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子/虾饺
这人什么都瞎几把刷
尽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请不要关注

© XSBLDN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安】摄影师的技术不怎么样

张新杰×安文逸

自我满足产物,OOC&BUG存在可能

写原作向的好方啊好怕之后被官方打脸_(:з)∠)_

                                                                                                                                                                                                                                                                                                                                                            

        录音笔平躺放好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秒数不住地跳动,室内不时响起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

        “那么张队,我能问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吗?”记者抬头,一双眼睛带着笑意与诚恳注视着前方。

        “请说。”被提问的张新杰并没有因为对方将对自己提出私密问题感到苦恼,扶起稍微下滑的镜框,坦然地对上对方的目光。

        “您的钱包里面会有跟家人、队友或者其他朋友的合照吗?”

        “嗯,”张新杰点点头,“有的。”

        “那是怎样的一张照片?”


         ※※※


        夏休期即将开始,今年的霸图止步于半决赛,第三名的成绩不算差,但心中的希望落空,即使理性告诉自己,以后终将还会有机会夺冠,霸图的众人带着失落回到Q市,期待整装,再次出征。

        回到俱乐部,张新杰安排好对内人员的休息后回到宿舍,距离决赛还有一段时间,也是一个休整的好时段。

        简单收拾好从赛场带回来的行李,换上休闲服,张新杰坐在电脑前,却没有打开,而是拿出手机解锁,打开了朋友圈。

        张新杰的微信好友除了亲戚以外,也大多是荣耀职业圈的选手,朋友圈几乎充斥着对半决赛赛果的分析、或者对决赛的预测、又或者是一些无关比赛的转发。

        啊,楚云秀在卖面膜。

        “明天上午9:30在学校大礼堂举行毕业典礼,欢迎亲朋好友来观礼[微笑]”

        发布人是安文逸。

        安文逸在第十赛季兴欣夺冠后不久,曾经来询问过张新杰的意见,他觉得自己始终不能在职业选手这条路上走得很远,开始考虑复学的事情。

        在十二季荣耀季后赛开始的当天,张新杰收到了安文逸回到B市继续大三课程的消息。

        计算了一下时间,安文逸也差不多时候能拿到本科的毕业证了。

        张新杰退出微信,悬在屏幕上方的手指不自觉地点开订票APP。

 

        从高铁上下来,张新杰捶捶发酸的肩膀,离开车站大门,张新杰全身被包裹在热气之中。

        即使是在B市,也拦不住在火车站外面拉客的野鸡车的热情,张新杰目不斜视地穿梭过人群,招手叫停一辆正规的出租车。

        报上安文逸学院的名称,司机皱眉,问是哪个校区。

        张新杰一时语塞,才想起自己来之前不仅没有通知安文逸,甚至连他学校的具体地址都说不上。

        他没上过大学,不是很清楚有些大学会有不止一个的校区。

        他只好拿起手机给安文逸打一通电话,很快就被对方接通。

        “喂,前辈?”

        “喂,小安…”张新杰手心不自觉冒出些汗,大概是因为车上的空调不够强,“你的学校,在哪个校区来着?”

        “啊,房山区那边,怎么了……好的你等一下——”

        背景音吵杂,但张新杰还是可以辨认出来安文逸被同学叫住了,果然对方匆匆地给他道了歉,然后挂掉了电话。

        “师傅,去房山校区。”

        “好咧。”

 

        到达安文逸学校的时候,已经正午过半,安文逸的电话打过去竟然是关机。

        询问学校的保安大概找到从正门到礼堂的路,但是蔫巴巴坐在执勤岗上的保安告诉他毕业典礼大概已经结束。

        张新杰点头表示清楚了,向对方道谢,在校门的校园指示牌下研究了一阵子找到了大概方向便开始前进。

        汗水不住地沿着脸颊的弧度滑下,衬衫背后也湿透了,今天难得穿上了比较正式的装束,却要被这恼人的天气给毁掉了。

 

        礼堂的大门敞开,果然典礼已经结束。

        但在门前的一篇阴影之下,一道披在全黑长袍之下的身影显得如此突兀,张新杰能看到他左右顾盼着,在发现自己的同时停下张望的动作,高举起手向自己晃动。

        张新杰顾不上今天穿着的是没穿过几次的皮鞋,撒腿就往哪个方向跑去。

        “前辈好!”安文逸的学士帽摘下放在一边的台阶上,脸上跟张新杰一样布满汗珠,额上的碎发一缕缕地贴在皮肤上。

        “你真的来了,”少见的灿烂笑容挂在安文逸的脸上,他从脚边的手提包里掏出一瓶运动饮料,“拨穗仪式的时候手机没电了,忘记带移动电源,抱歉前辈。”

        张新杰借过,扭开瓶盖补充水分,摇摇头表示这没什么。

        “啊,对了,”安文逸蹲下,从手提包里面再拿出一个不织布袋,“你大老远跑来,我们拍张照片吧?”

        看着对方抖出一套与他身上别无异样的学士服,张新杰看看天上的太阳,首次感受到了名为“退缩”的情绪。

        但他还是套上了。

        陌生的服装怎么穿怎么别扭,安文逸替他整理好所有配件,摆正了四方帽以及垂带,让路过的学生拿着他的数码相机帮忙拍照。

        穿上学士服的张新杰站在镜头之前,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双手应该往哪里摆,早就已经过了可以身为学生的年纪,却还是第一次穿上这样的衣服。

        犹豫了一阵子,看来帮忙的学生已经有些不耐烦,张新杰俗套地把双手背在身后,安文逸笑笑,往他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可以了吗?”

        安文逸给摄影师摆出一个“OK”的手势。

        这时安文逸垂在两人中间的手动了一下,悄悄绕到背后,手掌贴上了张新杰在背后握成拳头的手。

        张新杰惊得一震,帽子似乎随着动作旁边下滑一些。

        “好了。”

        连拍了几张,动作都是那一个样,还有两张手抖糊掉了。

        两人还是认真朝对方表示感谢。

        张新杰跟安文逸两人脱下学士服在叠好,放入手提包里面。

        “我们先去吃中午饭吧?等下还要去给班长换衣服跟办退宿手续。”

        “好的。”

 

        在B市没有逗留很久,张新杰连特产都没带,沿路返回到火车站,坐上高铁回到Q市。

        只不过,这次上车是有人给自己送车。

 

        当天晚上,张新杰QQ便收到了那几张照片的压缩包。

        5天之后,收到了一分快递,薄薄的一个文件袋,装着几张照片,甚至连糊掉的几张也印出来。

        那时候张新杰钱包里面已经放着一张卡片大小的合照。


         ※※※


        记者脸上露出微笑,往张新杰的方向推出一张照片。

        “张队,照片是长这样的吗?”

        “不,”张新杰摇摇头。

        对方眼中的光芒淡了些。

        “摄影师的技术不怎么样,把我们俩都拍糊了。”

 

        ——E N D——


P.S大家都能猜到里面的记者是小安了吧wwwww

我流设定是小安毕业之后进了报社,跟《电竞之家》一个报业集团的财经杂志,但是因为以前职业选手的身份所以偶尔去串场,刚好这次采访的是新杰所以就被拉来帮忙啦www

随时准备好被虫爹打脸。


评论
热度 ( 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