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青也】背有点痒,想挠挠(4)

(1) (2) (3)

还是那个沙雕魅魔梗

明天就是CP啦好兴奋!!我们摊位两天都在丙M02!丙M02!丙M02哦!

这篇的全文也印成无料在摊位上派了,欢迎来玩!

还有很多别的无料→我是摊宣请看我一眼

CP没法去的姑娘也别着急,展会结束后会慢慢放完全文,不多也就2w字上下(你看有人理你吗.jpg

                                                                                                                                                                                                                                          

        薄荷味的清风在办公室里面与甜腻的花香交织,绕得王也越发的亢奋,脸上的红晕怎么都消散不去,然而诸葛青却双眼发热地盯着对方扑闪着的翅膀,鸡儿还支棱在裤子里头。

        “如你所见,”王也抬头,对上诸葛青通红的眼,明白了他们能互相做出类似的影响,他屏住呼吸,试图隔绝诸葛青身上发出的香气,定神继续开口,“10年前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遇到了恶魔的诅咒,本来我以为那只是一个荒诞的梦。”

        “恶魔,诅咒?”诸葛青放下营业性质的笑容,退到一旁坐上用来招待客人用的沙发,同时也不忘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盖住尴尬的部位。

        虽说诸葛青看起来是个花心的公子哥,但他却是外语系那堆一心想去外企发展的年轻人中难得的一个入党积极分子,每个月的思想汇报比谁都交得准时。而此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字在他脑里来来回回播了,一下子是爱国,一下子是友善,又一下子是和谐,顺序全乱套了。他看着王也离开办公桌后的,往他的方向走来,像粘液一般的情潮灌得他呼吸困难,他努力消化着对方给予他的信息:

        “以往都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一直都只以为那是个梦,”王也重复道,“直到那天你来我这儿报到,我浑身发热,还产生了…咳,某种冲动,情急之下只能地冲进去休息室了。”

        王也扫了一眼诸葛青被西装外套盖着的地方,继续说:“现在看来我对你也有类似的影响?”

        诸葛青点点头,平常王也只在自己面前那两三分钟,一开始也只是以为最近工作太忙没时间自我解决产生的副作用,没想到还真是王也那边来的影响。

        “那王总您嗜睡的问题也跟这个有关吗?”

        这小子还知道这事儿,怕不是外面那堆妹子爆出来的。的确,诸葛青长了一张受广大女性朋友脸蛋。

        “对,公司的运作也差点受到影响。”本就打算跟诸葛青把话说清楚,看看能不能找到个解决办法,王也点头,继续开口,“你身上似乎会发出一种能让我精神百倍的气味,之前只要跟你呆一小会儿就能精神一整个早上,而且变成这幅模样,但是现在,可能产生了耐药性?”

        王也这么说着,垂在身后的尾巴甩了甩。

        这算哪门子的怪药,诸葛青想,他想了下自家卧室里面放着的那一排古龙水,都是沉稳类的木调香,应该不至于有这么强的效果。

        “所以王总,”诸葛青捏紧了压在手下的布料,“您让我来除了说这些,还想我提供什么服务吗。”

        “我想让你搬进这个办公室,这样我就不用老是跑出去,”王也说着,垂在一旁的尾巴轻轻甩了甩,“我在休息室,你在外面怎样都行。”

        “王总,我倒是有个提议。”

        “你说说看。”

        “或许我们来一发这事儿就解决了。”

        诸葛青目光扫过王也环抱着的双臂,那里搭着刚脱下的上衣,自然地垂在王也裆部之前。

        但王也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等你休息得差不多,就小黄来帮你搬东西进来,我进去了,直接进来就行了。”

        王总执行力极强,捏着文件夹便回头进了房间。

        诸葛青还没说让他借个地方弄一弄,但王也把休息室的门关上之后,诸葛青发热发涨的脑袋的确开始降温,他苦笑着瞥了一眼下身,总不能支着这个出门,只好掐着自己的大腿让兄弟赶紧消停下。

        耽搁了大半个小时,出门时候小黄殷勤地上前问他有什么要搬进去,诸葛青来这里的时间不长,也不会跟一般OL那样在办公桌里头藏什么零食,也就一台Mac,一个公文包,以及一个便携的小型药箱,小黄只要刷卡让他进门,便是全部的帮助。

