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あなたに捧げる花

畢業論文修羅期解壓產物

很短,搞(wu)甜(liao),OOC

邏輯像是辣雞一樣請不要深究


大概是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広

一堆廢話

順說我4.16生日…【要點臉

                                                                


                                                                


        ※※※


        今天的田當番,山姥切国広依然是帶著一身泥汙結束工作。

        將工具收好放入田地旁邊的雜物房之後,山姥切隨意拍拍手抖落沾在上面的污泥,活動活動因為勞作而有點發酸的身體離開本丸之後的小農場。

        天氣正好,仲春的本丸到處都充盈和煦的氣息,逐漸上升的氣溫喚醒了萬物,蝴蝶掠過山姥切的髮梢往前方的花園飛去。

        順著那絢麗的色彩看去,山姥切能看到本丸裏面活潑的短刀們圍在花園的的涼亭之中,似乎在忙活些什麽。

        “這個…亂醬你做的花冠真好看,送給一期大哥的話他一定會很喜歡的。”

        氣氛熱烈,短刀雀躍的聲音讓山姥切按捺不住好奇心偏離了本來回去房間的路線,往涼亭走去。

        作為中心的亂被矮小的其他短刀圍在中間,他的面前放著一個花籃,裏面裝著各種各樣的花多,大多是野花。

        亂纖細的雙手將一朵朵花串聯成花冠,圍在旁邊的短刀幾乎每人頭上都有一個,很是可愛,就連坐在角落繃著一張臉的小夜頭上也有,手裡小心翼翼地捧著兩個尺寸較大的花冠。

        不知道是誰說出:

        “咦那不是山姥切哥哥嗎。”

        瞬間山姥切被眾多視線注視,習慣性地感到不習慣,山姥切低下頭想將臉藏在破布之下。

        攏好遮掩用的白布,山姥切朝他們點點頭就打算離開,卻在抬腳的瞬間被扯住了白布的一角。

        回頭一看,是表情戰戰兢兢的五虎退。

        “這、這個,亂醬說,給您的…不好意思打擾了。”

        山姥切看看五虎退捧著花冠懸在半空的雙手,實在是說不出什麽拒絕的話,剛抬起手才發現自己雙手還沾有泥漬,胡亂地在披布上擦擦,才用雙手接過花冠。

        “謝、謝謝。”山姥切悶聲回答。

        五虎退回到短刀的包圍圈之中,一群小孩模樣的附喪神笑笑聊聊,繼續進行他們閒時的消遣。


        ※※※


        花冠上僅有兩種花,花瓣橢圓的粉色無名小花旁邊綴著點點滿天星,山姥切覺得這兩個淡淡的顏色搭配起來也挺好看的。只不過…

        “給我送這樣的東西有什麼意義呢……”

        山姥切不可能像短刀們那樣將裝飾品戴到身上,也沒有在自己居所擺放裝飾的習慣,而且就算是將花冠作為擺設放在房間之內,用不了多久這等漂亮的心意也會凋謝。

        放慢腳步往本丸中設置給刀劍們生活的區域走去,山姥切脫掉鞋子踏上木製的走廊地板,剛邁開步子就發現迎面走來的,是和往常一樣在閒時就穿上土氣居家服的三日月宗近,也是他的室友。

        穿著即使滑稽,也沒能損減他的華美,如畫的眉眼在對上山姥切的目光時愉快地彎起兩枚新月。

        “啊,山姥切君,工作結束了?辛苦了。”

        “比起長時間的遠征這並不算什麼。”

        “哈哈,說的也是。”

        在談話的期間山姥切不自覺地往旁邊挪了一步,算是給對方的前進做出的讓路,但對方也還只是微笑著,沒有離開的意思。

        “你是要去哪裡嗎?”說實在的山姥切並不想和三日月共處太久,便率先發問。

        “也並不是要去哪裡,只是覺得天氣不錯,出來隨便走走。”

        “那麼先失陪了,”山姥切說著,越過三日月往自己的房間方向走去。

        “披在身上的布沾上泥了,沒關係嗎?”

        山姥切聞言,打量了一下包裹著自己的破布,的確是沾滿泥污,不甚好看。

        但對他而言,“好看”什麼的從來都是不需要的詞語。

        “不去洗乾淨的話,會被燭臺切君硬拽下來拿去清洗的哦。”

        山姥切動作一頓,抓著白布的一角,步伐方向往洗濯室扭去。


        ※※※


        看起來百無聊賴的三日月也跟著山姥切而來,只見他解下髒布丟在木盆里,隨後脫下運動服外套蓋在頭上,然後舀起水池裡面的水打濕布料,搓洗了起來。

        一同帶來的花冠放在旁邊的矮凳上,然後三日月把它拿起,順勢就坐在山姥切旁邊。

        彎腰使勁讓披布變得比較乾淨,山姥切完全沒有留意到三日月此時已經站起來。

        覆蓋在頭上的重量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輕柔的搭在髮絲上的觸感。

        “什麼……?!”

        山姥切顧不上雙手還沾著泡沫,立馬回頭對三日月發出抗議,三日月爽朗地笑著,把外套交還到對方手中。

        摘掉頭上的花冠,山姥切開始沖洗破布上的泡沫。

        三日月則是像剛才一樣,腿上放著花冠安靜坐好。

        等終於結束洗濯,山姥切盡力擰乾布里的水分站起來,“你這樣干坐著究竟有什麼意思啊?”

        “只要看著你就覺得很有趣啊,”三日月站起來,嘴角銜著溫和的笑意,“這個花冠雖然一點都不華麗,但是很好看呢,就像你一樣。”

        “……好看的是你吧。”

        “嗯嗯。”三日月露出深表同意的表情點頭。

        “我去把它晾起來。”


        ※※※


        即使已是仲春,夜晚的本丸,風吹過的時候還是讓人升起寒意。

        三日月披著厚外套,端正地坐在宿寮前的走廊,看著前方被飄落的櫻雪,月光的照耀下似乎泛起銀光。

        耳邊傳來了腳步聲,隨後在他身邊停下。

        有什麼強行被放上了自己的耳郭之上,柔軟微涼。

        三日月抬頭,對上的正是山姥切沒有遮蓋在白布之下的臉,月光下那張漂亮的臉,有些朦朧。

        “山姥切君這是什麼意思啊哈哈哈,好歹讓我把頭巾先取下。”

        “被風吹下來的,就這樣爛在泥土上怪可惜的。”

        “你這是在給我送花嗎?”

        山姥切沒有說話,別過臉嘟囔道:“還,挺適合你的…”

        三日月笑著將花朵取下,躺在他手心上的,是一朵淡粉色的山茶花。


        ——完——


5點了,低血糖,手抖眼花,肚子咕咕叫。

國醬的花冠是風雨花+滿天星

 @生きる意味 

你要的椿,我盡力了,去睡覺; ;


评论 ( 6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