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青也】背有点痒,想挠挠(5)

(1) (2) (3) (4)

还是那个沙雕魅魔梗,印成无料居然全部在CP派完了

感谢支持w

                                                                                                                                                                                                        

        虽说是实习生,诸葛青多少也算是空降到总裁助理办,加之脸蛋与性格都十分讨巧,到这里大半个月,工作倒不是特别忙,搬进王也的办公室之后,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活要干了,偶尔翻译下文书,窝在沙发上打打手游,看下书,半日便过去了,比在家让老爹怼着去报什么课程,又或者陪他去见什么生意伙伴舒坦得多。

        但让他比较苦恼的是,大多数时间都蹲在休息室里面办公的王也,总是毫无预兆地打开那扇门,涌出来的甜香突然灌满他的脑袋,冲得他下学期考证要背的提纲都散了个七零八落。

        似乎是应验了王也之前“耐药性”的比喻,最近王也出门的频率也越发的高,也没说什么,就穿着那件松垮的露背毛衣跟每天都换一个颜色的裤衩坐在老板椅上,也再没有显出过贴着诸葛青发情的模样,只是放在扶手上的手捏得青筋尽显,脸色越红,眼底的光却越发清明。而诸葛青则是相反的脑袋混沌,没法辨认平常熟记于心的那些个字母。

        诸葛青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凉水,对几米远以外的王也开口:“王总,我们商量一下。”

        王也闻言抬头,没有回话,一副等着诸葛青继续说下去的架势。

        “我们商量一下,”诸葛青说着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我们加个微信吧,您要出来提前和我说一声,我好有个准备。”

        “好,”王也没有多想对方的“准备”是什么样的准备,直接解锁手机亮出二维码让诸葛青扫,然后通过好友申请。

        诸葛青首先给王也发去一个呵呵的黄豆头,王也瞥了他一眼,给他回去一个握手的表情,便又起身回到休息室。

 

        那股恼人的香气终于被锁回,诸葛青平复了下,继续拿起暑假前专业教授给他推荐的几本德文工具书,边看边摘录笔记,不多时,已经接近平常下班的时间。他看了看手机,出了同学群还有平常几个爱撩他说话的年纪相仿的亲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新消息——尤其是没有王也的。

        诸葛青算了下时间,最近王也平均每一个半小时就出来一次,加上他微信的时间是3点左右,然而现在已经快6点了。

        此时诸葛青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来自给他送书的教授的,问他能不能在暑假期间回校一趟,他手下有个硕士生急病住院了,资料整理这块突然出现了空缺,想让诸葛青回去帮把手。

        诸葛青在电话里面暂且应允,挂掉电话之后马上发微信问黄秘书请假的问题。

        黄秘书回道:“这个你直接跟老大说呗,你没签什么合同,应该不用走人事的流程。”

        向黄秘书道谢,诸葛青收起手机,敲响了王也的门,然而并没有得到回答。

        他犹豫着抓住门把,轻轻一转,门锁便被打开。

 

        休息室里头光线昏暗,王也侧躺在床上,肩膀随着呼吸微微起伏。露背毛衣松垮地搭在王也身上,遮不住光滑的肩胛与腰,那翅膀与尾巴仿佛从没出现过一般。平常都是因为王也要出来充电两人才能对上半刻,但又因为害怕发生什么脱轨的事情没有进一步接触,诸葛青能看见这样的王也还是头一遭。长期坐办公室的王也平常也不知道是怎么锻炼的,在习惯了昏暗光线后,王也背部的肌肉线条逐渐显露在诸葛青面前,是健康而且和谐的一副酮体。

        王也手里还捏着个手机,诸葛青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正要给谁发信息的时候因为脱力睡着了,他走近王也,那股甜香再次凭空出现。

        不思议的事情在诸葛青面前发生了,他能看见那翅膀与尾巴像是破土而出的芽尖一般冲出王也光滑的皮肤上,看着都让他感觉背部发疼。

        睡梦中的王也发出几声低吟,似乎是作痛,也似是在诱惑。诸葛青又感觉身上有血往下流。

        他伸手推推王也的肩膀,手心处传来滚烫的热,但王也的皮肤像是有吸引力那样把他的手掌吸住。

        他赶紧把手放开,唤了两遍“王总”,末了对方还没有反应。

        “王也?王也?”

        正准备再次伸手推醒王也,诸葛青屏住呼吸,试图把那些越发浓烈的气味隔绝开来,躺在床上的那人却率先醒来,撑着身子坐起,眼里还带着朦胧的睡意,背后的翅膀扑扇几下。

 

        四目相对,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四片唇在两人还没回过神的情况下便贴合在一起,王也一向洁身自好,没有那些富二代喜欢乱搞的爱好,又一心潜在工作之中,接吻的次数用双手应该也能数过来。而此刻的他显得有些急切,舌尖亟不可待地撬开诸葛青的唇,汲取对方口腔内的津液。说来也奇怪,明明面前与自己呼吸相交的青年,不仅用薄荷味的风把自己裹住,更是连口腔也带上一片清凉的甘,让王也忍不住去吸吮。

        王也的精神随着这个吻越发的清明,但诸葛青却没有这么的幸运,他的口腔里,呼吸里,全部都是能把人糊住的过于浓厚的花香,一开始被王也啃上双唇的时候他还处于茫然的状态,但下身早就被调动得已经勃起,嘴唇被滚烫的温度贴得有种发胀的痛感,这半个多月以来熟悉的热度似是从外到内入侵他的深思,但又似乎是从内向外的一股渴求,急需找到渠道解决。

        时值夏天,王总的休息室里头空调温度宜人,但诸葛青包裹在西装内的身体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王也极力地挖掘着诸葛青嘴里能让他亢奋的津液,似乎是不满意对方混沌不积极的回应,他甚至抓住诸葛青的领带强迫对方和他的身体贴得更近。

        ——T B C——

评论 ( 6 )
热度 ( 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