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Reload

刀剣乱舞

三日月宗近 + 山姥切国広

爺爺少出場,大概是友情向

我在努力地寫嚴肅向泥萌不能笑我

總不能真的從頭黃到腳嘛

腦洞來源是全職的同人《愛的戰士王不留行》←好棒好棒的   

                                                                                                                                                                                                                                                                                                                                                                                                                                                                                                                                                                                

        ※※※


        山姥切国広意識到自己並不是一般地存在于現世的生靈時,與他同隊的刀劍們似乎都沒有認清這個衝擊性的事實,甚至可以說是對他們自身的存在毫無疑問的。

        但山姥切知道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什麼2205年,什麼“歷史修正主義者”,什麼附喪神,都只是由人類的想象和虛構所生出的。就連自己引以為豪的強大實力,以及那些征戰沙場的熱血,內番工作時候的閒適恬靜……

        這一切,都只不過是由人類所創造的一個名為“遊戲程序”的概念給山姥切開的一個玩笑。

        現在是2015年,實物的山姥切国広還在人類社會以藝術品的身份被珍藏起來,而在這裡的山姥切国広,只是連模型刀都算不上的一堆由0和1組成的數據罷了。

        不過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山姥切和其他刀們總是無法看清審神者的相貌,為什麼明明心裡想著戰鬥時候要用魚鱗陣出陣的時候,在出手后卻變成了方陣或者橫陣了。

        因為自己只是遊戲程序的一部分,一舉一動都被他人操縱在手上嘛。

        但山姥切每次想開口對同為堀川派的兄弟闡述自己的發現時候,喉嚨就好像變得被棉花堵住一般怎麼都無法發出聲音。

        “反正等人類厭倦了這個遊戲之後,我也會消失吧。”每次出陣的時候,山姥切重複著砍殺的動作,以前總是能專心致志地對付敵人,此刻卻生出了二心。

        “總有一天,我會消失。”

        ※※※

        暫時不需要出陣,操作者安排他們到演練場和別的審神者隊伍對戰訓練。

        演練場上艷陽高照,山姥切卻知道,電腦外的操作者把他們丟去演練,輕輕地說了聲:“啊下雨了,收衣服收衣服。”

        伴隨著只能傳到山姥切耳中那淅淅瀝瀝的雨聲和拖鞋趿拉的聲音,戰鬥開始。

        演練的兩隊人馬分別從演練場的兩端進發,不一會兒,山姥切就看到對方六人的隊伍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但無論他們採用什麼陣型,操作者選擇了橫陣,自己也只能指揮隊員以橫陣進攻。

        對面六人全是太刀和大太刀,而山姥切作為他所在的隊伍中唯一一把打刀,機動性當然是不遑多讓的,便不由自主地往前衝出。

        明明不想說出這句話的。

        “對方都是有名的刀劍…而我却是…”

        該死的系統設置。

        山姥切埋在白布之下的雙眼緊盯著前方,站在他正對面的恰是所有刀劍中最為美麗的三日月宗近——同時也是對方隊伍的隊長。

        身體不由自主地往那一抹深藍色衝去,山姥切雙手將刀具舉到齊胸高度,用盡全身的力氣往對方披著華美甲胄的胸口推去。

        刀刃向上,落刀點應該在心臟稍下沒有防具的那處。

        只要捅進去往上挑刀,弱點就能被凶器割裂成兩半。

        視線對上,只見三日月綻出了微笑,眼底閃過一抹金光。

        “雖然我輸掉也可以……”

        語出瞬間抽刀出鞘,自下抬起手臂,動作一氣呵成,只一瞬間刀背與刀刃相接。

        精鋼碰撞發出“鏘”的一聲,山姥切對三日月的攻擊被硬生生打斷,混戰也以此為信號拉開帷幕,耀眼的陽光之下一道道刀光劃過。

        平時甚是積極的山姥切看著眼前不斷閃過的銀光,亮晃晃的,眼睛有些花。

        山姥切一晃神,右肩成為了三日月的攻擊重點,雖然最後還是回過神來躲避過這能把手臂完整砍下的攻擊,手臂上還是不可避免的被劃出一道深長的血痕,如注的血流將整個右衣袖染成更濃的紺色。

