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喻魏】不要相信〇度经验

同居前提,大概是现paro

注意是喻文州×魏琛

上班族喻×代练工作室老板(俗称家里蹲)

反正就是OOC傻白甜超短打自给自足啦☆

老夫老夫模式

迟到的老魏生贺【强行

BGM:JUJU - ナツノハナ

                                                                                                                                                                                                                                                                                                                                                

        喻文州打开家门的时候,从玄关可以看到室内的灯火通明,但屋里依然静悄悄的。

        直到走入起居室之中,才隐约听见从没关上门的厨房内传来规律但不密集的“咚咚”声——是菜刀与案板碰撞发出的沉闷声音。

        专门为了玩游戏买来的高配置手提电脑就这样大咧咧地搁在沙发面前的茶几上,大个头的头戴式耳机歪歪斜斜地横在茶几压着的地毯上,旁边的烟灰缸堆满了,一截明显比别要长出不少的烟屁股斜插在其中,电脑屏幕已经被因为放置而显示出屏保了。

        那个人大概又是在代练得忘乎所以的时候闹钟响了,然后急急忙忙地把角色放在安全区后掐掉烟头冲进厨房。

        要是不调闹钟的话,那个废材大叔大概连三餐都不能正常吃,尤其是他还没跟喻文州住在一起的时候。

        喻文州想,要不是半年前他胃炎半夜吐成狗,自己也不会劝了一个星期让他搬来跟自己住吧。

        顺手把茶几上的电脑收拾好,喻文州往厨房喊了一声:

        “魏哥,我回来了。”

        “啊,你去——嘶——先换衣服吧,”长年吸烟的嗓音满是沙哑,今天在沙哑中还带着些哽咽,“我再炒个菜就好了。”

        魏琛一人在外讨生活多年,早就点上了料理的技能,只不过一个人住的时候总觉得做饭是在瞎折腾,自从跟喻文州住在一块儿以后,基本上晚餐都是由他完成的。

        “魏哥,你怎么了。”没有听从魏琛的指令,喻文州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径直走入厨房。

        魏琛感受到对方的到来,动作一顿,但马上又继续手上的动作,旁边的灶台上还咕噜噜地煮着汤。

        这个三十好几的男人,喻文州在认识他将近十年的时光里,从来没看到过对方哭泣的表情,他可以猥琐,可以萎靡,可以在抢得野图boss后笑得没心没肺。

        但终究还是乐观的一个人。

        喻文州不免得担心起来,这得多大的打击或者多伤心的事情才能让魏琛哭出来啊?

        “魏哥……”喻文州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抬起又放回,“你……没事吧?”

        “嘶——没事!”魏琛依然瓮声瓮气的说到,鼻音很重,像是重感冒中的病人一样,“你小子别在这儿杵着,碍着老子做饭,让你去换衣服就赶紧去!”

        说着又重重地吸了一下鼻子。

        “魏哥你有什么尽管对我说,不要憋着,”喻文州顿了顿,还是抬手搭上了魏琛的肩膀,带着安抚的意味,“你跟我,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啪”,魏琛把握着刀放倒,猛地一下转身,露出他通红的眼眶和鼻头,鼻孔里面还塞着两团纸巾,样子可以说相当滑稽。

        “卧槽老子切个洋葱被熏出泪花而已!臭小子你瞎逼逼什么!”

        说着又转过身,迁怒地把手下的洋葱切得支离破碎,然后吸鼻子的声音变得更加频繁。

        由于距离的拉进跟魏琛稍嫌夸张的动作,洋葱的味道开始在这狭窄的厨房里面扩散,处于其中的喻文州也觉得鼻头开始发酸。

        “洋葱不是要放水里切才行的吗?”喻文州憋笑。

        “MD你别提,我嫌放水里切麻烦,就上〇度搜说塞住鼻子去切就好,垃圾〇度。”

        “噗——”

        “卧槽臭小子你笑毛笑,”魏琛把最后一瓣洋葱切好,拿过旁边的碗来胡乱的装起洋葱块,“这些东西老子都搁这儿不收拾了,等下你来弄!”

        “好。”

        “你还不换衣服,都是油烟的西装沾味道了老子才不给你拿去干洗。”

        “知道了。”

 

        魏琛把今天的最后几单分发给手下的代练时候,喻文州已经把卧室的床铺整理好,靠在床头用ipad看视频,但眼神已经有些放空,大概是觉得困了。

        现在才晚上11点不到啊。

        “文州,”魏琛蹭进喻文州旁边的空位上,指尖摸索着来到青年人的身边。

        还没碰上对方的衣角,喻文州便微笑着抬起面对着电脑屏幕的脸,主动握住魏琛的手掌。

        “最近工作很累吧?”

        “还行,主管准备调到总部,最近忙着工作的交接。”

        “哟吼你这是要升职了吗?你在那儿工作才几年?牛逼啊。”

        “运气好罢了,”喻文州关掉视频,放到床边的桌子之上,“还好每天回到家都有魏哥做饭。”

        说着便牵起交握的两只手,嘴唇轻轻擦过魏琛的手背:“魏老大最棒了。”

        “卧槽你别学少天那语气,老奇怪的。”魏琛老脸浮上热度,急吼吼地伸手到床边关灯,“你那么累赶紧睡吧。”

        喻文州轻笑:“好,魏哥晚安。”

        魏琛没有回答,背过身缩进被子里面,一副不想搭理对方的样子。

        虽然他也为喻文州的出息感到自豪,也想像对方一样坦率地说出“文州最棒了。”

        身后渐渐传来平稳舒缓的呼吸声,其实这个点魏琛也不怎么困,却感到睡意如同潮水一般淹没自己。

        半梦半醒间鼻头发痒,魏琛抬手揉揉鼻子,吸吸鼻子,眉头不禁皱起。

        “傻逼,一股洋葱味都不知道怎么亲得下口。”

 

—E N D—

 

        之前在家做饭切洋葱忘记放水里切了结果流泪流成撒币,而且到了晚上指甲缝里面的味道都散不去所以想到了这么一个无聊的梗【。


评论 ( 2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