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也吹,脾气暴躁上班族。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安】欢迎下次再来乘坐(12)

现代架空paro,张副队和小安都是普通人

只是个普通的白开水故事

*年龄操作注意

*OOC、原创人物出现注意

 

把前文来来去去看了五六遍才找回一点点手感

久违七个月的更新,我咸我自豪

我只想做一个跟媳妇儿好好过日子的废提

☆前文☆

BGM:nero – Rain stops,good-bye

                                                                                                                                                                                                                                                                                                                                                                         

        回程的公车在张新杰面前缓缓停下,他看看表,比公司要求的时间晚了4分多钟。

        车门开启,稍微有些谢顶的中年司机,也是张新杰的同事耳上挂着连接话筒的耳机,粗着嗓子超电话的对方喊:“行啦行啦明天放假也不会收班之后去喝酒的,还有一趟,你不舒服先睡了别管我,别折腾夜宵了,啊。”

        看到来人是同事,虽然算不上熟稔,司机还是在通话的间隙朝正在刷卡的张新杰点头。

        “梁哥晚上好。”张新杰回以招呼,收好员工卡便往车中的空位走去。

        接近末班车的时间,车上人算不上多,司机把车停靠好,开着前门一边等乘客一边朝话筒嗑唠:“行行行,我知道啦,锅里的汤我会喝的。”

        张新杰对这种拖延开车的行为表示十分的不赞同,因为最后大多司机都会选择加快车速来补救浪费的时间,但一般乘客也没什么意见,也懒得说啊。

        “好我11点之前会到家的…先不说要开车了,”待车上座位大概被占用三分之一,通话结束,庞大的铁罐随着操作开始活动。

        不成调的口哨声从前方传来,看来司机对这样的捞到并不反感。

        张新杰低头从包里拿出手机,解锁,用了1年多的安卓机有些卡顿,不过并不影响使用就暂时没有换机的意思了。

        他想起安文逸之前认认真真地捧在手里打LL的肾果5s,看起来像是刚买没多久的样子,大概是疼爱孩子的父母送给考上重点学校H大的孩子的奖励吧。

        随意地点开消消乐,玩了两关就被屏幕上花花绿绿的方块迷了眼睛,揉揉发酸的双眼关掉游戏,微信的提示音从手机里传来。

 

        是一个新好友申请的提示。

 

        张新杰点开对方的资料,面对由自拍照片做成的头像端详了两分钟,才想起这应该今天跟自己相亲的女孩子——25岁,公立幼儿园的幼师,重点是本地户口。

        然而这脸的形状看起来并不对啊,这头像看起来的是一米六五,95斤,真人怎么看都感觉是一米六105斤。

        出于礼貌还是接受了对方的请求,礼貌上应该主动给对方打招呼,张新杰想了想,还是打算等回家再说吧。

        几乎是同时的,提醒朋友圈有新消息的红点亮起,张新杰随手点开,第一条看到的就是他自己——正确来说是被偷拍的自己。

        没有任何配文,更加引人想象。

        想起刚才在咖啡厅的时候相亲对象的确是有拿出手机拍照的动作,但他只是以为她也像时下女孩子一样习惯在吃东西之前拍张照片到社交平台上,也就没有多想,没想到对方镜头对准的,是坐在她对面的自己。

        微微皱眉,张新杰并不喜欢在社交平台上公布自己的照片,即便是没有露脸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有能力把自己拍得瘦十斤的女孩拍照即使也算不错,在昏黄的灯光之下,张新杰右手握住咖啡杯的把手,杯子微微抬离桌面,左手自然放平,从平整的衬衫袖子中露出的表盘反射着微光,让张新杰看起来居然有股精英金领的感觉。

        再次刷新,张新杰看到那姑娘发出两个脸红的表情,大概是在回覆别人的留言,他已经能想象到对方发照片的目的了。

        然而这照片着实拍得不错,自入职之后除了证件照几乎没有拍过照片的张新杰顺手点下保存的键。

 

        继续往下拉,信息没更新几条,但光是那姑娘的就占去三四条了,张新杰在这期间发现安文逸难得也发出了朋友圈。

 

        什么配文都没有的一张照片灯光昏暗,安文逸手上抱着一大只泰迪熊,脸上的表情比周围的环境还黑,隐约能看到背后有几个屏幕亮着光,该是网吧或者游戏中心之类的地方。

        一个不留神拇指在图片上停滞了较长的一段时间,手机的屏幕有点失灵,竟然顺着动作将图片保存了。

 

        “期中考结束了?”

        张新杰可没忘记之前自己给安文逸作出的代练约定,但他今天没有料到会在商业街遇到账号卡的主人,便没有把卡带在身上。

 

        鬼使神差的,张新杰久违得发出了除了转发公众号消息的朋友圈。

        “作为交换”

        配图是刚才从相亲对象处盗来的照片,当然没有忘记屏蔽掉照片的拍摄者。

 

        终点站到达,张新杰依然没有收到安文逸回覆的消息,张新杰收好被握得有点发烫的手机,没有从后门下车,反倒是到前门给司机道别。

        “我说小张你蛮好的一小伙子,咋整的现在还没媳妇儿呢,”说着已经带上老态的那张脸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家里有个人惦记着,再苦也能撑下去啊。”

        “嗯,有合适对象的话会尽快的。”

        “那可得加把劲啊,别让我省一笔份子钱。”

        “嗯,”张新杰点点头,露出微笑,“先谢谢梁哥了。”

 

        —T B C—

 

重感冒有点头晕…先短小地更一段复健…吃药睡觉去

 


评论 ( 18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