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子/虾饺
这人什么都瞎几把刷
尽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请不要关注

© XSBLDN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安】欢迎下次再来乘坐(9)

现代架空paro,张副队和小安都是普通人

只是个淡而无味的白开水故事

关于蓝蓝路的轮班时间我是胡诌的【

传送门→(1)

                                                                                                                                                                                                                                                                                                                                                                                                                                                                                                                                                                                

        ※※※


        安文逸在步行街里面的麦当劳工作,正在他上次跟张新杰提及的手工甜品店对面。

        刚才在车上看到波棍菊爆的画面太美,车上一片哄笑,不过也有人一边笑着扶起大概是失去了第一次的大叔,让他忍不住拿出手机偷拍,当然这么做的人也不止他一个。

        有人在拍照之后还在操作些什么,大概是发微博或者发朋友圈吧,安文逸觉得这样的糗事曝光的话对当事人来说还是挺过分的,不过安文逸终究还是怕会被卷入麻烦之中就没有去提醒大家不要发了。

        倒是驾驶席上的司机先发话了:“哥们儿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哎哎哎那边那个说你呢拿着那个什么熊手机壳的妹子别拍了。”

        被点名女生慌张地收起拍照的动作,脸上露出困窘往四边看看,低下头看着手机不说话。

        骚乱停下,司机再次发动公车,忽然间想起什么拿起了车上扩音器的话筒:“刚才拍照的笑过就算了,别特么去发微博朋友圈啊。”

        安文逸本来就没打算去发,但这样让人笑得不行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想和朋友分享。

        滑动屏幕在通讯录上看了一圈,感觉发到同学那里还是会被传出照片,而且跟同学也没要好到看到什么都想分享的程度。

        在将近拉到通讯录准备退出选择的时候,安文逸看到了张新杰的名字,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将照片给对方发过去了。

        没有马上收到回覆,在座位上的安文逸偏头看着路上不断划过的楼房街道,开始想象张新杰看到照片时候的表情。

        是会和往常一样用一张平静的脸来面对然后退出对话框,还是会像微博的哈哈党一样虽然觉得好笑但还是比较冷静地打出一串“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铧”呢,又或者,真的在看到的时候无法抑制地笑出声音?

        安文逸希望是最后一种。

        只可惜没能有机会亲眼目睹。


        ※※※


        工作时间是从上午10点到晚上8点,中间共有2小时的休息时间,主要负责前台的工作,安文逸1米75的个头虽说在现在普遍能长得高大的男生之间不算拔尖,但和其他几个前台的女店员一对比就显得鹤立鸡群了。

        周六的客流量比较大,午餐时间前还算好,刚换上工作服站在收银机后面他还能摸摸鱼和其他店员聊聊天,内容也无非是一些八卦或者全世界都知道的新闻,安文逸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微信,同学群里面倒是聊得热火朝天,但他所期待的回覆却依然没有到来。

        明白两个人的关系也不亲近,也明白张新杰的年龄似乎呃不会是为了这种事情激动的人,都拿安文逸心底里还是有些小小的失望。

        11点刚过,餐厅里面的客人陆续变多,前台之前开始排起队伍,安文逸操作收银机和打包套餐的手几乎没有停下来过。

        期间有两位金发碧眼的顾客被只有高中学历的同事推到自己的面前,原因是自己是唯一的大学生。

        安文逸心想经理也是大学生啊,而且按照年龄看来,他也只是条只有高中学历四级还没过的大一狗。

        英语的话,他纸面上的成绩还算是不错,但面对真正的鬼佬,口语就还是弱爆了,磕磕碰碰地给客人点好餐,安文逸看到自己面前的队伍又变长了,偷偷的舒口气继续工作。

        好不容易熬过了午饭时间,安文逸已经饿得有点发虚,赶紧和来替换他的同事换了班,工作服都来不及换就在休息室捧起半冷的快餐饭啃起来,等饥饿舒缓了些才慢慢拿出手机来看。

        张新杰依然没有新消息回覆给他。

        自己果然做了多余的事情,也许在对方看来自己这样的举动可能还算是很幼稚的。

        安文逸把手机放回口袋,了无兴致地继续扒拉起盒饭,冷硬的饭粒让他食欲减低了不少。

        放下还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快餐,安文逸看了眼挂在墙上的失踪,离上班还有大半个小时,昨晚在张新杰家里因为有点认床睡得不太好而且还起早了,现在精神怎么说也算不上很好,他便随便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闭目休息。

        想到张新杰扶着眼镜一本正经地说“你昨晚没有告诉我”的样子,安文逸觉得有些好笑,就算自己没告诉别人一般礼貌上来讲不是都会说声“抱歉打扰你睡觉了”之类的话吗?

