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子/虾饺
这人什么都瞎几把刷
尽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请不要关注

© XSBLDN
Powered by LOFTER

【YOI】又是两颗劣质奶糖【维勇】

——嘿伙计,你这是写不出高中生作文才写初中生作文吗?

——是啊【秒答

继续如题,GPF后的捏造日常,OOC

第十集真好看,跪下叫霸霸,前面三颗在我主页能找到啦

                                                                                                                                                                                                                                                                                                                                                                                                                                                                  

☆第四颗 - 关于合照

        时间接近正月,长谷津这个人造小镇也不可避免地恢复了人气。

        西郡一家还有美奈子应邀到胜生家的旅馆聚餐,而在聚会完结之后,还带着孩子的豪跟优子没有久留便带着已经显出困顿神色的三姐妹告辞。依然孤家寡人的美奈子却抱着酒杯,在电视面前,看着从晚饭以前已经开始播放的红白歌会,屏幕里面的歌手她甚至叫不上名字。

        “唔……咕……”美奈子喝空杯中的酒液,打着酒嗝出声道,“什么时候,嗝,来个花样滑冰红白表演赛啊。”

        “美奈子老师,你又喝太多啦……”

        “啊勇利,这么久没见瘦了不少啊,成功地把维克托留下来啦。”

        坐在勇利看着电视上的热闹的维克托,听见美奈子喊着自己的名字,也放下手中的杯子抬头对美奈子微笑。

        在日本这么久,日式发音的“Victor”他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嘿——”醉酒的人思维总是那么自我且跳跃,美奈子从身边的小包里面掏出卡片型的数码相机,改用英语道,“趁还没过年,你们拍张照片吧,然后等我洗出来……都在上面签个名,绝对能让世界的冰迷都羡慕。”

        “美奈子老师,”勇利看着几乎要摊在桌面上的美奈子,语气中带上担忧和怀疑,“你现在这样样子可以抓得稳相机吗……”

        “OK!”维克托侧身与勇利并排而坐,一手自然地揽过对方的肩膀面对美奈子摆好姿势。

        美奈子见状,举起相机强打精神地坐起来,对着以一般好友都很常见的姿势坐着的两人按下快门,也不知道有没有把照片拍糊。

        然后她放下相机,皱着眉头的表情似乎透露出不满:“你们俩这种烂大街的合照姿势是怎么回事,来个特别点的啊?”

        “kiss可以吗?”维克托撤回揽住勇利的手,对美奈子回问道。

        “等一下维克托……”虽然两人的关系在亲友当中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勇利对这样忽如其来的公开亲密行为多少也有些抵触。

        嘛不过如果是喝醉状态下的勇利的话大概就是会扑上去来了,维克托在心底暗笑。

        “咚。”钝物掉落在榻榻米上发出的闷响打断了伴侣之间的对话。

        “啊……美奈子老师,睡着了。”

        美奈子被酒精侵蚀的精神,最后还是陷入沉默之中,两人便把美奈子扶到平常接待客人的空余房间里面,反正等美奈子醒来之后,要回家还是留在这里,以及梳洗更衣的问题她都会自己解决。


        “kiss的时候拍照这种事情,其实又不是没有做过。”勇利忽然开口道。

        “啊,是呢,”维克托坐在床铺的边缘,一手虚握成拳地抵住下巴,似乎在思考什么很重要的问题,片刻后便像是想到什么绝妙的注意一样双目发亮,“对了。”

        起身直接到勇利的卧室,不多时维克托掌心便托着某样原型的金属块回来,与他右手上的戒指在灯光下反射着同样的光芒。

        坐在勇利的正对面,维克托把大奖赛决赛的金牌小心翼翼地放在床单之上,执起对方与他带着同款戒指的右手掌心向下地放在奖牌的左边,然后把自己的右手以同样的姿势放在右边。

        “咔嚓,”手机自带的虚拟快门声在安静的房间内响起。

        暖黄色的灯光之下,这些圆圆的金色的,他们给对方带来的充满爱意的礼物,光彩流熠。

        “这样的合照,勇利满意吗。”

        “什么嘛……”勇利倾身向前,托起维克托的左手在对方的无名指上拂过轻吻,“维克托这样的手段怎么跟个中学男生一样。”

        “哦哦?勇利中学的时候也会想这样给喜欢的人拍照吗?”

