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子/虾饺
这人什么都瞎几把刷
尽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请不要关注

© XSBLDN
Powered by LOFTER

三缺一

※昨晚看到我(ou)基(zhou)友(ren)撈到第三把爺爺而開的腦洞

※我只是來搞笑的大家不要在意

※CP還是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広

※不喜請繞道


本來想寫非常修羅場的場面,結果失敗了啊哈哈。

                                                                                                                                                                                                                                                                                                                                                                                                                                                                                                                                                                                                                                                                                                                                                

        ※※※


        山姥切国広的主上擁有很高的靈力,她總能在其他審神者羨慕的目光中召喚出諸多厲害的名刀劍。

        這天結束了與敵人的戰鬥,滿身瀰漫著黑色瘴氣的敵人倒下破碎,留下了一把製作華美的太刀在地上。

        審神者將刀撿起,粉白的櫻吹雪捲動在半空中,隨即出現了身形頎長的付喪神。

        站在審神者身旁的三日月宗近看著新成員,瞇著眼笑道:“哈哈哈,又是我呢。”

        之所以說“又”是因為審神者前幾天也在鍛煉所鍛出另一把的“三日月宗近”。

        只見站在審神者跟前的那把三日月微笑著,說出山姥切眾人已經是第三次聽到的自我介紹:“三日月宗近。鍛冶中打除刃紋比较多,因此被稱為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


        三把三日月,在審神者隊伍中算是非常高的戰鬥力,但審神者希望大家都能均衡發展,於是第一次鍛冶出來的三日月依然跟著主力隊伍到處討伐敵人,第二把則是主要負責遠征,而剛得到手的那把三日月,主上便是在戰鬥的間隙中更多地安排給他內番的工作。

        結束了白天的工作,大家陸續回到本丸開始休息,此時在本丸外面守夜的短刀們往裡面給主上報告,顯然是遠征的隊伍歸來了,主上開始叫喚起比較有空的刀劍到本丸的大門外迎接,遠征隊的六人把收穫的資源卸下,山姥切之類的打刀從他們手裡接過,堆入鍛煉所旁邊的倉庫裡面。


        ※※※

        

        第二天,主上帶著短刀脇差的隊伍去和其他審神者的隊伍演練,因為剛剛結束長途的遠征,也決定休息整頓一陣再次出征,而內番的值日今天還沒輪到山姥切,他坐在分配給自己的臥室之中,想了想還是把衣服換成了工作用的運動服站起來,當然還是沒有忘記將白布披上,打算出去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幫助到夥伴們的。

        一拉開紙門,三日月那張美麗的臉在山姥切面前放大到極致。

        被嚇一跳的山姥切下意識退後一步,隨即在對上三日月的笑臉之後,自卑感從心裡涌冒而出。

        “哈哈嚇到你了嗎,抱歉抱歉,”三日月對低頭將臉埋在白布下的山姥切說,“你這是要去當番嗎?”

        “不……”山姥切回到,“正想去找些事情做。”

        不然像我這樣的複製品肯定會被遺忘的吧……

        “那山姥切君你來幫把手吧。”三日月二話不說抓起山姥切垂在一旁的手腕,不由分說地拉著他往前走。

        期間一陣風吹過將山姥切蓋在頭上的布料吹開,露出了金色的髮絲。

        “等一下,”山姥切想掙開對方的手將蓋布扯回原來的位置。

        三日月卻像是完全沒聽到他的要求一般自顧自往前走去。


        ※※※


        不一會兒,三日月領著山姥切在一間臥室前面停下,沒有放開對方的手腕就將紙門拉開進入。

        “哈哈這下子總算是夠人了,”房間裡面傳來笑聲,赫然也是三日月的聲音。

        山姥切抬頭往屋裡一看,坐在矮桌旁邊的兩人長著和自己身邊的三日月一樣的臉。

        三人的衣著不盡相同,但都是三日月。

        意識到這個事實的山姥切更加低下了頭,想抽回自被拽在三日月手裡的手腕,但對方作為太刀,雖然長著一張遠比自己漂亮的臉,力氣還是在身為打刀的自己之上的。

        脫不掉,山姥切明白這件事實,稍稍抬頭看在支在地上的矮桌上鋪著散亂的方塊,再想想現在房間內的人數,總算是明白三日月把自己找來的目的了。

        “我不擅長打麻將,你們還是另找別人吧。”

        “沒關係,”坐在桌子旁邊只穿著居家單衣的三日月開口道,“只是我們三個老爺爺忽然間心血來潮想摸兩局,山姥切君你來湊個數就可以了。”

        對方說話間山姥切被拉到桌邊被按著坐下,三日月們面帶微笑看著他,坐在自己正對面的身穿狩衣卻脫掉甲胄的三日月說:“玩一小會兒過把癮就好了,山姥切君就當陪主上玩lovelive嘛,我們這些老年人對現在的遊戲不太熟悉,只好玩這些老掉牙的玩意了。”

        三張一樣華麗的臉對著自己,山姥切也想不到別的理由拒絕,只好點點頭答應。

        在自己點頭的同時三雙手搭在桌面上,方塊在手掌的搓揉中發出嘩啦啦的撞擊聲,山姥切不擅長的賭局以此為信號正式開始。

        

        ※※※

        

        四個人打牌的速度都不快,整個場面一點都不熱烈,尤其是山姥切,無論是出牌還是摸牌都低著一張臉,也不會報出牌名,除此之外也只有在其他人出牌的時候抬頭確認對方出了什麼。

