巨大的痛楚,双脚仿佛不属于自己一般难以控制。然而他还是再次爬起,然后摔倒,轮回几次,终于倒在冰场上再也没起来过。 
        勇利猛地睁开双眼,好不容易酝酿的睡衣消失殆尽,回应他的是漆黑的天花板与右脚上传来的疼痛,他在梦里抽筋了。 
        撑起身子揉捏着发痛的小腿,好不容易这种绷紧的抽痛感才舒缓下来,勇利倒回床上双手盖住脸庞,睡意却迟迟不肯到来。 
        “这样子的梦……”快点结束啊…… 
        “谁来救救我……” 

        托西郡家三姐妹的福,勇利在花滑界似乎又小红了一把,但是这对他未来道路的决定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作用。诸冈主播发来好几条类似“勇利你明明能跳4F的,为什么要退役?” 的消息。
        也没真的说过要退役啊…… 
        勇利躺在床上刷着ins,热爱SNS的披集总是能出现在他的首页上,睡意在这一张张图片略过他眼前的时候降临,最近关于落败的梦境已经很少出现了,勇利心想,大概自己已经放开了吧,是时候要思考自己出路的问题了。 
        思绪在各种想法之中落入寂静。 
        勇利站在一片冰场之上,脑海里面有个声音让他赶紧开始节目的表演。但他的冰刀却像是被冰面冻住一般,无法任何方向挪动半步。 
        “滑啊……” 
        “快点滑啊……” 
        黑色的雾从脚下涌起,像是要淹没勇利一般。 
        “       !” 
        背后传来某种动物的怪叫,接着,这样的黑雾像是有生命地凝聚在一起,化作勇利身边几块黑色的不明物体。 
        甩着像是大象鼻子的圆胖动物朝他的方向奔来,然后哼哧哼哧地嚼起地面上的黑块。 
        脚下禁锢的力量逐渐消失了,勇利看着那些黑块渐渐在那只通体银白的生物口中被消灭,试探性地往前滑出。 
        “行了!” 
        勇利回头,背后刚刚吞下最后一团黑块的动物打了个饱嗝,再次甩甩它的长鼻,消失了。 

        那个俄罗斯的花滑之神来了,他似乎没有一星半点地对新环境的不熟悉,不过也是,长年要到处比赛,适应能力要是太差的话这个维克托也可能登不上这样的高峰。 
        “对了勇利,”真利撑着下巴在桌面上喝水,看着弟弟的脸片刻后,眉头舒展开来,“最近没有失眠了吧?” 
        “啊,是的……” 
        听不懂日语的维克图抬头,眼里闪着疑惑的光,重复勇利刚刚的回答:“是的?” 
        “前阵子因为一些事情休息不太好,真利姐在问我现在好了没。” 
        “哦哦,”维克托吞下嘴里的食物,歪头朝勇利道,“勇利为什么失眠呢?会跟比赛有关吗?作为教练这些也是必须知道的哦。” 
        “不…也不是什么大事。” 
        “勇利想说的时候就跟我说吧,”维克托说完,又往嘴里塞炸猪排。 
        勇利看着对方可以说相当豪放的食相,看了一眼自己眼前寡淡的减肥餐,轻叹口气。 
        啊对了。 
        勇利抬头,看着还在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名物的维克托,想起了什么。 
        “……食梦貘吗?” 

【抱歉这段基本看不出维勇的元素吧,但就是上班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个很想写的梗_(:з)∠)_

 

 

☆第七颗 - 关于应援 

 

        “勇利——来帮个忙。” 
        洗完澡正准备回卧室的勇利,在经过维克托暂住的宴会厅时候,被里面的俄罗斯人叫住了。 
        “……是,”勇利回答着进门,“怎么……呜哇这是什么啊维克托?!” 
        进门就能看见,维克托双手高举着,指尖压在墙面上,在墙面跟手指之间的,是一张勇利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被拍下的照片,应该是在比赛的时候被谁抓拍下来的。 
        背景被做了模糊处理,海报上的勇利正舒展着肢体做出一个完美的鲍步,要说让本人站在旁边,感觉气质还真的不是差了一点点。 
        “等下、维克托,这是什么,什么时候来的海报?!” 
        “你看看这样贴有没有歪……” 
        “维克托——不要把我的海报贴出来好吗,太羞耻了,那句‘胜生选手加油——❤’后面的心是怎么回事啊?” 
        “啊勇利,”维克托依然无视对方的抗议,“那边的胶带给我一下。” 
        勇利下意识地照做了,他看着维克托将自己的海报贴在他那张大床一旁的墙壁上,脸上的热度像是被加热的水一样腾腾上升,他只再看了海报一样,便把目光匆匆地从上面撤离。 
        维克托贴好海报,后退几步端详着墙面上的纸张,皱眉,开口道:“好像有点歪呢……这是美奈子印的海报呀,上面的勇利明明很好看,为什么不喜欢?明明比赛的时候那么的自信啊。” 
        “比赛是比赛,但是,这样子被印出来贴在墙上……”还是被自己最崇拜的选手紧盯着。 
        当然会不好意思啊…… 
        “但是这样不是很不公平吗,勇利的房间里面以前都贴满了我的海报吧?从我青少年时期的到成年组之后的,宽子告诉我的。” 
        “但是……” 
        勇利低着的头被对方抬起,通红的双颊毫无疑问是纳入对方的眼中。 
        接着,稍嫌冰凉的柔软触感落在这滚烫的皮肤之上。 
        “这是我给勇利加油的方法呢,要是勇利讨厌的话,那就太糟糕了。” 
        “也不是……”勇利犹豫着,抓起维克托捧着自己脸庞的手,“要是这次比赛赢了的话,维克托能把我的海报,贴到俄罗斯的家里吗?” 
        闻言,维克托神色一愣,比起刚才更为灿烂的笑容从他唇边升起:“那是当然的。” 

        ——E N D—— 

        写完心情舒畅,来啊~快活啊~趁着还~没被打脸~ 

 

评论
热度 ( 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