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也吹,脾气暴躁上班族。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喻魏】请自觉刷卡或投币(上)

架空现代paro,喻队和老魏都是普通人

背景设定参照我家张安文《欢迎下次再来乘坐

还是个淡而无味的白开水故事,OOC注意

有些设定会和原作有出入,喻魏ONLY

喻队生快_(:з」∠)_

OK请往下拉,不喜请绕道

                                                                                                                                                                                                                                                                                                                                                

        ※※※


        二月初天气还渗着冰冷的风,这个在理论上位于祖国南方但远比G市来得寒冷的城市,习惯了G市冬天还有零上气温的魏琛就算是回到老家还是没办法重新习惯这刺骨的湿冷。

        拉紧裹在身上的羽绒服,魏琛半张脸被围巾围住,只露出两只眼睛紧盯着空空如也的站台等待他的搭档把大巴开回跟他换班。

        魏琛是个老烟枪,这会儿犯瘾了挡都挡不住,只好把下半脸露出来,插在兜里的手掏出烟盒和打火机熟练地叼了根在嘴边点火,眼前很快就蒙上一层青烟。

        指间的香烟燃烧到一半,熟悉的车牌由远及近地出现在眼前,魏琛深深的吸了一口便掐掉在旁边的垃圾桶上,大巴刚停好便迎上去急促地敲起玻璃门。

        “张新杰!”魏琛看着张新杰拿起清洁工具要开始扫地,恐怕他是不把这活干完不开门的,他急得大喊出声,“你晚来就算了,给老夫开门进去啊,哎哟冷死了。”

        张新杰听到敲门声抬头,推推眼镜瞥了门外的魏琛一眼,伸手在座位旁边的位置按了一下,前门“嗤”的一声打开了,魏琛带着满身的凉气钻进了车内。

        “今天是你来早了,”张新杰继续手中的活,不轻不重地说着。

        “切还不是你们霸图把咱兴欣的野图给抢了老夫悲愤过度睡早了吗。”

        “叶修不在就跪了,这不能怨别人。”

        魏琛自知道理上说不过张新杰,也闭上了嘴想再掏出烟盒,结果被对方制止了:“魏哥,车内禁烟。”

        魏琛切的一声把烟放好,自顾自脱掉了外套搭在驾驶座椅背上,坐上去调整好位置,等张新杰将车内打扫好之后,魏琛也已经随时可以开始开车了。

        张新杰下车之前还是规规矩矩地给魏琛告别了,魏琛烟瘾上来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只是向门边的那人挥挥手就算了。


        ※※※


        胡子拉碴的脸以及时不时爆出荤话的一张嘴,30岁左右,摆到魏琛身上便让他成为这个城市众多公交车司机的一个标志性形象,这也是大多数人对公车司机的印象。

        魏琛虽然总是吊儿郎当的态度,但对工作的态度倒也是挺认真,程度应该仅次于玩儿荣耀的时候,于是经常乘坐此路线公车的乘客经常能看到一个嘴里骂骂咧咧吐着脏话的大叔平平稳稳地开着车,车速也不快,但终归是准时的。

        线路途经市里的大学城,现在是寒假,车上并没有多少乘客,魏琛在停车等红绿灯的时候偷偷摸出一根烟闻了闻,然后叼在嘴里并不点燃,就是解解馋。

        等到达H大站的时候,终于有个人招手叫停了公车,魏琛慢慢靠边停下,前门打开的瞬间凛冽的风呼得灌进了车内。

        魏琛结实地打了个颤。

        上来的是一个穿着驼色大衣的青年,拿着钱包低头翻找零钱,魏琛赶紧关上了车门,目视前方开车。

        等大巴已经开出快一站路的距离,魏琛余光可以看到对方翻完钱包之后又把身上每个能翻的口袋翻个遍,仍然不见他有投币的动作。

        “司机大哥不好意思…”等魏琛在下一站停下上客的时候,青年终于犹豫出声了,“我好像没带零钱了,投5块进去没关系吧?”

        嗓音惊人的让魏琛熟悉,但和记忆中又有些许的不同。

        “可以是可以……”魏琛转头,“不过等下别人上车你不能管他……文州?”

        “琛哥?”