        就這樣不慢不緊沒有熱情的情況下結束了兩局,坐在山姥切對面的三日月忽然在洗牌的時候站了起來。

        終於要結束了嗎。山姥切在心裡暗暗地舒了口氣。

        穿著狩衣的三日月站起來打開了身後的壁櫥,蹲下身從下層拿出一個深褐色的陶罐子和四個小碗。

        “只是打麻將的話也未免太無趣了,”三日月說,“這樣吧,如果出牌讓下家糊了的人就喝一杯,如何?這是上次遠征時候當地居民送上的好酒,主上讓我留著別讓次郎君看到的。”

        酒罈被打開,濃郁的酒香迫不及待地從裡面飄出,看起來度數也不低。

        畢竟賭局的話沒有賭注還是比較無趣,山姥切雖然不好這類遊戲,但這個道理還是知道的,正是因為不想付出這樣的代價才不喜歡賭博。

        “不…酒的話還是……”山姥切開口想要拒絕,“我不太能喝酒。”

        “哦呀,要不我們試一下前陣子青江君說的脫……”

        “這樣的話我要失陪了,”山姥切打斷三日月的話,站起來想要離開。

        披在身上的白布馬上被扯住了,山姥切以免布料掉下只好停住腳步。

        “開玩笑的,稍微喝兩杯應該沒問題,何況自摸糊牌的情況也不是很多嗎?”

        剛才的兩局全是自摸,雖然山姥切沒有糊牌,如果只是出銃才算輸的話概率也不會特別高。

        “而且山姥切君暫時也沒有任務,與其在房間裡面發呆還不如陪一下我們幾個老爺子?”

        “嗯。”山姥切點頭,重新盤腿坐好在位置上。


        ※※※


        又是兩圈結束,暫時4人都沒有因為放炮被罰喝酒,氣氛倒是變得融洽起來,雖然山姥切也只是像剛才一樣悶聲地進行著打牌和摸牌的動作。

        山姥切打牌全憑隨意,畢竟他也只懂大概的規則,這種從海洋彼端的國家傳來的遊戲在他的時代並不流行。

        也不知道坐在自己面前這三個老古董是怎麼能把麻將玩得如此熟練的。

        “啪。”山姥切思考片刻,打出了一張牌。

        “哈哈糊了。”

        “我也糊了啊哈哈。”

        “哈哈這真是…山姥切君也太…”

        同桌的三人同時將牌列推到,露出了自己的手牌,雖然番數不高,但3個人的確因為山姥切的這張牌同時糊牌了。

        願賭服輸,山姥切接過坐在自己正前方的那人遞給自己滿滿的一碗酒,小心地呷下一口,酒液在嘴裡發甜但流入食道之後便開始灼燒起來了。

        山姥切想著速戰速決地仰頭一口把酒喝盡,放下碗的同時卻看到另一隻白皙的手再次捧著一碗酒放在自己面前。

        “已經一碗了……”

        “但是你同時給我們三個放炮了啊。”

        山姥切硬著頭皮灌下第二碗。

        再一杯喝下的時候,喉嚨被酒精灼燒得難受,熱氣也開始往臉上湧去,三日月他們見山姥切臉都紅了,也就沒有強人所難地強迫喝下第三碗。

        山姥切意識總算還是清明,四人重新開局,但在開局后不久山姥切的動作開始變得遲鈍,有時候甚至會不記得摸牌便出手了,看來這壇白酒的後勁不是一般的厲害。

        到了後來,山姥切的動作所幸停了下來,仔細一看,雖然背部還挺直地坐著,但低下來的臉上雙目緊閉,似乎是醉酒後急速進入了酣眠。

        三日月三人相視一笑,動作輕柔地站起來,將山姥切身上礙事的白布取下并脫下運動外套,扶著起放到鋪在一邊的被褥上。

        “真是一把漂亮的刀呢。”

        他們已經能想象出還在清醒狀態下聽到這句話會把臉更加埋在白布之下喊出“別說我漂亮”的山姥切的樣子,可愛得讓人不由自主地想去逗弄。

        

        ※※※


        山姥切醒來的時候,從紙門外傳來的光線已經變得暗淡,夕陽已經西下,也許還過了晚飯的時間。

        室內沒有點亮燈光,山姥切只好讓雙眼慢慢地適應黑暗,醒來的時候他的動作是趴伏的,身下似乎有什麼高熱的物體被自己壓住,山姥切想起來,卻發現自己的背部被什麼桎梏住,不能順利地起身。

        這時,山姥切才發現在自己面前放大的一張臉,正是屬於今天中午強行把自己拉去打麻將的三日月的。

        頭上傳來一陣悶痛,山姥切想起自己出銃被三人強迫喝下白酒的事情,想是醉意還沒完全消散。

        眼前的人呼吸平順,鼻息裡面還吐出少許的酒氣,也許在自己睡下之後也喝下了不少的酒。

        活動僵硬的脖子往兩邊搖動,山姥切無論偏向哪一邊,都能看到那張美麗的臉,鼻息同樣地平穩且帶著酒氣。

        真是的……這幾個人究竟想幹些什麼……

        但也許是被自己身邊的人濃烈的睡意感染到,山姥切再次墜入了夢鄉,頭上的悶痛也變得不怎麼明顯了。


        ——E N D——

评论 ( 5 )
热度 ( 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