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YOI】相拥【维勇】

第九话后妄想短打
超 · OOC慎入

                                                                                                                                                                                                                                                                                                                                                                                                                                                                                                                                                                                                                        

        维克托感受到怀抱里这个日本青年倾注在自己身上的力度时,他不禁在想,这个人以前恐怕是未曾试过这样用尽全力去拥抱别人吧。

        就连面对家里人也是。

        仔细想想,这样的拥抱对维克托来说也是少见的,直到遇见了胜生勇利。

        这样的想法一旦萌生,便促使他更加用力的回抱住对方,维克托脑子里面满是他在安全通道奔跑时候脸上的迫不及待,以及从自动门出来后不假思索地扑向自己的神情,还好这次他也没有犹豫地展开双臂将对方纳入怀中。

        他说在引退之前就把自己托付予给这个俄罗斯人了,眼里满满的都是维克托。

        “要是勇利能一直不引退就好了。”

        是啊,要是,就好了。

        话音刚落肩膀上传来克制的抖动,耳边接受压抑的抽泣声。

        真是的,又哭了啊,都是要24岁的成年男人了,明明在训练的时候怎样摔倒,双腿都变得伤痕累累也从没表露过伤心的表情,维克托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哭泣的模样。

        跟来送机马卡钦还在旁边尝试唤起主人的关注,裤腿受到下扯的力量,勇利的情绪似乎逐渐平复下来了。

        “那个,维克托,”勇利还包含着哽咽的声音响起,充满这大半年里面常常能感受到的忐忑,“还,还要抱着吗?”

        似乎是滞留在出口的时间太长,以及两个身量不低的男人在公共场合如此紧密地相拥,已经有不少路人对他们传来侧目。说不定还会有关注花滑比赛的人认出这两位的真实身份,说到底还是会给人添麻烦。

        背后的力度放松了,维克托以此为信号,也将勇利放离他的怀抱。

        “勇利不说已经足够的话我是不会放手的,这是要把在莫斯科没有给你的拥抱补回来的。”

        听到维克托的话,对方因为哭泣而泛红双颊上的血色变得更加明显,维克托摘下勇利的眼镜,指腹揩去挂在眼角的一点潮湿:“这样的分量,还远远不够呢。”

        “啊……”勇利别开脸,露出一副忽然想起什么的表情,“行李!”


        脚边摆放着差点被遗忘在机场的两个行李箱,维克托两人并肩站在月台前等待回长谷津的电车到站,勇利正在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维克托一手扶着勇利的肩膀,另外一手拿着手机,趁勇利没有察觉给两人自拍了一张合影。

        没有像往日一样习惯性地把照片传在ins上,维克托退出编辑消息的页面,随手地刷新了ins的主页。

        然后,还在跟母亲絮叨的勇利再次得到了来自教练的拥抱。

        “欸,维克托?怎么了?”


        俄罗斯分站赛结束后,离大奖赛决赛还有大约2周的修整时间,时间也接近勇利的生日,于是他选择先回到长谷津,等待决赛与维克托一同出发。

        在勇利看来,最近两天的维克托似乎是哪根筋不对了。

        当然维克托也不是那种完全不会看场面随心所欲的人。勇利在上赛季的决赛之后看到的维克托,给他更多的,便是距离感。而现在,两个人的距离已经大大地缩短了,勇利甚至可以毫不犹豫地对大家说,维克托是他的教练、朋友、以及……

        但最近两人的距离似乎近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两人独处的时候,维克托总是有意无意地,或者是心血来潮地给勇利一个结实的拥抱,即使勇利在上面的大半年已经逐渐习惯了对方或者突然或者有预告的肢体接触,单这种饱含着说不明的情感的拥抱,就现在而言是不是太频繁了些。

        “勇利,”维克托放下空杯,晃晃只剩一半酒液深色玻璃瓶起身,绕过桌子到本来坐在他对面的勇利身后,“怎么了……?”

        将视线从电视上的综艺节目撤离,勇利回头迎上维克托的视线,这个酒量不错的俄罗斯人正垂下眼,将目光投注在勇利没有镜片阻隔的双眸之中。

        随后混杂着体温的酒气包裹住勇利的全身。

        又来了……吗?

        “维克托……?你没事吧,喝醉的话回去房间睡吧?”

        “不,只是单纯地想再抱抱你。”

        “啊,是吗。”勇利半合上本来还透着差异目光的眼,伸手回抱住面前这个人宽阔的背部,像是对待易碎品一般,不敢在这之中多加力气。


        说起来也奇怪,勇利已经许久没有试过得感冒或者发烧这种小病,却在生日宴会之后的第二天患上连话都说不出的重感冒,但还好没有发烧。

        维克托笑着说:“勇利乖乖吃完药之后会给你奖励哦。”

        吃药这种事情不用亲友的敦促以及各种威逼利诱勇利也会自动自觉地去做,毕竟作为运动员,身体是参加一切比赛的本钱,又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

        看着勇利把胶囊跟药片和着温水吞下,维克托的双臂又伸到了勇利的面前。但这次勇利考虑到自己还处于重感冒当中,在放下水杯的同时侧身躲过了维克托的拥抱。

        其实平时也这样躲开就好了啊。

        “好吧,”维克托摊手,“等勇利的症状减缓了之后我们再去训练吧,现在这样也不会有什么好效果。”

        勇利点点头,将自己埋在床铺之中,药物带来的副作用让他的眼皮变重,最后意识陷入到睡海之中。


        终究运动员的身体素质还是比旁人要好的,加上年轻,勇利本来严重的差点都要去医院挂水的模样,在3天后就恢復如常,但这个时候也离大奖赛决赛越来越近。

        不加紧练习不行啊。

        在勇利生病的期间,维克托再也没有做出随意拥抱这种逾矩的举动,但拍拍肩膀,或者用自己的额头去确认勇利的体温是不是正常这种小动作从来没有断过。

        恢复往常的距离,勇利反倒是开始对这种如同潮水般涨落的关爱感到患得患失。

        在床上反侧,勇利拿起手机确认时间,维克托大概已经入睡。

        勇利伸出指尖,按住左手手腕,由此形成的空间让人总觉得缺失了些什么,明明在温暖的被窝里面,寒意却从里到外散发至肌肤表面。

        其实在内心他是渴望维克托的拥抱的吧?

        那么……

        勇利掀起被子,顾不上脚下的赤裸,打开了他卧室扇从莫斯科回来之后就没有上锁过的木门,维克托暂住的宴会厅就在他的面前。

        没有刻意放轻打开门的动作,抱住马卡钦已然入睡的维克托被噪音唤醒,脸上还带着不解以及困倦的表情,在看清楚站在门边的是勇利的时候,他放开身边的爱犬坐起身,用还含着鼻音的声音问到:“怎么了勇利?”

        “要一起睡吗?”说着便张开了双臂。

        勇利低头,赤裸的双足在地板蹭过两下,再次抬头的时候便踏入了宴会厅之中。

        然后,他投入了维克托的怀抱里。

        “你在俄罗斯分站赛之后想找的,是这样的拥抱吗?萨拉的ins我都看到了啊。”

        勇利将泪意埋在维克托的肩膀里面,点头。

        这样就好,在自己退役之前,维克托的怀抱会一直对他敞开,就像当初勇利在海边为维克托剖开心扉那样。

        这样就好。

        放弃去考虑更多的未来而后安于现状,这不正是以前的他最擅长的事情吗。

        ——E N D——

评论 ( 2 )
热度 ( 1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