        而王也在下班前都再也没有踏出过休息室的门口。

 

        翌日上午,诸葛青提着楼下咖啡馆买来的早餐套餐,从今天开始他就要在王也的办公室里头坐班,平常也没留意对方喜欢吃点什么,但按照他那精神状态也可能想不起要吃早餐,便擅自给他带了一份。

        小黄看到他拎着早餐正要进门,问他吃了没。

        “吃了,这是给王总带的。”

        “唉,”小黄摇了摇头,“老大他不喜欢这个的,下次给他带套煎饼就行。”

        “……好的。”

        “不过他也不挑食,拿进去吧。”

        诸葛青道了声谢刷卡进门,里头静悄悄的,他把早餐放到茶几上,端详起这办公室,设计简约,没有太多能凸显王也个性的摆件,也就那办公桌堆满的文件之间,放着一个电热紫砂养生杯,他顿了顿,拿起kindle开始看专业书。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王也的身影依然没有出现。

        起身往办公桌的位置走去,诸葛青绕到那实木大桌子的背后,控制着自己不要去看桌面上的文件,随后便看见一套含着暗纹的铁灰色西装连着衬衫,像是咸菜一样堆在老板椅上。

        “咔哒”一声,休息室的门打开了,那股甜香又从王也那儿向诸葛青扑来。

        王也昨天在办公室里面睡过去了,当然还是记得留着一口气给杜哥打电话让他不用来接,昏天黑地地睡了十几个小时终于醒来,撑着睡得发软的身体起床出门,思绪又被薄荷风吹醒。

        “王总,您昨晚没回去?”诸葛青顺手把丢在那儿的衣服拿起,搭在手臂上,从正面看,他的防备几乎是完美的。

        王也打了个哈欠,眼角挂着泪花往诸葛青走去,他身上还是昨天那件完全体现不出半点情色效果的XXXL露背毛衣,以及灰白格子的裤衩,王也的身材说得上是不错,但这样乱来的搭配完全让他只剩下滑稽。

        诸葛青看着对方背后的翅膀随着香气的散发展开,扑扇两下又缩回背后。

        他不禁在想这样的小翅膀能不能把王也这块头带飞。

        还没得出一个结果,诸葛青呆站着的身体便被热度环绕,那是王也的怀抱。

        两人身高相仿,抱在一起的时候某个部位轻易就能隔着衣服接触,诸葛青还穿着西装裤还好,但王总宽松的短裤已经撑起一个大包,一下子戳下着这实习生的裆部,一下又戳到大腿的软肉上。

        王也的长发睡得散乱,他高挺的鼻子在诸葛青的耳边抽动,半开的唇间泄出半点短促的呼吸,热气蒸得诸葛青白玉似的耳垂几乎变成粉水晶,颊边绕着的发丝在他总能运筹帷幄的玲珑心内绕出一团乱麻。

        “王总!”诸葛青放下手里的衣服,一把将贴在自己身上的王也推开,“我是诸葛青!你清醒一点!”

        王也一个踉跄倒在老板椅上,翅膀尾巴被压的生疼,意识当即回笼。

        “吼啥呢,”王也悄悄挪了下腚,把压住的翅膀尾巴释放开来,“当自己是欧阳娜娜吗。”

        哦豁,没想到这王总还看演员的诞生。

        此时门被敲响,诸葛青在王也眼神的指示下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个缝儿,接过王也今早需要处理的文件。

        丢在地上的外套此时盖在王也的腿上,他翻开最上面的一份,拿起钢笔对诸葛青说:“里头有洗手间,等你出来了,我就回去休息室,小黄她们送什么来了,你接下就行。”

        OK,可以,没问题。

        诸葛青钻进洗手间,猛往脸上拍凉水。

        等消停得差不多了,王也在外面敲门,诸葛青一把将休息室的门打开,王也二话不说在他走出来的瞬间钻了进去,行云流水地把门关上,互相把对自己的影响用着门隔开,真叫一个默契,一个无缝衔接。


——T B C——

评论 ( 6 )
热度 ( 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