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青也】背有点痒,想挠挠(3)

又是那个沙雕魅魔总裁梗,不知所云ooc到外太空,今天的我依然搞笑艺人出道失败。
                                                                                                           
                                                     

  靠着应该是从诸葛青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提神但催圝情的薄荷香吊命,王也争分夺秒地把散乱摊在床圝上的几份文件读完签圝名,背后灼圝热的瘙圝痒感逐渐褪去,把钢笔往床头的小柜上一放,王也弯腰把堆在床脚的衣服捡起穿上,趁着睡意把自己完全淹没之前给秘圝书小黄发去微信。
  
  正准备下班的小黄收到大老板的微信,一向走简洁风格信息能缩短就绝对不会延长的王也却意外地给她发来一长串的语圝音,她如临大敌地点开,听到最后却露圝出了微妙的笑意。
  
  “小……小黄,”尾音拖得老长,含糊得连这个从毕业开始就跟着王也混的小秘圝书也差点没能听懂她家老大在说什么,“里等哈,下班……帮我买件……嫩把背露圝出的……宽松衣服……钱我……回头打你……支付宝……”
  
  好滴老大,没问题老大。
  
  三日后,这小王总从秘圝书手上接过一份快递,他正准备给小黄转账,然而当他看到那包裹的内容物,便把准备做指纹认证的手指从home键上撤了下来。
  
  诸葛青正埋头翻译着一份要给德国客户寄去的文件,那阵甜香又从面前传来,他不用抬头确认,就知道又是在一门之隔之后的王总裁目的不明地伫在自己面前。他抬头,第三次对王也露圝出营业型笑容,实际上放在鼠标上的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捏紧,这股甜香太要命了,像是有形体一样,粘腻得很,糊住了诸葛青因为工作高速运转的脑子,心里组圝织好的德文语段被王也打得散乱,他问过跟着王也时间最长的黄秘圝书,上司是否有喷香水的习惯,反复确认之后也都只得到“没有,王总不喜欢这种东西,他身上连洗衣粉的味道都没有。”的回答,诸葛青甚至以为这是自己的一个幻觉,然而这个幻觉也太真圝实了些。
  
  诸葛青目光反复在王也跟电脑屏幕之间切换,试图让被诡异香气吊起的兄弟安分一点,不然在这个基本上都是女性工作人员的办公室里面升旗,自己这一世英名怕是怎么都保不住了。
  
  王也依然低头盯着他锃亮的皮鞋,最近诸葛青对自己的影响来得越发迟缓,以往只要在他面前站个两三分钟就能让他完全清圝醒,而且效果还能维持大半个早上,然而半个月过去了,每天顶着下属们、以及诸葛青不解的目光在助理办公室跟自己的办公室反复来往,频率从一天两三次,到现在一个早上的两三次,每次还呆上差不多10分钟才能唤圝醒精神,着实让人苦恼。
  
  这半个月以来,小黄除了给他买来一件露背的毛衣以外,还买了各种类型的薄荷香产品,王也像个瘾君子一样拼了命地吸,却没有半点效果,比不上在诸葛青面前傻站个几十秒。
  
  沉默,饶是诸葛青这样的人精,面对顶头上司站在自己面前这样一言不发,也不禁开始犯怵。
  
  “王总……”
  
  依然是没能讲出下半句,王也猛地抬头,眼神清明,双颊通红,再次头也不回地冲回办公室里。
  
  王也回到办公室,换上小黄给自己买的那件露背毛衣。先不说对方下单的时候怀着怎样的心情,但穿着这衣服起码比没事就在办公室里面裸奔来得好。顶着翅膀坐在办公室背后,思绪清明却怎么都没法集中精神到文件之上,王也起身道休息室洗了把脸,鸡儿无论怎么个撸法都不会缓解的,他选择无视。
  
  用手掌撇去挂在脸上的水珠,王也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以及背后不时扑闪两下的翅膀,心里想:
  
