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隔壁村旅館的床單半價啊!(1.5)

刀劍亂舞 · 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広

還是那個亂七八糟的現代驅魔師paro

首先要跟大家說聲抱歉,我拖了這麼久才更新↓


這是十分無聊而且短的過度章節,看不看都行

(1)在這裡,至於為什麼是1.5 因為我卡的很厲害

文題neta了男高日常,上一節後端讓鶴ball玩了一下LOL的梗【

BGM:nero - 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

                                            

        「你這是什麼眼神……」

        面前的付喪神坐得端正,背脊挺得筆直,但在說完上面那句話之後又亟不可待地將面容埋藏在掛在身上的白布之中。

        三日月聞言一愣,稍稍坐正身子,目光凝聚在對方別開的翠眸上。眼神十分的銳利,偶爾轉動一下眼珠,用餘光關注四周的狀況。

        ——就像野貓,對首次給自己灑下小魚乾的人類充滿了警惕。

        沉默橫亙在一人一妖之間,三日月沒有急著出聲,反倒是從枕頭底下掏出手機,確認沒有重要的消息被遺漏之後便打開內置的休閒小遊戲。

        「是床單…沒有洗乾淨嗎?」

        對方一本正經的話語打破了這僅有遊戲操作也的靜默。

        「噗——」三日月忍俊不禁,順手把鎖好屏的手機放在盤坐著的腿旁,習慣性伸出左手手臂撐起下巴,劇痛立即從還在滲血的傷口處傳來。

        三日月皺眉,目光依然投放在對方身上,卻在無聲中完成用右臂替換左臂的動作。

        「你叫什麼名字?」

        付喪神緊閉雙唇不語,也是,妖怪一旦被他人,尤其是擁有強大靈力的存在知曉其名,很容易會陷入被對方束縛控制的境況,若果「主人」心術不正懷有邪念,更可能被利用壓榨去做一些傷天害理的歹事。

        但顯然,「三日月宗近」不需要使用這樣的伎倆,也能輕鬆辦到。

        床單的付喪神也明白這淺顯的道理,沒有過多的掙扎,就將相當於自己的底牌的名字道出:

        「山姥切…國広。」

        發音讓三日月沒由來地感到熟悉,思考片刻,想起前陣子無意中在電視上看到過的廣告。

        似乎是某個著名的老字號床上用品品牌,原本公司名字是以名刀「山姥切」命名的,後來在新任當家上任之後改組了某些部門,整改了某些家族企業帶來的弊端,便改名為「山姥切國広」。這家以質樸實用、價格親民為賣點的公司在整改初期因為宣傳力度不足夠還曾經鬧出被人以為這是冒牌的笑話。

        輕輕撫摸被自己壓住的潔白床單,三日月在心底默默地計算:

        一般的付喪神,需要經歷百年無人問津的歲月,以及吸收天地精華、積聚怨念或者感受佛性跟靈力之後得到靈魂,才能化成妖怪。

        「山姥切」品牌從創立到現在僅僅經過不足五十年的時光,品牌改組更是不足二十五年,是什麼讓他能跳過這漫長過程快速成妖的呢。

        對方身上透出的氣息很清冽,該是沒沾染過於濃重的血腥怨氣,那麼三日月倒是想起了,一個比較「便捷」的「途徑」。

        假如不挑明,假裝不解含笑提問,對方會露出什麼表情呢?

        「非常抱歉,冒昧害你受驚了,」三日月露出和善的微笑,「付喪神先生,我能稱呼你為山姥切君嗎?」

        山姥切此時終於擺正視線,眼神裡面依然帶著警惕,但還是不可置否地點點頭。

        「我是三日月宗近,如你所見是一名普通的人類驅魔師。」

        「嗯,」從鼻腔中發出聲音,是與清秀容貌相悖的低沉,聲音主人似乎平素也是不太願意說話的樣子,「之前困擾旅館大家的怨靈,也多得你驅逐了。」

        「這也是拿錢辦事罷了。」三日月聳聳肩,倒是沒有把一貫在客戶面前維持的清高形象擺出。

        「非常抱歉打擾到你的睡眠了,」山姥切繼續開口,也不在意三日月究竟是不是表裡如一的驅魔大師,隨後抬手指向在他身邊發出些微金光的縛印,「請你把對我的束縛解除,相信你也明白我是無法對你做出任何不利的舉動。」

        因為實力相差實在不是一般的大,只怕山姥切還沒來得及動手,三日月抬手揮出一個結印便能讓他灰飛煙滅。

        而且被陌生的靈體在黑暗中盯著睡覺,難道不會覺得不自在嗎。

        三日月維持剛才的微笑,輕輕抬手一拍身下的床單,山姥切身邊的束縛便被完全解除。

        「是我的動作太魯莽了,」三日月臉上懷著歉意的表情,「束縛已經解除了,今天使用的靈力也不算少,那就先晚安了。」

        三日月重新躺下,將柔軟的被子蓋到下巴以下,代表著三條家家主身份的兩彎新月被薄薄的眼瞼遮蔽,隨之發出綿長的呼吸。

        黑暗對山姥切來說完全不是剝奪視覺的因素,這種深夜當中,房間內的一切依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T B C

悄悄說,下一節可能會有點黃【閉嘴

评论 ( 5 )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