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安】Circle Cut

7月1日张安深夜60分迟大到摸鱼作品

主题,旅途、葬礼

短,意识流,无聊

40分钟极限手速

                                                                                                                                                                                                                                                                                                                                                                                                                                                                                                                                                                                          

        张新杰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正确来说,是在旁观自己的葬礼。

 

        不铺张,没有响亮的哀乐,没有抑扬顿挫的悼词,就像他本人性格一样干脆,参礼的只有亲人、队友、以及职业圈中的熟人。

        墓地上空阳光明媚,灿烂的阳光晒得人脸上铺着一层薄汗。

        但张新杰毫无感觉。

        他只记得,在他失去意识之前,失控往自己乘坐的出租车冲来的大卡车。

        然后他瞥见了,站在众人最后方,低垂着头的安文逸。

 

        手机自带闹铃渐强的铃声唤醒了张新杰,他几乎是没有迟疑便睁开双眼,近视眼使他看不清面前的景致,但也能勉强辨认出头顶上的并不是他老家,也不是霸图宿舍的天花板。

        身边传来布帛摩擦的声音,张新杰诧异地侧头,与自己躺着的单人床相隔一个床头柜的位置的床上,也有一个由人撑起的棉被包。他伸手摸索床头柜,指尖明显是碰到两副眼镜。

        张新杰想起来了,自己这是在夏休期期间去B市旅游,主要目的还是来探望已经回到B市复学的安文逸。对方似乎被自己的铃声打扰到睡眠,半梦半醒地翻了个身,毕竟也是暑假期间,还是学生的安文逸或多或少都会睡懒觉。

        “梦吗?”张新杰拿起属于自己的眼镜戴上,难得没有直接起床,而是盯着天花板,陷入沉思之中。

 

        直到窗外阳光大作,没有拉严实的窗帘缝隙中漏进两道光柱,安文逸的手机响起,隔壁床的人迷迷糊糊地从枕头旁边捞过电话接听:

        “啊,妈,行了今晚会回来的,这朋友也是难得来一趟B市嘛……”

        他戴上眼镜坐起,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张新杰已经起床,拿着平板电脑,手指不时在屏幕上划拉。

        “前辈早,”安文逸挂掉母亲的电话,语气里还带着些困倦的鼻音,“今天有什么地方想去么?”

        面前的人表情上海带着点刚起床的懵懂,张新杰轻笑,放下平板说:“你先把自己收拾一下,等下上车我给你看看地址。”

        “好。”

 

        按照微草官方给出的地图,张新杰跟安文逸在酒店的餐厅吃过早餐后,步行到附近的地铁站,挤了4趟都没能挤上列车,最后还是在第5趟来到的时候被动上了车。

        刚好赶上了上班早高峰,车里挤得水泄不通,两个人在门边靠着把手面对面站立着,身高相仿的他们似乎只要偏过头,就能让自己的双唇贴上对方的。

        车内人太多,空调似乎不怎么管用,安文逸脸上露出被闷出来的红色,低下头确认手机有没有新来的消息。

 

        并不是第一次来到微草的训练场地,却是第一次在假期到来,门外显得有些冷清,毕竟是夏休期,选手大多回家休息,也不会有粉丝在这个时候蹲点。

        张新杰脱下霸图的队服之后,其实也是一个普通的青年人,保安大叔似乎也有年纪,不认得除了自家东家外的职业选手,语气不太好,地方话放炮似的在问来着何人所问何事。

        安文逸跟大叔解释清楚自己的来意,只是想来参观下什么的,那头张新杰就拿出手机给王杰希发信息说在微草大门前能不能拜托他出来接一下两人。

        王杰希那头马上给张新杰回了电话。

        “我在家里呢,你要是想来我新房子看看的话也可以,我开车去接你们。”

        “……还是不打扰了。”

        “微草训练场附近有几个景点,你跟小安可以去看一下。”

        “嗯。”

        结束简短的通话,张新杰把电话放回随身的小包里面才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透露过同行人是安文逸了?

 

        两人朝保安大哥招呼就决定去别处了,其实张新杰今天并不想出门,他脑内总是浮现着昨晚的梦境,心里总有些不安的感觉,梦里的车祸是发生在晚上的,他想跟安文逸说,在太阳下山之前就回酒店,准备第二天回程的事情。

        安文逸点头,拿出手机点进打车的APP,召来了一辆出租车。

        车子还有一段时间才会过来,张新杰看看附近,没看到路人,悄悄地往安文逸的方向靠近,指尖小心翼翼地勾起对方的。

        安文逸动作一僵,随即回握住对方带着湿意的指尖。

        司机来电说还有一个路口就到了,安文逸放开了张新杰的手,准备上车的事情。

        张新杰先是坐进后座,安文逸思考了一下,拉开前面的车门,坐了进去。

        “师傅,去……”

        “好咧。”司机按下计程器,发动车子。

        车子开在路上,安文逸看看手机地图,感觉司机走错路了,便出声提醒。

        “小子你这就不知道了,你们要去的地方有点远,我这给你们抄近路呢。”司机顿了顿,露出自信的表情,“我开车这么多年了,这条路虽然窄,但是很安全!”

 

        面前有一个急转弯,庞然大物向两人坐着的出租车袭来。

        随后,眼前被黑暗笼罩着——

 

        安文逸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正确来说,是在旁观自己的葬礼。

 

        ——E N D——


评论 ( 10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