        右手變得冰涼,抓住刀柄的力度不由得減輕。

        三日月眼神一凜,往前一步用刀背狠狠往手腕上敲去,山姥切悶哼一聲,指關節不甘地一一打開,手中的刀不堪重負似的跌落,沾染上黃土。

        順勢抓緊手中華美的刀,三日月毫無猶豫地將刀劍逼近已經手無寸鐵的山姥切心口,會心一擊湧向那個眼神涼薄的青年。

        山姥切面對攻擊下意識後退一步,腳下像是標準結局一般出現了小石塊,失血過多的他沒能穩住身形徑直往後倒下。

        但戰鬥還在繼續。

        “真熱鬧啊……”山姥切囁嚅出聲。

        白布早已滑下,沾上猩紅和泥土,鋪在地面上的金髮明明被照耀在陽光之下,卻似乎失去了原有的光澤。

        這偽造的陽光真礙眼啊……

        山姥切閉上了雙眼,身體被熒光包裹住消失在演練場之上。


        ※※※


        最後兩隊人都傷痕累累地退出了戰鬥,山姥切所在的隊伍以極小的優勢勝出。

        剛才還白刃相對的12個人此刻由審神者的靈力……啊應該是由系統自動修復之後稍事休息,雖然不是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意,但之間的氣氛倒是像生意席上的合作人一樣,都帶著禮貌和謙虛,性格活躍的就和對得上話題的刀笑笑聊聊,內斂寡言的就跟在隊伍後邊,兩隊人和雙方的審神者往山姥切所在的本丸的宴會廳走去。

        坐席按照隊伍的排位設置,山姥切盤腿坐在蒲團之上,面前的矮桌放著製作精緻的菜餚和飄香的清酒,但他一點食慾都沒有。

        場面融洽,挺直地跪坐在山姥切前方的三日月捧起酒杯淺淺的呷酒,不時和審神者還有其他刀劍搭話。

        山姥切卻怎麼都坐不住了,和大廳裡面的人扯了一個“太累了先回去休息”的理由便急步離開這個讓他透不過氣的地方。

        真是諷刺,數據也學人類透氣。

        山姥切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便背靠著紙門無力地坐下,抬起右臂一看,不要說傷口,連被割開的衣料都被全數修復好,皺眉看著原本應該有裂痕的那處,隱隱泛起了一陣綠光,想是數據在急速運轉填補起被破壞的那部分吧。

        “三日月大人,”此時門外響起五虎退帶點怯懦但脆生生的嗓音,“主、主上安排您今晚跟山姥切隊長一個房間休息,這、這裡就是。”

        “嗯好的,謝謝。”

        “沒、沒有!招待不周,您、您原諒,不好意思……”

        隨後木門被敲擊的聲音響起,山姥切連會話的慾望都沒有,直接伸手將紙門拉開。

        來人一點都不生疏地抬手就在墻上找到電燈的開關,室內頓時明亮起來。

        “哈哈,山姥切君這樣的態度,”三日月順手帶上門,也學著山姥切的樣子靠門坐下,“莫非是今天我下手太重讓你懷恨在心了嗎?那我在這裡給你道歉。”

        對方爽朗的笑聲讓山姥切心裡升起了焦躁,回道:“不需要,承受不起。”

        “反正馬上就會被修復好,這不需要在意。”

        低頭把表情埋在白布之中,山姥切語氣冰冷地開口。

        “啊哈哈,”對方再次發出讓山姥切不爽的笑聲,輕描淡寫的語氣說出來的話卻令山姥切的身體為止一震,“你也發現了吧,程序的事情。”

        山姥切沒有回答,但明顯的動搖毫無保留地披露了他的心思。

        三日月沒有說話,只是將別放在一邊的太刀從刀鞘里抽出,輕輕在手心劃出一道口子,鮮紅的血液留下,滴在榻榻米上,但很快就化成綠光消失,白皙的手指平攤在山姥切的面前,觸目驚心的傷口上凝聚起的綠光馬上將傷口修復好。

        “我說的是這樣的事情,你應該明白吧。”

        “對啊,我們全部都是數據,”山姥切抬起頭,直視對方的雙眼,“這樣也沒有什麼天下五劍和仿製品的分別了。”

        “哈哈你說的好有道理,不過是殺人的兵器罷了,也不需要什麼高低之分。”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猶豫許久,山姥切才拋出了第一個提問。

        “3天前。”三日月語氣平常,就像在討論今天的天氣一樣,“你也發現了吧,我們總是在行軍的時候遲遲收不到前進的指令,那天我和往常一樣帶隊,又是呆在分岔路上半天不不動,想擅自行動卻怎麼都沒辦法,過了一會兒就聽到一把女聲從天上傳來‘啊啊啊又不小心畫圖畫到忘記點遊戲了’。”

        三日月捏起嗓子假裝女聲,本來醇厚的聲音此時變得詭異。

        “然後我一直關注大家的反應,他們都沒聽到那樣,我也只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了,”三日月繼續說,“你呢,怎麼發現的?”

