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子/虾饺
这人什么都瞎几把刷
尽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请不要关注

© XSBLDN
Powered by LOFTER

肌膚飢餓

刀剣乱舞

三日月宗近 × 山姥切国広

R-18注意

 

私設有 OOC嚴重

大概是傻白甜 不要推敲劇情

不老歌/老福特里站地址請往下拉至文中

番外《過敏原》
                                                                                                                                                                                                                                                                                                                                                                                                                                                                                                                                                                                                                                                                                                                                                 

        ※※※

        他總是一個人默默地坐在那裡。

        三日月宗近結束戰鬥回到本丸的時候,天色已經變暗,用過晚餐之後路過後院,他不知道第幾次看到山姥切国広做在本丸後院的大石塊上,垂著頭,偶爾也能看到他穿著便服,但披在身上的白布從來都不會取下。

        三日月認得這把刀,是他上個月帶隊出陣在手下敗將的手中奪過來的,一把美麗而且實用的打刀。

        初次見面是在一個黃沙飛舞的戰場上,還沒由審神者注入靈力化為人形的刀安靜地躺在地上,刀鞘上沾染著擊殺敵人時候滴下來的猩紅血液,戰鬥時候揚起的泥土鋪在上面,髒兮兮的完全看不出刀的原貌。

        “山姥切国広嗎,”他的審神者斜眼睥睨著,臉上的表情居然帶著嫌棄,似乎連撿起的慾望都沒有,“拿回去當強化隊伍的養料倒是不錯。”

        審神者隔著手帕撿起刀具,靈力注入的同時櫻吹雪將她包圍起來,站得筆直的付喪神出現在她面前,山姥切頭上蓋著白布無法看清他的表情,但能感覺到他正在直視審神者。

        “你這樣的眼神,是嫌棄作為仿製品的我嗎。”山姥切語氣平淡地發問。

        “對。”審神者沒有迂迴,直接將心裡話說出。

        聽到對方的話,山姥切渾身一震,隨後低下頭,將表情完全埋入他身上那塊老舊還有些破爛的白布之下。

        隨後審神者走在最前面帶走戰隊,山姥切變回打刀的形態由隊長三日月別在腰間帶回本丸。

        ※※※

        最終審神者並沒有將山姥切刀解或者拿去錬結,也沒有隨意地堆在後院的倉庫之中,但崇尚強大鐘愛使用太刀大太刀為主力的部隊的主上也並沒有對山姥切委以重任。

        但她居然將山姥切安排在三日月的房間裡面住下。

        實際上這個室友對三日月來說形同虛設,早上起來開始工作的時候,他也早已離開房間了,而到了晚上,三日月即將入睡那時,山姥切才會放輕動作地回到寢室,在角落的蒲團上坐下,恢復本體休息。

        唯一可能碰面的時候,可能就是在這樣的晚上了。

        掛在深藍夜空中的月亮接近圓滿,瑩白色的光將整個後院浸在其中,三日月將目光投注到坐在小池塘旁邊的山姥切身上,對方的裹著白色布料的身影在月光下尤其的明顯。

        今天的山姥切沒有將全身都遮蔽在白布之中,從三日月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他此時露出了腦袋,金色的髮絲反射月光煞是好看,俯身面對著水面似乎在端詳些什麼。

        三日月朝那個方向出聲:“山姥切君?”

        山姥切聽到叫喚,往聲源方向看去,看清來人之後,馬上把滑下的白布從新蓋在頭上掩住了那耀眼色彩。

        “這麼晚了還不打算回去房間嗎?”三日月走近池邊,露出好奇的神色附身看著山姥切剛才看過的那一處,“這裡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嗎,能和我這個老頭子分享么?”

        事實上水裡什麼都沒有,這樣的時間,連魚兒都早已沉入水裡休眠。

        “沒什麼,”山姥切悶聲道,攏好身上的遮蓋物起身,抬腳往室內走去。

        在邁出第一步時候山姥切的動作頓住了,手腕被站在身後的三日月緊緊地握在手掌里。

        “等一下,”三日月出聲,“我很可怕嗎,明明是室友卻不願意和我聯絡一下感情?”

        “放手。”山姥切開始拽動自己受到桎梏的手。

        “不。”三日月微笑道,但眼裡露出了稍嫌清冷的光。

        山姥切沒有出聲,只是用力地想要掙開對方對自己的束縛,動作之大連遮在頭上的布料都因為衝力而從髮絲上滑下,整張臉毫無保留地呈現在三日月面前。

        三日月的雙眼因為驚訝而瞪大,動作也不由得放輕,山姥切連整理好遮蔽物都顧不上轉身就跑進了後院旁邊的走廊上。

        此時三日月回過神來,也馬上追上,速度之快完全不符合他所自稱的爺爺的身份。

        其實山姥切也沒有到什麼地方可以去,也還只是用極快的速度回到他和三日月所住的寢室,用盡全力將門扉關上,似乎發出巨大的關門聲就能將一切拒之門外。

        ※※※

        

        紙門被拉開了,漏進了一柱月光,卻沒能照耀在山姥切身上。

        門扉被重新關上,“啪”的一聲,人造的白光充滿了整個寢室,三日月在山姥切一向呆著的角落,這次他並沒有像以往一樣徑直恢復刀的樣子,只是坐在蒲團上抬頭面對天花板發呆。

        “山姥切国広”,這是三日月首次用全名稱呼這把打刀,對方也沒有給予他任何回應,他只好自顧自繼續說道,“發生什麼事了?”

