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子/虾饺
这人什么都瞎几把刷
尽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请不要关注

© XSBLDN
Powered by LOFTER

【YOI】被雪淹没不知所措(2)【维勇】

又是那个乱来的童话paro

公♂举尤里奥出没注意

有些老掉牙的neta,关爱老年人从你我做起

(1)←在这里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能力弱的妖怪在变成人形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因为不足而暴露本体的一部分,就例如现在,勇利能明显感受到尾椎上的麻痛感,与人类相同的指尖能摸到头顶上披着毛发的软骨组织,应该是浣熊状态的耳朵跟尾巴。

        明明在变成人形之后这些部位都会按照身体比例长大,难道这样不浪费法力的吗?!再说现在这样4只耳朵究竟是那一对在发挥收音的功能啊?

        房间里面漆黑一片,让人分不清现在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勇利偏头确认压住自己尾巴的疑似是狼人的对方还在熟睡,小心翼翼地坐起来。凭借着优秀的夜视能力确认自己所在的的确是属于人类的房间,人类的身躯御寒能力差,勇利伸手想要够着放在一旁的斗篷的时候牵动到自己的尾巴,不禁痛叫出声。

        “马卡钦……别动……”背后传来包含鼻音的叫唤。

        “马卡钦……?”

        “汪汪汪!”

        正在勇利消化狼人梦呓似的话的时候,床尾传来第三种生物的叫唤声。

        施加在勇利尾巴上的力量减轻了,接着伴随着抽气的声音一道风从床下带到床上,大型狗跳到了床上,哈啊哈啊地趴在狼人的身上兴奋地摇着尾巴。

        气氛因为这只大狗的侵入顺便变得轻松下来,勇利刚才的恐惧似乎变得毫无意义,除了心跳加速和冒出冷汗什么都没有留下。

        身后的动静渐渐停下,只能听到大狗的抽气声,动物的本能让勇利紧绷着身体,想要用全身的感觉器官去感受周遭的环境。

        垂在身后的尾巴末端被背后披着人类外表的凶兽抓住了。

        “呵呵,”背后传来轻笑的声音,“啊对,昨晚在房子外面捡到一头小猪了。”

        “是浣熊——”勇利转身,首次正面地将目光投在对方身上,便在昏暗的房间里面撞上一抹深邃的蓝,以及噙在嘴边的笑容。

        银白色的长发铺在光滑紧绷的手臂和胸膛之上,似乎是感受到勇利的视线,对方捞起地上的长袍套在身上,顺便一挥手,勇利颜色暗淡的斗篷也飘到主人的身边。

        “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长发男性开口作自我介绍,并往前伸出手,“落魄的浣熊先生,请问要怎么称呼你呢?”

        勇利无视了对方对自己现状的调侃,犹豫开口道:“我是……胜生勇利,本来只是在山下的村落附近觅食的,不是想来偷东西的。”

        “勇利……吗?如你所见我并不是人类,正身是什么你大概也能猜出来了吧。不过你不需要担心,我已经脱离狼群许多年,生活习惯也向人类靠拢了,对血腥与生肉没有兴趣。”

        勇利盯着维克托向自己伸出的手,正思考这要不要握上对方的手掌,蹲坐在一旁的马卡钦已经将毛茸茸的爪子搭在上面,似乎是误会了主人想跟他玩指令游戏。

        “咕——”

        勇利的胃部发出因为饥饿而蠕动的咕噜声,一直维持着微笑的维克托终于像是没能忍住地笑出声:“哈哈,先去吃饭吧。”


        勇利被带到一张长得离谱的餐桌之前,上面已经摆放好食物,烤得金黄的面包旁边是冒着热气的奶油汤,以及新鲜的沙拉,所有配餐正中的是一块已经煎熟的牛扒,酱汁挂在肉块之上欲滴未滴。

        这也是勇利第一次正式接触人类的餐饮,他学着坐在对面的维克托那样举起刀叉,人类的手指的确很灵活,但从没使用过的工具怎么也不能很好运用,勇利把面包切得支离破碎,面包屑掉到盘子周围,甚至有冲动想要像动物形态的时候直接用嘴巴叼起食物,但人类的嘴巴构造并不适合那种进食方式。

        勇利用余光瞥过有条不紊而且动作流畅优雅的维克托,他也不太懂什么叫做礼仪,就觉得维克托用餐的样子很好看,以致于手上的动作都停下了,目光逐渐聚焦在维克托身上。

        维克托似乎是发现了勇利的目光,也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勇利面前被切得不成样子的面包以及直插在牛扒上面的叉子,失笑地打了个响指,属于勇利的那份刀叉像是有生命一样动起来,迅速地将他的那份食物切成小块。

        维克托收回法术,举起手中的叉子戳着一小块肉片放入嘴中,大概是示意勇利跟着他的动作就好。

        好吃!好吃!人类的食物都这么好吃吗!

        “这么简单的法术都不会吗?难怪会被小精灵恶作剧还饿倒在城堡的门前呢。”

        勇利不服气的抬头,肚子里面又怪叫起来,只好先解决眼下最要紧的生存问题。


        用过餐之后又是维克托挥挥手,桌上的餐具排队往旁边的餐车移动,等所有的餐具到位,维克托往一个方向一指,餐车完全不需要人力的驱使便径直往那个方向滑去。

        只有他一个人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堡住……

        “维——克——托——”怒吼从楼梯传来,即使在宽敞得已经算得上是空旷的大厅听来声量还是不小的,不是说话的人太过生气的话也只能说是这位的中气太足了。

        ……吗?

        一名披着半长发的金发少年从楼梯上信步下来,怒气冲冲地站在维克多与餐桌之前,拳头不怕疼似的砸在桌面上,咚咚地发响,伴随着质问:“你把我的食物给这头胖猪吃了吗?”

        纤细的手指几乎是点到勇利鼻尖上,勇利声音细弱地反驳道:“……是浣熊……”

        “闭嘴!”金发少年仰头直视维克托,“不是说过今天的牛扒要给我留一份的吗,维克托你这家伙又失忆了是吗?”

        “你也知道我忘性大啊……”

        “算了!我下山找吃的!”

        “又去那家甜点店吗?尤里还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闭嘴。”

        “对了,这边的小猪也叫YURI哦,有点不好分辨吧,以后叫你尤里奥怎么样?”

        “我才不叫这个名字,走了!”

        被称为尤里的少年在出门前回头瞥了一眼勇利,嘴里念叨着“丑死了”,抬起手面对勇利。

        勇利吓得猛低下头,似乎是害怕被面前这个比自己还矮小的少年袭击,带着对猎食者的恐惧。

        结果尤里只是挥挥手,勇利身上的斗篷化作简便的衣物,覆盖在勇利本来赤裸的身体上。

        随后传来大门被用力关上的巨响。

        “啊呀,尤里奥真是个不坦率的孩子呢。”

        “银发的女王……跟金发的公主……”勇利重复着还是幼崽时候从人类口中听来的传言。

        “不是哦,”站在一旁的维克托微笑道,“是雪狼跟猎豹呢。”

        勇利回头,面对凶猛的肉食野兽露出恐惧的表情,露在衣物外面的尾巴瑟瑟发抖。


        ——T B C——
        话说我一开始构思完能的时候脑内的勇利浣熊就是长这个样



评论 ( 5 )
热度 ( 1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