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地摊文学❤
qzgs魏/安双担,新杰墙头
日圈各作品杂食,日系手游中毒
感谢关注

防具缺失

還是這個

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広

試著打三日姥的tag玩兒一下【你

OOC,一如既往【老韓臉

我家的老頭是個浪漫的老頭!

      對不起夏目漱石先生我又把你的梗挖出來了  

                                                                                                                                                                                                                                                                                                                                                                                                                                                                                                                                                                                                

        “山姥切君,沒事的話來陪我這個老爺子喝杯茶把。”

        山姥切不知道為何貴為天下五劍之一的三日月總是喜歡在閒暇的時候找自己結伴消磨時間,他曾經陰暗地想象三日月會在背後向其他名刀嘲笑自己,說山姥切国広是把沒用、愚蠢而且粗鄙的贗品。

        就像某些女性會一邊和不如自己的女孩交朋友,再一邊暗自用對方抬高自己那樣。

        但實際上三日月完全不需要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他面對自己時表現出來的謙和跟關照都是發自真心的,這讓懷著惡意揣測對方的山姥切開始懷著愧疚的心情,無法拒絕三日月對自己表現的善意,久而久之,與美麗的付喪神共度閒暇的時光成為了山姥切的習慣。

        這天,三日月邀請山姥切到他的房間裡面品茶,對方純熟地使用茶具,動作優雅但快捷,可謂是風雅至極。

        雖然明白自己的的確確是刀匠堀川国広的第一傑作,在戰鬥中也從沒拖過大家的後退,但山姥切面對這個仿佛每時每刻渾身都散發著光芒的三日月的時候,還是只會把自己的臉更深地埋進遮羞的白布之中。

        “為什麼你還是要把臉遮住呢,”一杯清茶輕輕放在山姥切面前,帶來的是三日月的歎息,“我說過的,主上也說過的,你很漂亮,也很強,是不是仿製的這一點,根本不用在意。”

        山姥切想反駁“像你這樣的名劍怎麼可能明白我”,但最終還是將這句話隨著茶水嚥下,面無表情地出聲道:“別說我漂亮…”

        “哈哈哈,但你的確是把好刀啊……”三日月笑著,也拿起屬於自己的茶杯呷飲起綠茶。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斷續地進行著對話,實際上山姥切完全不覺得這樣的交往有趣,但對方總是一臉趣味盎然的表情,山姥切也不好說什麼話拂了對方的興致。

        直到半掩的紙門外漏入橘黃色的陽光,屋內也開始需要點燈的幫助才能看清的時候,山姥切放下茶杯,起身和三日月告辭。

        “已經要回去了嗎?”三日月也放下茶杯起身,像是想要送山姥切走那樣。

        “嗯,”山姥切點頭拉開門扉,側頭對三日月說,“茶很好喝,謝謝款待。”

        此時三日月卻緊跟著在山姥切身後離開了房間,山姥切回頭,不解地看著對方,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三日月只是搖搖頭,微笑著開口說:“在房間坐太久了,老人家起身來活動活動罷了,有興趣陪我這個老頭子散步嗎?”

        山姥切不可置否,兩個人一前一後地在本丸木質的走廊上踱步前進。

        等來到山姥切個人房間的面前時,三日月也是沒有要回去的意思。

        “那麼先失陪了,明天見。”兩個人站在那裡,山姥切看著一臉淡然微笑的三日月最終還是先憋不住動作。

        此時垂在身邊的手腕卻被抓了起來,山姥切驚愕地回頭,視線正對上的是三日月那雙清澈明亮的眼。

        容不得山姥切掙開,三日月便抬手將堪堪蓋在山姥切頭上的布料撥開。

        “放手!”

        山姥切想伸出沒被抓住的那隻手將白布拉好,卻被三日月的另隻手捕住按下,雙手被牢牢地梏在三日月的手裡。

        三日月抬起手來,下意識閉上雙眼躲避,此時額頭上傳來微溫的觸感,山姥切故意留下擋在臉上的前髪被三日月全數撩起。

        “這麼美麗的劍卻被嚴實地遮掩住,真的是太可惜了。”

        三日月的臉靠的極近,連鼻息都像是要鋪在山姥切的距離。

        山姥切睜大雙眼緊盯著,對方瞳中金色的新月混著夕陽的暖光投入自己的眼內。

        “月色……”

        真美呢。

        隨後光裸的額上傳來另一抹更為熾熱的溫度,但只停留了片刻,山姥切回過神來的時候,壓制自己手腕的力量已經消失,視線已經恢復了一貫被前髪遮擋的微暗。

        三日月微笑著,目送自己身前的山姥切慌忙拉開門扉躲進他自己的房間裡面。


        ————下面是搞笑的,為了不要影響前文的氛圍大家可以不看————


        翌日。

        山姥切如同平時一樣準時地起床,起身的時候發現前額上傳來一股皮膚被繃緊的些許痛感,而且眼前的景色也是沒有前髪遮住的開闊。

        伸手往頭上摸索,冷硬的物體觸碰到山姥切的手掌,幾乎是在觸碰到的同時,山姥切一把將不明的物體拽下。

        躺在手心裡面的是一個髮圈,黃色的橡皮筋的末端串連著一顆黃色的像是小雞一樣塑料裝飾品。

        山姥切幾乎是不用思考就知道這個髮圈的來源,他苦笑著站起身去梳洗,然後到本丸里的餐廳和大家碰面。

        一進入餐廳就看到那個白色的付喪神,對方看到山姥切的時候開朗地笑出聲:“山姥切君你怎麼沒帶著那個呢,挺可愛的,不喜歡嗎哈哈哈。”

        果然是這個人搞的鬼……

        “怎麼可能喜歡啊。”

        “啊這樣,虧我還跟三日月特地去向主上借過來呢。”


        ——E N D——

        

评论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