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地摊文学❤
qzgs魏/安双担,新杰墙头
日圈各作品杂食,日系手游中毒
感谢关注

【YOI】被雪淹没不知所措(3)【维勇】

双是辣个乱来的童话paro,继续唠嗑废话

(1)(2)←在这
tossy唱歌真好听
从广东降温写到第二次入冬失败我也是厉害

                                                                                                                                                                                                                                                                                                                                                                                                                                                            

        在决定钻进这片深山之中的森林前,勇利不止一次想过,要是自己遇到传说中慈祥的冰雪女王跟公主的话会是什么样的一番状况。

        当他还是刚修成妖精,外表还是浣熊幼崽的时候,就听到过村庄的老猎户大谈年轻的自己在山上遇险差点丧命,最后被天降的两位美人拯救的事情。当时很多村民都嘲笑猎户异想天开,但勇利对此深信不疑,因为他自己本来就是超出自然的存在。

        然而越接近真相的话,就越是能让人难以置信。勇利隐约记得,老猎户在回忆中提起觊觎他倒在雪地上的身体的白狼跟豹子,如今看来也就是跟他在同一屋檐下的维克托和尤里。

        当年让他崇拜的对象,误传的冰雪女王,实际上的深山狼神,以及被误传为公主的豹妖尤里,现在正跟勇利在偌大的餐厅之中围住一张圆桌,吸溜着面前冒着热气的意大利面。

        “所以说,”尤里胡乱地卷了一团面条塞进嘴里,抬起碧绿的双眼看着笨拙地使用着叉子的勇利,“你来了这么多天叉子还是不会用啊?”

        被尤里的眼刀剜得动作一僵,刚刚捞上来的面条因为手腕的抖动掉回盘子上,勇利求救似的望向维克托。

        来到这座城堡已经有好几天,勇利暂时对面前两头猛兽放松了过于紧绷的神经,不过面对容易口出恶言的尤里还是会在对方锐利的双眼紧盯着自己的时候呼吸一窒,跟维克托相处倒是还好些。

        “时间多得很,勇利你慢慢吃吧,”维克托咽下口中的食物,双唇被油花沾得闪闪发亮,“对了勇利,你也听说过那个‘隐居在深山古堡里面的女王跟公主’的传说吗?”

        “闭嘴维克托!还不是你这把蠢得要死的长发惹出来的事。”

        “那时候尤里奥的头发也没比现在短多少啊,再说那些晕倒的人是你说要去看看的,用兽态又会把人吓个半死。”

        “我才不是尤里奥!”

        勇利看着维克托跟尤里进行着小孩子一般的争吵,大致也能了解到一些事实的具体,他苦笑着放下叉子,尝试调解:“……先吃完饭吧,凉了不好吃的。”

        “我才没跟他吵。”尤里脸上弩张剑拔的表情收起,闷哼一声开始解决面前的意面。

        “不过也很久没在山上遇到过人了呢,大概现在大家都不用上山打猎了吧,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呢。”

        “很久没见过人了吗,这里只有你跟尤里奥吗?”

        “不,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会下山去城市里面啊,不然你吃的东西都是变出来的吗?”

        “……”勇利还真的以为都是靠法术变出来的。

        维克托看着沉默的勇利两秒,露出了然的笑容,也没有戳穿勇利的心思,只是把吃空的盘子推到一旁,往厨房的方向瞥了一眼:“说起来库存也是时候补充一下了。”

        “勇利,要跟我一起去吗?”

        “欸……?”

        “等一下维克托!不是一向都我跟你下去的吗?”

        “尤里奥前几天不是自己下过山了吗,总是想着出去玩,果然还是修行不深的小孩子呢。”

        “还不是看这家伙笨手笨脚的怕他拖你后腿,”尤里别过脸,“看着他这身土的要死的衣服就觉得丢脸,你喜欢就带他出去吧!”

        “好的,那马卡钦这两天就不用单独看家了,跟尤里奥要好好相处哦。”维克托提起蹲在一旁的马卡钦的前爪,轻轻晃动,然后揉揉毛发蓬松的头顶。

        这时勇利笨拙地进餐也接近尾声,维克托无视旁边还在做着抗议的尤里,自顾自地对勇利说:“勇利跟我到房间去吧,给你选一套衣服吧。”

        “衣服?这套不就行了吗?再说我以前也从来没穿衣服啊。”

        “你在我们面前全裸着到处跑也没问题,但是你等下要到人类的领地,你以前在村落呆过应该也知道真正的人类是不会光着身子到处跑吧?”

        “……是的。”但是就算人类在他面前光着身子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啊,只不过看着那稀疏的体毛会莫名地感同身受觉得寒冷罢了。

        “今天我们要去远一点的城镇,可能要过夜,勇利顺便也体会一下在人类社会生活的感觉吧,不是像你以前向人类讨吃的或者偷溜进厨房拿走人类的食物的生活哦。”

        “我没偷拿过人类的东西!”

        “啊,是吗,”维克托低头,脸庞靠的勇利极近,深邃的蓝眸直盯着勇利的双眼。

不知怎的,勇利的脸上开始浮起热度,胸腔内的跳动开始加速,双腿也不自觉地想要逃离,和以前躲避捕猎者的心情很相似,但是没有那种为了活命不顾一切地逃脱,还有命悬一线的恐惧感。

        维克托在勇利面前放大的脸终于离开了,他让勇利脱去现在身上穿着的由尤里变出的衣服,自顾自地打开房间里面一扇小门,把对方领进了自己的衣帽间。

        在房间深处一个看起来颇为老旧的衣箱里面翻出一套一堵,维克托举起来在勇利身上比划了几下,“嗯嗯,这套应该能穿。”

        勇利搓搓因为暴露在空气中而被空气冻得微微起疙瘩的双臂,只听维克托一声“把手举起来”,便立马停止搓动发热的动作把手臂高高举起。

        维克托把高举过头的双手压下,让它们平举在身体两侧,拿起身边刚刚找出来的衬衫套进勇利的身上。

        似乎是不习惯这种稍带硬度的布料,勇利在维克托给他扣上扣子的时候不自在地想要活动包裹在布料之下的双臂,但是又怕打扰到对方的动作,只要一直低头看着维克托双脚跟他脚尖之间形成的空地。

        “啊,内裤……”

        维克托看着勇利光溜溜的下身,才想起这几天来都似乎没有让对方换过衣服,因为睡觉的时候两人都是把衣服全部脱掉的,尤里给勇利变出的衣服也是长度及膝的套头装,再加上以勇利本人的文明程度更加不会在意这种事情,便忽略了这件对人类来说渺小但很重要的衣物了。

        “内裤?”勇利重复陌生的词语,这已经是他来到这座城堡之后最常做的事情了。

        维克托给勇利系好纽扣,在系到接近腹部的几颗时候,勇利突出的柔软腹部在维克托面前显得尤为明显。

        接着,冰冷的触感的落到了温热的肚皮之上,勇利一个激灵地跳开。

        “为、为什么要摸我的肚子——这里不好吃的——”

        除了兽类天性不允许身体柔软的地方被外物触碰以外,让勇利更为抗拒的是冰冷的手指在腹部揉捏时候从那里传来的酸软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勇利拢起衣服包裹住自己,并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为什么要逃开——?”

        “肚子,不要碰。”

        “OK,”维克托举起双手,“那勇利学着自己穿衣服吧,刚才我扣扣子的动作都记住了?”

        勇利点点头,开始让指尖上的纽扣穿过扣眼。

 

        ——T B C——

评论 ( 6 )
热度 ( 131 )
  1. 余月玖昭只不过是个囤涂鸦的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