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地摊文学❤
qzgs魏/安双担,新杰墙头
日圈各作品杂食,日系手游中毒
感谢关注

【萬聖節快樂】Stigma

好久不見,大家萬聖節快樂!【棒讀

老師拜託您上課不要講聖經故事了聽到我忘記抄筆記了【x

媽的我搜聖痕百度你敢不敢別把聖痕煉金士放出來【        

其實很短

 @木门蛀虫 說好的山坂bible呢

                                                                                                                                                                                                                                                                         

        “我呢,總是對自己說:不要做夢了。”


        在冬天的日子經過一天的辛勞工作之後,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享受熱騰騰的美味晚餐之後,再來一個淋漓的熱水澡了。


        粗略用浴巾擦擦濕髪上的水分,穿上合身的棉質睡衣便步出客廳,離開了蒸汽環繞的浴室,沒有經過機器調節的室溫讓他不禁打了個顫。

        不過在這種經受了那一場可怕的人禍,因為還在恢復階段而缺乏資源的世界上,能得到一個安全的容身之所而且能滿足自己其他生存需要,說句迷信的,簡直是上帝對自己這種平凡得近乎于卑賤的生物的恩賜。


        額頭上傳來一陣痛楚。

        不是熬夜之後的脹痛,被硬物擊中之後的鈍痛,而是由外物造成割傷之後那種刺痛。

        然後。

        和殘留在髮絲之上的冰冷水滴相對的,有什麼溫熱的液體順著臉頰流下。

        滴落在淺色的睡衣之上。

        漾出一點猩紅。

        

        疑惑瞬間從心頭湧現,他下意識地將手指按在了應該是傷口所在之處的那裡,並沒有感到皮膚開裂的凹凸感,但暖熱的濕潤感馬上包裹住手指。

        一旦發現了自己沒收到創傷便開始流血的事實,額頭上的痛楚變得越發的強烈,從沙發隔壁的小桌上抽來紙巾想要擦乾,新鮮的血液在擦拭的下一秒便馬上湧出。

        再這麼下去,血液會流乾的吧?

        雖然只是一個平凡的人,不過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在單身公寓然後在冬天的低溫裡面慢慢腐爛發臭,會讓他感到困擾的吧?

        於是擦乾手指拿出通訊器聯繫能幫上自己忙的人。

        

        “沒有外傷卻不斷地流血,這種症狀簡直就像教會宣揚的【聖痕】那樣。”

        “可是我並不是教徒啊?”

        “現在還沒有科學解釋,只能說,這是一種強烈的心理暗示,”對方的語氣中帶上了困擾,“所以說是怎樣的事情讓你壓力大到出現超自然現象啊?”

        “我也不知道。”他聳肩。

        對方有些氣餒地撥弄起額前的頭髮,淺淺的印痕暴露在他的視線中。

        他覺得自己明白了原因。

        果然是名副其實的【聖痕】啊。

        自己又在做夢了。

        妄想成為【希望】這樣不值一提的夢,果然還是不要說出口。


        但是實際上啊……

        並不是現實支撐了夢想,而是夢想支撐了現實。



我tm又寫了什麼鬼玩意兒【。


评论 ( 6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