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暗牽

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広

短傻白甜

                                                                                                                                                                                                                                                                                                                                                                                                                                                                                                                                                                                                                                                                                                                                           

        「山姥切先生,這是你之前提起要的剪刀。」

        「……謝謝,藥研。」

 

        「……主上。」

        「啊啦,是山姥切醬呢,」背對著山姥切的審神者手裡依然握住鼠標,低頭思索片刻,「如果是要找三日月的話,他昨晚剛結束遠征回來,大概還在房間裡面休息呢。」

        「……」被窺探出目的的人神色一窘,「謝謝主上,告辭。」

 

        作為跟隨審神者來到本丸的第一把刀,山姥切對這裡的熟悉程度大概不會比主上低,不消片刻便到達三日月所在的寢室門外。

        手中小巧的金屬利器已經染上體溫。

        紙門與門框之間有一道縫隙,顯然是還沒關好,但出於禮貌,山姥切還是抬起手,在上面請敲三下。

        「誰?」

        門內的人,僅發出一個簡單的詞,便讓山姥切呼吸一窒。

        果然出現了……

        山姥切低頭,只見一絲細細的紅線,耷拉在他身上,長長的垂到地面,一端沒入三日月沒有關好的門縫,而另一端,山姥切不用雙眼也能確認,那緊緊地纏繞在他的脖子上。

        比十數天前要箍得更緊了。

        因為三日月而無故出現紅線,正一圈又一圈的環繞住山姥切的脖子,那股窒息感也是由此而來,沒入房內的紅線,應該是圈在三日月的手腕之上。

        山姥切拿起從藥研處借來的剪刀,挑起自己眼前的一絲細線。

        「咔擦、咔擦」的聲響不斷,紅線也依舊不斷。

        連帶有靈力的剪刀對它也毫無作用嗎?

        「誰?」三日月似乎是聽到門外的動靜,再次開口詢問。

        「是我。」山姥切放下剪刀,目光緊鎖在面前的門扉上。

        片刻的沉靜后,門內傳來三日月的聲音,罕見地帶上了些遲疑:「山姥切君嗎,請進。」

        被呼叫的人依言打開紙門,踏入三日月的寢室之中。

        窗戶大開,暖陽鋪灑室內,三日月盤腿坐在房間中央的被褥之上,一本書攤開置于腿間,太刀抬頭,微笑面對面露窘迫的來客。

        「啊,山姥切君,來得正好。」三日月拍拍身邊的空位,「能麻煩你過來一下嗎?」

        山姥切依言邁步進入房內,握著剪刀的一手垂下,掩蓋在披身的白布之下,就算是再怎麼熟悉的戰友,私下交往的時候帶著刀具始終是頗為失禮的事情。

        沒有幾步,山姥切便在三日月面前一尺左右的榻榻米上停下。

        正想盤腿坐下,又看見三日月往他坐的地方旁邊挪動幾分,繼續拍拍身邊的被褥,輕聲說:「再過來一些。」

        山姥切從對方抬手的間隙中看到他左腕纏繞著牽連到自身頸上的紅線一端。

        ——簡直就像是被他豢養的寵物狗啊。

        自嘲地笑笑,山姥切地坐到三日月的旁邊。

        剛沾上柔軟的被褥,垂在一旁的手邊被一股不容掙脫的力量抓住,山姥切驚訝地抬頭,只看到三日月在陽光下驀地漲得通紅,嘴唇微張似是呼吸困難一般發出短促的氣息。

        「你……等等!!」山姥切看著自己握住的剪刀刃尖正朝著三日月的脖子撲去,急忙抬起雙手僅僅捉住對方做出危險舉動的那隻手。

        「咦……」在雙手貼合的瞬間,山姥切瞬間被眼前的境況駭得失神。

 

        身體微微前傾的三日月,不僅僅脖子上,幾乎是全身,都被纖細的紅線緊緊纏繞著,一圈又一圈,似是被蛛網擒住的弱小昆蟲。

        而紛亂的線圈之間,卻能看到一絲逃離開來,恰好是纏繞在山姥切左手手腕之上。

 

        「本來只有細細幾圈的,」三日月的聲音艱難從喉嚨擠出,「遠征回來之後…這算是每況愈下嗎,啊哈哈。」

        山姥切頓時明白,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詛咒。

        僅僅是對思戀的那個人的念慕,纏繞在自己身上啊。

 

        總是嚴肅下垂的嘴角在察覺不到的地方提起,山姥切掙開三日月的桎梏,剪刀隨意地放在一邊。

        只需要抬頭,唇瓣相接,一直掐在胸口上的悶氣陡然消失,只剩下在鼓膜旁邊炸得聒噪的心跳聲,即使非人的存在似乎並沒有心臟這一器官。

        這宛如蜻蜓點水的親吻僅維持了片刻。

        溫柔的觸感分開,山姥切已經看不見那些亂纏在三日月身上的紅線。

        只剩下細細的兩圈,分別繞在兩人左手的腕上。

 

        誰執紅線,暗自縈牽。

 

        ——E N D——

 

本來這打算是雙十一那天虐狗來發的,結果拖了很久_(:з)∠)_

沒什麼內容的腦洞,是一個雙向單相思的故事。

設定是單戀一個人的話脖子上會出現一條誰也看不見的紅線,只要看到對方就會出現,僅有懷抱單戀心情的人能看見自己的紅線牽在喜歡的對象身上,陷得越深就纏得越緊。有點類似花吐吧,不過不會死人【。

告白失敗的話紅線會消失,如果是兩情相悅就會變成兩圈纏在雙方的手腕上。

就是這麼個很蠢的設定。

客串出場的嬸嬸在肝艦娘呢

评论 ( 2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