        魏琛听到的,是喻文州用G市话喊出他多年不曾被唤作的昵称。

        “哎呀是文州啊?怎么来这儿了,来上大学吗?”魏琛也用上数年没说过的蹩脚G市话回道,“少天也还好吧。”

        喻文州点点头,嘴角牵起一抹微笑,说:“都好,但是琛哥,我来这边是工作的,在H大当辅导员。”

        “啊哈哈哈,瞧我这记性,还想着你俩是高中生来着。”魏琛笑着掩盖脸上的尴尬,“你赶紧坐下去,我要开车了。”

        “可是车票。”

        “行啦,你都喊我一声哥了,这两块钱而已,我等下帮你塞进去就是了。”

        喻文州选了正在魏琛斜后方的位置坐下,在这里他刚好能稍微看到魏琛的侧脸,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魏琛聊起天。

        聊工作,聊生活,聊家人。

        魏琛此时不禁陷入了对当年场景的回想之中。


        ※※※


        那时候喻文州是G市Z中的学生,也算是优等生,周末结束补习班之后和一起在补习班比自己高一级的黄少天路过一家新开业的网吧,禁不住好奇和诱惑在那门前停下。两个穿着肥大校服的少年睁大双眼往里面张望,一副又怕死又反动的样子。

        在那时候已经25岁的魏琛看来,没长开的两个人就像是两根蔫巴巴的豆芽菜一样,再加上喻文州身上的Z中校服,魏琛更生出调戏的心,他把抽完了的烟头丢在地上伸脚碾过,然后瞪了一眼有些畏缩的两人。

        “小子,想来玩啊?下面的毛长齐了没有,钱带了没啊,哈?”

        “大叔你跟谁说话呢我的毛长齐没有要你管啊小爷我今年刚好18正值青春年华可是祖国未来的栋梁成绩优异零用钱一大把还会怕没钱来你这家破网吧吗——”

        站在喻文州身前的黄少天,顶着一头像是营养不良的黄毛,嘴巴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通还不带换气,魏琛一听,乐了,指着喻文州的校服:“小子扯蛋吧你,成绩优异?问过你同学那身校服没有啊。”

        “英雄不问出处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啊你哪只眼看出我成绩不够文州好了啊学校是能代表一切的吗我的成绩能甩他学校中等水平的学生十条街啊你懂不懂我品学兼优……”

        黄少天的衣袖被喻文州扯住,对方用眼神示意他闭嘴,然后喻文州上前,客客气气地开口说道:“大哥我们两个中学生都没去过网吧,看到新开的不免有点好奇就多看了两眼,如果有冒犯了很抱歉我们这就走了,祝你网吧生意兴隆。”

        魏琛饶有趣味地看着这对反差甚大的朋友,说:“你们俩还挺好玩的,大哥我姑且请你们玩一会儿,不过有个条件,你们随便一个PK能赢过我就让你们免费玩一个星期。”

        魏琛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荣耀的账号卡。

        喻文州想要拒绝,但黄少天的嘴比脑子还快,想都没想就把这事儿答应下来。

        因为喻文州没玩过荣耀,他手里拿着的账号卡是魏琛跟他的网管小弟借过来的,和魏琛的一样是术士的账号。魏琛让他自己熟悉一下游戏,转身和黄少天刷卡登陆进了竞技场。

        不到3分钟,结果出来了,只见魏琛站起身来点起一支烟,吞云吐雾中带上了略微嘲讽的语气:“小子,姜还是老的辣啊,不过你技术不错加油加油哈。”

        随后魏琛的视线转到笨拙地操作者键鼠的喻文州身上,然后说了声:“你的话算了吧,这手速,有50吗?”

        喻文州也不太懂手速的概念,只知道自己大概是被对方看不起了,这时候黄少天气呼呼地站起来对魏琛喊:“大叔我们再来一局!”

        “老夫今天没兴致了,你们练一下再来吧。”

        魏琛挥了挥手,潜台词是他们以后还能来玩。

        喻文州一看时间也不早,就拉着黄少天走了。

        一个星期后,黄少天兴冲冲地扯着喻文州来到了网吧,再次找到魏琛PK,这次黄少天坚持的时间比上次要长了数十秒,黄少天虽然还是输了,但也对魏琛露出了笑容。

        因为是省重点,Z中学业很繁重,喻文州只能拿着魏琛借给他的账号卡偷偷在课后练习操作,对游戏的了解和操作水平也一点点地提升。

        终于有一次,喻文州拿着月考第一名父母给他的奖金的部分买下了荣耀账号卡,犹豫着要起什么ID,最后还是听取了魏琛的意见。

        “迎风布阵”就这么诞生了,魏琛一看迎风布阵的脸哈哈哈地大笑起来,角色的脸正是自己的模样,也不知道喻文州是怎么拿到自己的照片去建模的。

        “小子你这样子走出去不怕被人说你暗恋我吗?”