        “雨聲……明明天上掛著一輪明月,在被窩裡面總是能聽到滴滴答答的雨聲……”

        “這可真風雅呢。”

        “今天還聽到主……操作者說下雨要去收衣服。”

        “就在演練的時候嗎?”

        “嗯。”

        “哈哈哈真是有趣的發現呢。”

        好奇對方臉上的表情,山姥切抬頭,在自己面前的那張精緻臉龐帶著毫不掩飾的笑意。

        “為什麼你完全不在意的樣子。”

        “因為這是事實,在意也改變不了啊?老人家可不喜歡操這份心。”

        山姥切再次低下頭來,兩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平時山姥切睡眠的被褥旁邊擺上了另一套嶄新的,上面還放著一套看起來就很柔軟的睡衣。

        三日月起身,拿著睡衣往房間內的浴室走去。

        留下山姥切一人坐在那裡,不動聲色心裡卻已經掀起了一番大浪。

        為什麼……能這樣坦然地接受,一直以來的信念,完全只是一場遊戲,連自身的存在也只是為了接受別人的擺弄,為了讓遊戲之外的人休閒取樂。

        一直堅信自己的強大力量,自己是堀川國廣的第一傑作……

        水聲驟然而止。

        三日月帶著濕氣坐在被褥之上,順手將髮飾防具放在枕邊,退去華服的他看起來比以往更加平易近人。

        “啊對了,你能窺探到操作者其他的操作嗎,例如瀏覽網頁什麼的?”三日月說,似乎也沒有要受到對方回應的意思自顧自說,“例如我的聲音來源是一個叫鳥〇浩輔的人類,我覺得還挺不錯呢…啊你的聲源似乎是…嗯…前■智昭?聽起來像是很開朗的名字呢…”

        “……”山姥切起身,換上了運動服,卻不知道用什麼話來形容自己的心情才好。

        沒有穿上外套,山姥切盤腿坐在自己平時休憩的被鋪上,三日月沒說什麼,只是掀起被子躺入。

        “不早了,睡吧。”溫和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山姥切聞言起身關燈,隨後也回到被窩之中。

        “數據模仿人類的舉動生活,有意義么?”

        “是沒有意義。”

        山姥切冷笑,只見對方攏好被子翻動,側身而躺只給他留下一個後腦勺。

        “但除此以為,”良久,山姥切才聽見身邊再次傳來被褥翻動的聲音,三日月隨之開口,“我們還能選擇別的生存之道嗎?”

        語氣中盡是無奈,但當山姥切偏頭去觀察對方的時候,三日月也正好將視線投向自己,藉著窗外的月色,山姥切能看到對方臉上平靜如常的神色。

        “本來擁有心情這種東西,就已經大大地超越程序了。”

        “對哦今天維護呢,那就出門去逛一下吧。”

        這是山姥切入睡前最後聽到的話,清脆的女聲和醇厚的男聲混在一起打入腦內。

        

        ※※※


        又是一天的好天氣,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山姥切的眼皮上,和往常一樣睜開雙眼坐起身,清新的空氣讓他神清氣爽。

        坐直身體稍微舒展了筋骨,身上還帶著些剛醒時候的乏力,餘光瞥到枕邊發現了一抹金色。

        轉身伸手將事物拿起,金黃色的穗別在黑色的帶子上,上面綴著金色的流蘇,看起來像是某種靈物。

        大概是審神者給自己的新裝備吧,那麼就裝上吧。這麼想著,山姥切將飾品纏上了左手的手腕,等疲乏感退去,便站起來去套間裡面的浴室洗漱。

        1LDK居室的門被打開,梳著高高的單馬尾的年輕女子脫好鞋鎖上門連室內鞋都沒來得及換上便直奔放在矮桌上的電腦。

        揭起蓋上的筆記本電腦解除鎖定,瀏覽器還停留在“正在維護”的畫面,隨手刷新便很快進入了遊戲。

        站得筆直的青年映入她的眼簾,手腕上閃過一道金光,但出陣一次之後回到主頁面,青年手腕卻再次回到光裸。

        “果然是剛維護好,出bug了嗎…?嘛先把日課做好吧,晚上還要畫稿。”

        ——E N D——


這是shenmegui……

戰鬥場面果然好難寫

我下次還是乖乖談戀愛吧【x

评论 ( 6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