        “別管我。”山姥切回道,聲音裡帶著疲倦。

        “就算消失了也無所謂嗎?”

        聽到這句話,山姥切反倒是回過神來,開始發出不合時宜的笑聲:“哈哈哈,這算什麼?關心嗎?像我這樣的被主人嫌棄的仿製品還真是榮幸啊。”

        三日月沒有正面答話,只是和往常回到寢室之後一樣將身上繁重的戰鬥服褪下換上輕便的甚平,山姥切由此至終都只是低著頭,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腳步聲響起了,白皙的一雙腳背出現在山姥切的視線中。

        三日月蹲下身,抬手揭開對方身上的白布,山姥切出乎意料地沒有像往常一樣反抗,任由美麗的刀劍將布料掀開露出了整個人的輪廓。

        山姥切穿著輕便的運動服,沒有被衣料覆蓋的地方透出了灰敗的顏色,甚至還有些半透明,三日月能透過他的臉頰隱約看見墻紙上的紋飾。

        “真沒想到,主上居然斷絕了你靈力的供給,很辛苦吧,靠著自己的靈力支撐到現在。”三日月的語氣裡面不復剛才的冰冷,語氣輕柔得像是羽毛一樣拂過山姥切的內心。

        “像我這樣的仿製品不值得主上為我浪費神力,消失了正好。”

        “真的這麼想嗎?”

        山姥切點頭,但並不是在聽到對方的詢問的同時就做出的動作。

        三日月露出“我了解了”的表情站起身,起身準備關燈休息,說:“明明派不上用場卻堅持浪費自己的靈力來具現化,沒想到山姥切君這麼急著為本丸減輕負擔啊,我還想著能稍微幫著些,果然是老年人瞎操心了,晚安啦。”

        這次,輪到三日月被別人局限了動作,褲子的一角被山姥切拽住了。

        低頭看著緊緊抓住自己至微微顫抖的手指,無奈地歎氣出聲:“你想怎樣。”

        “請幫幫我,”聲音幾乎是從喉嚨深處擠出來的沙啞,“我…我不想…就這樣…什麼都沒有做…”

        三日月再次蹲下,張開雙手將面前樸素但美麗的付喪神輕輕擁入懷裡,淡藍色的光霧縈繞在緊貼的兩人身邊。

        當懷抱鬆開的時候,山姥切的臉色已經恢復了他們倆初次見面時候的那樣,雖然稱不上是紅潤,但也足夠的健康了。

        看著這樣的的結果,三日月滿意地點點頭,微笑著說:“總會有用得上你的地方的,別太傷心,主上最近是比較疲倦可能顧不上每一把刀,先去休息吧。”

        “謝謝。”

        山姥切下意識拿過自己的白布想再次披上身,三日月此時捏緊拳頭放在嘴邊,打出了一個哈欠。

        “有點累了,晚安啦,”換上家居服也依然美麗的付喪神起身走向床鋪躺下,掖好被子之後開口道,“麻煩幫我關一下燈啦,山姥切君。”

        燈光熄滅,山姥切在黑暗中聽到對方說:“人類的被鋪是很神奇的發明啊,既然主上也為你準備了,就不要浪費嘛。”

        本來走向角落的腳步硬生生停下,三日月閉上雙眼,聽著旁邊傳來布料摩擦的聲音,微笑著進入了夢鄉。

        ※※※

        ★★★啊十八被屏蔽,完整版走→【湯不熱補檔】★★★

        ※※※

        休閒的午後,本丸的主人和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在會客室品茶。 
           “主上。” 
           聽到三日月首次對自己使用這個稱呼,捧著茶杯正想喝下的審神者動作一頓。 
           “三日月,最近出陣的時候怠倦了吧,我可不允許。” 
           “啊哈哈,”美麗的刀具笑著呷下一口茶,“年紀大了動不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審神者抬起頭,直視對面付喪神的雙眼,語氣冷淡開口道:“你想要什麼。” 
           收斂下了笑意,三日月開口說:“山姥切國広。” 
           “這可得看他自己的意願。” 
           三日月搖搖頭,說:“主上的幫助很重要。” 
           審神者放下變溫的茶,微笑回道:“那就按照你所想的去做吧。” 
           三日月聞言微笑著頷首,說:“老人家多活絡活絡筋骨也是好的。” 

          “成交。”

        ——E N D——

评论 ( 26 )
热度 ( 2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