        喻文州笑着没正面回答:“我觉得琛哥挺帅的。”

        被夸奖了得飘飘然的魏琛也不去深究,抽了一口烟吐出,笑得见牙不见眼:“算你眼光好,老夫我的帅气一直韬光养晦啊。”

        至于后来魏琛建立了蓝溪阁公会,在网游里面亦师亦友地带着喻文州和黄少天,不过因为同职业,魏琛对喻文州的关心比对黄少天的更甚,魏琛居然有些想不起来细节了。

        他只记得,和他搭档开网吧的兄弟在A市赌输了一大笔钱,背着他把网吧盘出去还债,他拿着行李包站在招牌已经被拆下的铺位前面矫情地伤感一把的时候,喻文州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喻文州听说魏琛网吧转手的消息,逃掉了补习班的课程,一路小跑到门店面前。

        “琛、琛哥要走了吗……”喻文州气息还没顺匀,就抬起头紧盯着魏琛,似乎自己不看着他就魏琛就会马上掉头走掉。

        魏琛点点头,说:“生意黄了,去D市看看,不行就回老家吧。”

        随后魏琛像是想到什么,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他用了好几年的术士“索克萨尔”账号卡,径直放进喻文州校服衬衣的胸带里。

        “文州你术士玩的不错,虽然手残但你能摸索出一套玩法的,”魏琛说,脸上难得露出凝重的表情,“高考加油,多读书总是好的,蓝溪阁也交给你了。”

        魏琛没对喻文州说再见,转身打算就这样往公车站的方向走去。

        手臂忽然被抓住,魏琛手上被塞了一张账号卡,套着透明的保护套,明显是喻文州的“迎风布阵”。

        喻文州没说什么,只是低着头说:“琛哥再见。”

        

        ※※※


        在D市没能成功做出些什么的魏琛还是灰溜溜地回到老家,所幸自己当年无聊的时候考了A1牌,托了老朋友的关系也顺利当上一个普通的公交车司机,工资不多不少一个人也够用,单位还有食宿补贴也算是不错,后来迎风布阵还是退出了蓝溪阁,和自己一样是荣耀初代玩家的叶修随后邀请自己到了他的兴欣公会。

        后来荣耀官方发起业余邀请赛,蓝溪阁本来在网游里面有不错的底子,后来赢取冠军之后,核心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更成为了游戏里面的大神。

        “我说文州,你现在手速还好了吧。”

        “还好,有200了。”

        “切——才200,看到叶修现场献技你还不得被吓死。”

        “呵呵,有机会也想去看看呢。”

        “他就在你们H大附中后面开文具店呢。”

        喻文州脸上带上了惊讶,但魏琛的角度是看不见的:“那好,有机会就去拜访一下。”

        “在他隔壁开烟酒行的那个更加吓死你。”

        “也是哪位大神吗?”

        “不告诉你,到时候就知道。”

        “终点站到了,多谢您对本公司的支持,欢迎下次再来乘坐。”

        话题戛然而止。

        魏琛看着喻文州走向机场接驳巴士站的方向,猜到他大概是要回G市过年。

        “喂,文州——”

        喻文州闻言回头,看着魏琛的眼睛,问道:“怎么了琛哥。”

        “年后再见了。”

        魏琛终于把这句迟到数年的道别说出口。

        喻文州闻言,点点头,露出一个不算热情但绝对比平时的灿烂的笑容,说:“好,琛哥再见。”

        “还有——”关上车门的那一刻魏琛瞥见挂在车上的小日历,想起了什么便扯起嗓子喊,“生日快乐。”

        “谢谢琛哥。”隔着玻璃虽然不能听见喻文州的话,但魏琛知道,喻文州肯定是这样给予自己回答的。


        ※※※


        公车司机是没有春节假期的。

        孤家寡人的魏司机享受着三倍工资的同时,无不扼腕叹息自己没有办法参加荣耀的春节活动,奖励倒是其次,重点是享受过程啊。

        正月十三,离元宵还有两天的时候,被编排在上午班的魏琛再次在终点站遇到了熟悉的朋友。

        手上拎着大包小包,喻文州一副刚刚从家乡回来的样子。

        喻文州叫了声“琛哥”然后把一只手上的行李放下,从口袋里掏出什么,想也没想就往投币口塞进去。

        “等等文州你这是公交卡……”

        喻文州也回过神来,露出了尴尬的神色,说:“刚才在机场便利店办的卡,还充了200块进去啊……之前都是投币的一下子没转过来呢哈哈。”

        魏琛心想这不是哈哈能过去的事情吧,于是便开口道:“你手机号给我留一下,下班之后我去给你拿出来,我住在H大附近的那个小区你知道吧?”

        喻文州摇摇头,说:“我上个月才从分校区调过来的,上次见面就是刚来报到,还没正式上岗,对这边都不太熟。”

        “行了你先投两块进来,我下班找你。”

        喻文州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只过了10来秒,手机变震动起来,很快又停下了。

        他不用看也知道是是魏琛给自己打的电话。

        “我要开车了你赶紧找位置做好。”

        “谢谢琛哥。”

        喻文州坐在座位上笑容加深,拿出手机将刚刚的未接来电存起。

        时隔数年,他终于再能在通讯录上留下魏琛的名字了。


        ——T B C——


炒鸡喜欢喻魏的!

一直觉得自己太渣没敢去写_(:з」∠)_

本来想等张安的完结的之后才开这个坑的

但既然喻队生日就先开个坑把_(:з」∠)_

大概会分上中下来发出

越到这种时候越想作死呢(笑)↓



评论 ( 12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