        荣耀的大神,果然好难懂啊。

        不过,张新杰给他的感觉很像一个高学历人才,怎么会去开公车呢。

        在稍微地接触了解那个人之后,就会有欲望深入更多。

        人类的好奇心真可怕,明明只是两个游戏里面认识的人,说清楚点,就是本来不应该对自己日常生活造成影响的人。

        安文逸还是忍不住想去知道更多。

        无论是比赛冠军的荣耀大神石不转,还是兢兢业业的公交司机张新杰。

        

        ※※※

        

        晚上8点,安文逸准时上班,换下了工作服在厕所里面洗了把脸,站了一天的腿拖着酸软的脚步离开了餐厅。

        快到2点才吃的午餐,现在还不算太饿,但不吃的话等会要吃宵夜对身体也不太好。

        不想去太远吃饭的安文逸便转身回到餐厅,点下了一份麦香鱼套餐,给他下单的是餐厅工龄最长的阿姨。

        等他坐下撕开包装纸的时候,发现阿姨偷偷给自己多夹了一块鳕鱼饼,但是比在下边的那块要薄一些,餐厅偶尔也会出现规格不过关不能卖出的食材,经理一般是闭着一只眼让员工吃掉的。

        安文逸心里还是有点发暖的,微笑着咬下。

        那么张新杰呢?一个人住在理家乡这么远的地方,虽然安文逸知道他会好好照顾自己,不过没人关心的话还是会寂寞的吧?

        啧,怎么又想到他了,虽然受到不少帮助但两个人终究才认识1个月左右啊。

        快速解决了快餐,安文逸自觉地把垃圾倒进垃圾箱,和同事打了招呼离开了餐厅。

        开门就看到之前说要请张新杰喝的那家店,灯火通明正是生意好的时候。

        安文逸打开背包确认保温壶带上了,犹豫了一下,往甜品店里面走去。

        “我想要一杯芒果冰沙外带,用这个装可以吗?”安文逸扬了扬手里的保温壶,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服务生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说要去问问老板,然后就到吧台上问了一位正在调制饮品的漂亮女性,只见对方点点头,然后服务生回到自己的身边,接过了保温壶。

        “您的这个杯子尺寸有点少,分量会变少但是价格一样的,可以吗?”

        安文逸说没问题,然后追加了一份巧克力毛巾蛋糕。

        店里生意很好他点的东西到得有点晚,装在一个别致的纸袋里面,安文逸看看时间快9点了,马上转身想去赶上最后一班的公车。

        出门前安文逸听到清脆的女声对自己说:“希望你女朋友会喜欢。”

        来不及解释安文逸只能笑笑点头离开。


        ※※※

        

        上车的时候安文逸见到了今天出现在自己脑内多次的那个人。

        “张师傅吃饭了吗,”安文逸坐靠前位置,开口问道。

        “还没,”张新杰说,“等下回去吃,你呢。”

        “在打工那里吃了,张师傅辛苦了。”

        “没什么,习惯了。”

        安文逸想起自己好像在张新杰的床头柜上见过胃药的踪迹,随后开口道:“还是多注意点比较好。”

        “嗯。”

        张新杰没多说话,只等人齐了就马上发动车子。

        而他也不会是那种开车时候侃大山的司机,安文逸也就拿出手机刷起了微博。

        接近一小时的车程就在安文逸被微微地晃动弄得快要入睡之前结束了。

        安文逸没有在H大停车,直接坐到终点站想取回自己的自行车,在下车之前他没有像往常一样依照规矩从后门下车,而是径直走向张新杰。

        张新杰正在仰头喝水,对上了安文逸的目光。

        “怎么了?”

        “这个……给你,作为昨晚留宿和上次请吃饭的谢礼。”

        张新杰从善如流接下,看到包装就了然内容物的身份了,看起来并不便宜。

        “让你破费了。”

        “没有啦,张师傅你赶紧去吃东西。”

        “好,”张新杰难得露出了称得上是温和的笑容,“谢谢关心。”

        安文逸别开视线,嘟囔着不用谢,然后说时间不早了要回去了。

        张新杰看着对方前门明明是打开的情况下还是从后门离开的身影,不禁露出了笑容。

        “今天的照片笑了我半天,好久没笑的这么高兴了,谢谢你了小安。”


        ——T B C——

这里的小安才18岁还有长个儿的空间呢,所以我就没写成178了,不是bug,提一下

给老婆比自己高的张司机点蜡

评论 ( 15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