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YOI】Just ONE Kiss【维勇】

最近处于混乱邪恶状态,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被EP3炸成一道烟花之后的产物

BGM是ichu双子的Just One Kiss

后面有车,但只是撸

bug改了车加长了为防屏蔽请戳→【微博换乘】

后续在这儿☞【One MORE Kiss】

☆☆注意☆☆

背景是捏造的平行世界

勇利在eros的表演之后入戏太深出不来

在他人面前的举止还是正常男性的模样

但只有在面对维克托的时候才会用女性用语

真的是入戏太深吗?

※为阅读方便,文中勇利的自称统一为“我”,请大家按照语境从“僕”转换成“私/あたし”

                                                                                                                                                                                                                                

        

        最近,大家都说勇利变了。

        连优子也高兴地说:“勇利变得自信了呢。”

        的确,最近在滑冰场遇到他的时候,总觉得他的周身开始发散模糊的光芒。

        要说是哪里不同了?平时的举止的改变确实不大,童年时期就开始学习花滑的勇利,以往的神态中总是会不自觉地带上些低迷跟瑟缩,但身姿绝对是不会走形的,更别说走路驼背、脚步拖沓。

    

        *  *  *

 

        “已经要回去了吗?”

        “今晚晚餐吃什么啊?”

        “勇利要注意!别吃太多哦!”

        今天维克托与勇利的训练,依然是在西郡家三姐妹的聒噪之中结束,优子在里面清点器材,相对的,豪便到大堂给两人道别。

        维克托已经先一步走出门外,似乎是想要把夕阳跟长谷津castle一同拍下,然后发到ins上。

        “那么我们先回去了,”勇利调整一下双肩包的肩带,向豪微笑道,“明天也打扰你们啦。”

        “没事没事,别这么客气,路上小心……”

        勇利点点头,转身就往维克托站着的那处走去。

        看到着迷的对象相继离去,三姐妹叽叽喳喳地转身回到场内,豪也紧跟着孩子们的脚步。

        余光瞥到正在推开玻璃门往外走的勇利,只见他往前迈出一步,胯部像是拉丁舞者一般轻盈地在空中划出的弧度。

        ——这绝对不是以往的勇利会在平常做出的动作。

        似乎是感受到突兀的视线,已经要走出外门的勇利回过头来,目光透过两层玻璃穿到豪的身上,眉头轻挑双眼半眯,没有抓住门把手的一手伸出食指抵在唇边。

        动作流畅且短暂,勇利马上转身离开。

        西郡豪紧皱眉头,盯着渐行渐远的好友的背影,那挺直的背脊,让他不禁怀疑刚才所见的仅仅是一刻的幻象。

        “像是这样从没见过的勇利……”

 

        *  *  *

 

        “呐,维克托。”

        维克托推着自行车,与勇利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听到来自身旁的呼唤,维克托稍微偏头,回道:“什么?”

        “今晚洗完澡之后,你到我房间来,好吗?”

        勇利用启合的嘴唇中吐出甜腻的话,这样的语气,在维克托初来日本的时候是从没听过的。独属于女性的甘甜鼻音以及上挑尾音,旁人很难想象到眼前这个面容略显平庸的清秀青年能将它们发出,而且与之契合。

        柔软的淡色嘴唇上噙着浅浅的笑容,没有刻意修饰过的眉毛轻抬,身高的差距让青年原本就不小的双眼在维克托的视角看来变得更大,并看出对方眼神中包含着复杂的光芒。

        Eros……

        就像对自己相貌拥有绝对自信的美人,面对志在必得的对象时候露出的目光:留恋、挑逗、最后欲要侵略。

        维克托在心里暗自叹气,最近在练习时候勇利的表现的确能让他作出“颇为满意”的评价,但在两人私下交流的时候,模式却忽然变得诡异起来。

        “可以哦,”维克托脑海里思考着别的问题,下意识地答应了勇利这个请求,“有什么事情吗?”

        勇利轻笑,维持刚才的表情,说:“有点东西,想让维克托看看呢。”

        勇利变成这副的状态大概已经有半个月,“温泉on ICE”的对决结束后大概经过一周,雅科夫再次从俄罗斯打来了国际长途电话,逼问维克托下赛季的安排,通话并没有避讳勇利。雅科夫的大嗓门一如既往,勇利大概能把全部的对话都听见。

        那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维克托已经记不清了,何况当时勇利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的神色来。

        但他只记得那个电话之后的两天,晚饭如常与勇利同桌,仰头饮酒时候感知到对方的目光投注在自身之上。

        “勇利?”放下酒杯,维克托没有犹豫地对上勇利的双眼。

        在两人目光相接的一科,勇利露出了那时在表演当中,让维克托为之心动的表情,只不过这是转瞬即逝的事情,旁边的其他人完全没有发现勇利的异常。

        在维克托微蹙眉头思考的时候,反正现在路上也相当空旷,允许片刻的失神。

        勇利的手机响起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喂?”勇利刚才挑逗的表情像是从不存在那样,脸色恢复到初识时候常见的温顺模样,“啊,妈妈,我跟维克托在路上,快到家了。啊?好,我等下去买回来。”

        接着维克托听见了勇利深呼吸的声音。

        “维克托,”下一刻,勇利的语气又恢复到接听电话前的甜美,“我要绕路去买点东西,你先回去吧。”

        “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啦,”勇利摇摇头,“要适当地给对方一点私人空间哦。”