  要不把这事儿告诉那年轻人吧。
  
  王也斟酌再三,心不在焉地把黄秘圝书送来的文件都浏览一遍,等伫在背后的翅膀尾巴收回,他把西装再次套圝上,但穿得随意。
  
  反正等下还是要脱的,他想,王也便放开了捏着衬衫最上的那颗纽扣的手。揉圝揉朦胧的双眼,用内线让小黄把诸葛青叫到自己的办公室。
  
  诸葛青收到上司让他到办公室的嘱咐的时候,他刚把翻译好的文书发到德国的客户那边,也没有立马就起身,而是在写满单词的草稿纸上画写起了王也的名。
  
  王也对他的态度着实奇怪,但是在来这里之前,诸葛家的老圝爷圝子反复嘱咐过他不能在这里搞什么办公室恋情,他是最清楚自家儿子对各个年龄层的女性的杀伤力。
  
  想起每次王也每隔一段时间就像打卡一般站在自己面前那副脸颊通红又不敢和自己对视的模样,诸葛青已经在脑子里面脑补了一出前世今生虐恋情深的狗血大戏,例如什么大能天师救下刚成精的小狐狸,狐狸却在得到之后反水害了恩圝人,想得还很像那么一回事。
  
  例如什么他家王总还清楚记得上辈子的恩怨情仇,而年轻的小狐狸已经把那人的好全然忘记,只留下这人在现世苦苦挣扎,碍于性别身份等原因求而不得,只能在想得要紧的时候出来看他一眼。
  
  正发着呆,诸葛青又被王总的好秘圝书提醒了自己该进去了,但那些个纷乱胡扯的情绪却没能离开,一直伴着他走完从助理办到总裁办那十几米的路程。
  
  是要告白了吗?
  
  王也看诸葛青站在门边给自己打招呼,撑起自己已经困得快站不住的身圝体起身,向对方说:“小zh……小青,你过来一点。”
  
  平常王总就喜欢管手下的人叫小X小X的,例如这个专门帮忙网购的叫小黄,那个负责下楼打饭的叫小雷,遇到诸葛这种复姓,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叫比较好。
  
  听见上司对自己突然发出的一声亲圝昵的称呼,诸葛青愣了一秒,微笑点头道:“王总好,叫我来什么事?”
  
  那股甜香便又顺着鼻腔钻进诸葛青的脑内,室内的空调开得很足,身圝体却止不住地发圝热。
  
  一向站得挺圝直的诸葛青已经感到裆圝部阵阵发紧,为了不在上司面前露圝出端倪,他微微躬身。
  
  王也深吸一口气,在诸葛青看来这是在舒缓紧张的表现。
  
  然而诸葛青浸圝润在这样过分腻人的甜香之后,被束缚在西裤之内的那处已经涨得有些发疼,王也也只是定定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来了,那双目泛着精光,双颊透着红云的表情,诸葛青也回望王也。
  
  王也站直了,那股甜香变得更为浓郁。
  
  “诸葛青,”王也开口,“我有个事情必须要对你说。”
  
  来了,诸葛青站直了身圝体,下圝身鼓圝起撑起的弧度此刻也已经掩饰不住了。
  
  王也瞥了他一眼,脸上先是尴尬,两秒后又像是有什么释然了一般放松了眉眼。
  
  伸手解圝开了自己衬衫的纽扣,王也一边对诸葛青说:“诸葛青,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颠圝覆你这20圝年来对人类的认知,你准备好了吗?”
  
  “不是,那个王总,”您干嘛脱衣服,有话可以好好说?您是打算得不到我的人也要得到我的身圝体吗?
  
  王也解圝开纽扣的动作有些急躁,待最后一个纽扣解圝开的时候,他一把将衬衫连着西服外套甩开。
  
  诸葛青一向半眯的桃花眼在看见王也背后扑闪着的蝙蝠一般的翅膀时候完全睁开,据站在他对面的王总多年后回忆,说像对灯泡。

TBC

后面的应该就两趟车,一起收录在cp22大床摊发的无料里边,去cp的朋友可以随缘领下,不过后面也会放全文,看缘分啦。

评论 ( 6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