        “怎么可能……”

        那时候的他可是一心想着到底特律留学的啊。


☆第五颗 - 关于牵手

        “OK,”维克托拍拍手,将已经完成今天训练任务的学员召回,“今天先这样,回去要做好身体的保养工作,有不舒服或者受伤要赶紧报告。”

        这是在圣彼得堡的训练场,维克托在退役之后受邀回国以这些国家花滑队伍未来支柱的青少年的教练的身份,继续投入到他热爱的这项事业之中。

        但是由于当年在给日本选手胜生勇利做教练时候,那些不成熟表现都被雅科夫收在眼内记在心里,雅科夫就在他上任的当天把他吼过去基础班里面,让他从普通的教练员开始学起。

        维克托不予置否,毕竟像是尤里这样已经成为俄罗斯花滑男单项目的中流砥柱的选手,雅科夫跟莉莉娅的教练组合是最适合不过的。

        退一步讲,也许雅科夫也是不想他打扰到他跟莉莉娅?

        背对着冰场大门,维克托百无聊赖地看着前方的广场,偶尔对离开的学员跟同僚说上几句话。

        放在外套口袋里面的手机振动起来,维克托拿出解锁,果然是收到来自那个人的消息,一连说了两个抱歉地表示自己要晚些到。

        “俄文用得还不是很熟练啊,勇利。”

        “维克托老师!”身前传来处在变声期男生的声音,“谢谢您今天的指导,明天见!”

        是维克托班上的学员,在看到在门边的教练时候,没走出几步便急刹车转身对他道别。

        “嗯,明天见。”维克托用抓着手机的手向对方致别,屏幕还亮着,屏保俨然是他跟一名东方青年的合照。

        年轻的学员好奇地盯着屏保,照片上维克托旁边的那位甚是眼熟,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几眼。

        “啊,”维克托收起手机,咧嘴问,“这个人长得好看吗?”

        “还行……?东方人的长相我不是很会评判。”

        “唔……那他可爱吗?”

        “哪有一个男人说另外一个男人可爱的……”男孩小声地嘀咕。

        但还是被维克托听见了,他把手机收好,疑惑地出声:“我觉得他很可爱,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男孩感到身后有人奔跑而来,下意识地让到一旁,目光瞥到一个黑发的青年往他跟维克托的这个方向跑来。

        “维克托——”青年还在维克托面前停下,双手按在膝盖之上微微喘气,抬起头露出黑白分明的双眼里面却透露着耀眼的光芒,“久、久等了……”

        “没关系,比起那时候在冰之城堡差点被放鸽子,这样的等待算不上什么呢。”

        “真是的,都好几年了怎么还把这个事情提起来。”

        “尼基塔,我跟勇利先走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维克托说着,便牵起勇利的手掌,对尼基塔摆手道别。

        尼基塔这时候认出来了,那是2年多前维克托初次指导的日本花滑选手,前大奖赛冠军胜生勇利。

        “啊那头猪,还真的来俄罗斯留学了。”

        “尤、尤里前辈!”

        “嗯,”已经完全成长为成年男子体格的尤里 · 普利赛提对尼基塔点点头,皱着眉看着前方维克托跟勇利的身影。

        本来勇利已经被维克托放开的手,最后还是再次被这个俄罗斯人包裹进手心之中,尤里的视力不错,能把这些都收在眼里。

        “切,”尤里把拿在手中的手提包提起甩到肩后,“这对基佬。”

        “走了,”不管尼基塔的道别,尤里径直往前走去,“喂维克托——猪扒饭——”

        然后能看见被不礼貌语气叫停的两人回转目光。

        勇利看到是相熟的尤里,微笑着抬起右手打招呼:“尤里奥好久不见,长高了不少呢。”

        “我说你们这对基佬能低调点吗,那对寡头才爱用的金戒指能不能藏一下。”

        ——E N D——

大白免奶糖,今天依然是5毛钱10颗,不甜不要钱——❤

但一个不小心吃成跟作者一样的弱智恋爱脑的话,我不负责哦☆

评论
热度 ( 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