        说着,勇利便越过维克托往前走去,胯部随着步伐前进轻轻摇曳,如同婀娜的女性。

        维克托双眉紧锁,紧盯着勇利的背影,直到他转入前方的路口,才迈步向前走去,转入另一个路口。

        当然他也看不到,勇利在转入拐角的同时,恢复了普通成年男人的步姿,本来焕然的脸瞬间垮下。

        步伐也带上代表疲惫的拖沓。

 

        *  *  *

 

        即使舒适,一般人也不会每天都会去泡温泉。维克托今天选择的是旅馆里面的一般淋浴室,这样洗浴的时间便大大地缩短。

        大概是因为多少都在意勇利突然提出的邀请。

        时间还早,平时的这个时候,维克托大概还在饭厅里面喝酒,跟勇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各种事情,但他在旅馆之中没有找到勇利的身影。

        大概已经进去房间了吧,维克托径自往勇利房间所在的楼层走去。

        并不是第一次进入勇利的房间,维克托今晚却莫名地产生一丝紧张的情绪,他微微侧头,房间里面没有传出什么动静。

        维克托抬手,轻轻在颜色古旧的木门上敲下。

        “维克托吗?”

        “是的。”

        “……”房间里面传来短暂的静默。

        “房门没锁,直接进来吧。”

        又是那样略带粘滞的尾音。

        维克托走进勇利狭小的卧室,抬头便看到自己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拍下的杂志硬照海报,端正地贴在墙上。

        房间很小,维克托几眼就能把里面的情况尽收眼里,短时间内卧室的格局肯定不会有什么变化。但让维克托吃惊的是,此时勇利的卧室,除了床边的大窗户以外,3面的墙壁上都贴满了维克托从青少年大赛时期到去年大奖赛期间陆续出过的海报。这是上次并没有看到的。

        维克托早就知道这名日本的花滑选手是自己的粉丝,也曾想象过对方会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面摆放自己相关的物品。

        ——但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光景。

        邀请维克托过来的勇利,对方来到自家旅馆当夜说要同眠的时候明明是那样的抗拒,生怕自己的一些小心思暴露在偶像面前,此时却没有过大的反应。勇利盘腿坐在床上,一手托着下巴,目光投注在面前书桌上的相框之上。

        照片上的人毫无疑问的,也是维克托。

        澡后湿气未散的发丝散落在额头之前,摘下眼镜之后的视线略带模糊,勇利抬头看看维克托,又看看一室内的海报跟照片,两抹淡色的红晕飘上脸颊,随后扯过旁边的被子盖在双腿之上。

        维克托这时才发现,勇利身上穿着的是一个月前表演赛的服装,只是他只穿着上衣,下装的裤子被搭在书桌的旁边椅子的靠背上。

        “勇利……”

        勇利一手压住了盖在腿上的被子,一手将搭在额前的湿髪全数拨到后面,抬头对上维克托的双眼,露出羞赧的笑容,目光却没有半点偏移:“啊,抱歉抱歉,让维克托看到我这副样子。”

        “勇利,这就是你想给我看的?”

        被询问的一方神色一愣,还是点点头。

        维克托一手托着下巴,目光紧锁在勇利身上,语气平淡地开口道:“真好,有种被爱着的感觉呢。”

        勇利闻言,脸上露出明显的喜色。

        “那我先回去了,”维克托抚过衣襟上的褶皱,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动,转身打算伸手开门离去。

        “等一下!”勇利掀开被子,一把抓住想要离开的维克托的手腕,用尽力气将他拽到他所坐着的床铺上。

        要比体型跟力气,勇利绝对不可能是维克托的对手,但他现在用尽全身的力量,把维克托压在这张狭小的床上,两人的距离极近,勇利急促混乱的话一句句砸在维克托的面前:“我求你了,留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不是说好了,只要赢了的话你就实现我的愿望,我现在做到了,为什么你还要走?!”

        “我从没有说过要走……”

        勇利闻言,垮着的脸又瞬间带上光芒,语气变得甜腻:“呵呵,我就知道,我比任何人都要好,我是最棒的猪排盖饭,是吗?维克托?”

        “不,你是胜生勇利,不是什么镇上第一的美女,也不是什么最好吃的猪排盖饭。”

        “不,我是你最喜欢的猪排盖饭,我就在这里,要尝尝看吗?”

        维克托别开脸,最初让他惊喜的那份表现,似乎被勇利固执地认为是让他留下的唯一手段,现在他近乎于病态地,想要用这样的表现来确保维克托能留下。

        “勇利,”维克托用力在勇利的桎梏之下转动手腕,双眼紧盯着勇利的脸,目光中带上谴责,“把手放开。”

        对方轻轻摇头,手上的没有丝毫的动作,只知道紧紧的扣住维克托双手。

        “你不放开的话,”维克托稍作停顿,蹙眉的表情表达着不悦,“我明天就马上买回去俄罗斯的机票。”

        嘴唇抿成一道直线,勇利目光摇曳,但怎么也不肯别开视线,他犹豫地放松了手上的力气,怕是放手的动作快了,眼前的人便会立即消失。

        双手重获自由的维克托,将手臂虚环抱在勇利的背上:“其实你不需要这样的。”

        “……那我要怎样?”

        勇利的语气中带上哭腔。



        —— T B C ——

        跟本来的构思出入还挺大的,但是实际写出来之后,发现这样的处理方式也不错嘛【你


评论 ( 4 )
热度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