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子/虾饺
这人什么都瞎几把刷
尽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请不要关注

© XSBLDN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安】欢迎下次再来乘坐(2)

现代架空paro,张副队和小安都是普通人

只是个淡而无味的白开水故事


传送门→(1) (3)

这一节小安的戏份依然是少的可怜【。

今天的主要目的还是来推歌的,更新只是顺便的

ELISA - HIKARI

感觉这首歌还是很出名的,但今天下午和一些大一的师弟师妹聊天时发现好多人不认识,心里一疼就提出来了,时泪;w;

                                                                                                                                                                                                                                

        在单位给租房的小区外面的快餐店没买到昨天打算吃的虾仁滑蛋饭,张新杰看着菜单半天没吭声,收银小妹小心翼翼地问他要不要叉烧滑蛋或者牛肉滑蛋饭,他闻言,摆摆手推着自行车往宿舍走去。

        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只好回去煮面。

        除了严谨到偏执这一点之外,张新杰和其他28岁的单身汉也没什么不一样。

        例如一个人住的话会懒得做饭,下班之后会看看球赛或者玩一下网游,只不过因为时差的问题一般球赛都不能看直播罢了。

        用过简单的午餐,张新杰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打开电脑启动QQ,在他的时间表里面现在算是自由时间,不需要过于规限自己的举动。

        拿出写有账号卡失主QQ号的小纸条,张新杰按照上面的数字输入,并确认3次没有输入错误之后按下了“查找”按钮。

        对方不像张新杰一样直接用游戏里面的ID“石不转”作为昵称,仅是简单的一个“安”字,头像则是一副无框眼镜搭在类似军训时候分发的迷彩军帽的图,细看之下,扣在上面的“八一”徽章还有些歪斜。

        张新杰此刻有种想越过屏幕帮照片主人扶正徽章的欲望。

        将眼镜脱下,张新杰揉了揉长期被镜架压迫的鼻梁,靠着手感输入了“捡到了你的账号卡”的验证信息。

        思忖片刻,觉得这样的语气还是太粗鲁,还是在前面加上了“你好”二字,轻点鼠标将好友申请发出。

        对方没有马上通过,估计是和灰色头像相应的不在线吧。

        此时,细微的“滴滴滴”系统提示音从挂在一边的耳麦上冲出,右下角的QQ图标也疯狂地闪动起来。

        张新杰点开,发现是同一公会的网友。

        “大神大神,百人团刷记录了缺个奶!”

        张新杰重新将眼镜戴上,一边将鼠标移向桌面上荣耀的图标,游戏载入读条的时候不忘回复对方道:

        “稍等,马上来。”

        ※※※

        从副本出来,张新杰看着有两个每日任务没做,也顺便做了一下,然后在公会那边交待了一些事情,再退出游戏到门户网站浏览新闻,等他视线从电脑那边挪开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张新杰关机换上运动服,准备到小区旁边的小公园慢跑锻炼。

        而QQ好友的申请还是没被通过的。

        

        ※※※

        

        一直到晚上接近10点的时候,右下角的小喇叭才闪动起来,告知对方已经通过了张新杰好友请求,几乎是在同时,对方已经给他发来了消息。

        安 21:48:23

        你好。

        石不转 21:48:37

        你好。

        下午在公车上捡到了你的账号卡,方便的话我明天出来把它还给你?

        安 21:49:13

        抱歉明天不太有空……

        而且这太麻烦你了,要不我给你个地址然后快递回来就行,运费到付就可以。

        石不转 21:50:03

        也可以,麻烦给我一下地址吧。

        随即张新杰看着对方显示输入中,很快一个他很熟悉的地点出现在聊天框上,赫然是和自己小区只相隔一个小公园的H大。

        石不转 21:52:17

        我觉得还是面交比较方便。

        H大的话,我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的,直接见面交给你比快递还方便。

        安 21:53:43

        …好吧。

        石不转 21:54:11

        我的手机是131********,名字是张新杰。

        叫你安同学可以吧。

        后天下班的时候给你发信息,我们再约一个具体的时间。

        安 21:55:02

        可以,谢谢你了。

        

        张新杰刚想把对话框关掉,消息提示音却再次响起来了:

        安 21:57:09

        我觉得还是要先告诉你,虽然我玩的是女号,但本人是纯爷们儿。

        可能会让你失望。

        荣耀这个网游的人气虽然很火爆,但是由于对玩家的操作水平要求比较高,入门简单但是玩得好却不容易,女性玩家的数目一直不多,再加上游戏自带的同步语音交流,如果一个婀娜的女性角色在一边砍怪一边出来的是把爷们儿音还是蛮煞风景的,于是人妖号也还是少见的,总体来说,荣耀的世界就是阳盛阴衰。

        那个自称安文逸的大学生估计是怕张新杰把自己当猎艳的对象了,但实际上除了将卡套里面的小纸条拿出来,张新杰没有对账号卡做任何的操作,更别说登录来看账号的资料属性了。

        想到这里,张新杰不禁失笑,自己看起来有这么像那些单身多年饥渴难耐的男屌丝吗?

        此时QQ再次响起:

        “大神大神大神有个野图boss刷新了了了了——”

        还有2个小时就是周日了,居然还有野图boss还没被清剿,张新杰心里虽然惊讶,还是马上打开了游戏刷卡进入。

        等和团队的人汇聚之后,一把粗犷的男声马上叫唤起来:

        “哎哟大神你终于来了,喂喂喂还缺奶吗?小手来了没?”

        “小手?小手冰凉吗?”

        “唉大神你认识啊,今天他整天都没上线了。”

        没想到还是和自己一个公会的,荣耀治愈系职业的玩家人数也不多,自己居然没注意到公会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张新杰想自己的眼镜是不是度数不合适了。

        “现在的人员配置已经可以了,先去打吧,趁多数人都在国庆活动赶紧把boss抢下来。”

        最后这周最后的一只野图boss还是让张新杰所在的霸图公会给抢下来了,张新杰揉了揉发酸的双眼,即使是在国庆活动期间这争夺战还是乱的可以啊……

        系统显示时间晚上十点四十二分,张新杰给团队里面的人打了声招呼,退出了游戏。

        晚上十一点,张新杰准时上床,短暂的酝酿了一下睡意便进入了梦乡。

        ※※※

        

        早上五点五十分起床,简单的盥洗之后张新杰摸着半黑不亮的天色出门,途中经过包子铺的时候顺道拎起俩肉包和一杯豆浆,六点二十分准时到车场,六点三十分首班车开出。

        国庆最后一天人满为患,张新杰比平常还要细心地开车,在某次回程的时候看到昨天给那位老婆婆垫钱的学生拎着大包艰难地挤上车。

        男生脸上铺着和斯文气质不符合的麦色,但是当他举起手拉住头顶上的吊环时候露出来的一节手臂相对而言是相当白皙。

        哦原来是刚军训完的大一狗吗。

        此时绿灯转亮,张新杰驱车向前。

        

        ※※※

        

        国庆黄金周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张新杰反倒觉得车上比平时人少了,轻松了。

        毕竟他所负责的线路主要是连接市大学城和市中心的纽带,等学生都回校了之后人流会少很多。

        下午两点再次将公车交给那个吊儿郎当的搭档,他正在给自己说国庆期间抢到了多少奖励,那张总是带着嘲讽的嘴张新杰偶尔还是会想把它封起来的。

        骑车经过小区隔壁的小公园的时候,张新杰稍微停下,拿出手机给安文逸发信息:

        “安同学,我已经下班了,你什么时候方便可以来拿一下账号卡吗?”

        不久便收到对方的回覆:

        “张先生,我马上要上课,5点钟的时候在我学校东门的麦当劳等可以吗?”

        “可以。”

        ※※※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张新杰关掉了电脑,拿起了随身的小包和那张账号卡,此时张新杰才发现卡套的一角已经磨坏,只要稍微用力就能从这个缺口把整个卡套撕坏。

        骑车到H大东门只需要10分钟,张新杰的视线被一个卖小东西的摊位吸引住了,他蹲下身,在一堆花花绿绿的卡套里面挑出了一个黑白配色的厚塑料卡套。

——T B C——

一如既往的流水账【死目
 顺便我查了一下,似乎25岁后才能做公交车司机的所以这里的张副是28岁


凑一下1.26百日张安的数 我是一块垫脚石

丢个群号253185393←张安痴汉近战牧师保护协会吃我安利好新年愿望石不转群号

评论 ( 8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