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青也】交换

大学paro,没有异人力量的背景

OOC废话多纯沙雕没什么逻辑,大概带点年龄操作,可能有点玉碧

万圣节过去这么久了才写相关的梗真的没问题吗

                                                                                                                                                                                                                                                         

        时值西方传统万圣佳节,A大校园里沉浸在一片祥和欢乐的气氛当中,盛装出行的人们结伴走在在校道上,这里充满着欢歌笑语。他们意气风发,代表着A大新时代新主人的风貌!瞧,走在队伍前列的,是三位来自寂静岭的护士姐姐,她们面容姣好,身材窈窕,身上斑驳的血迹是她们奋斗的甘露。只见带头的护士姐姐回头,对着伙伴们嫣然一笑,说道:“唉我进去买水,你们要不?”
        “一共15块,请问有会员吗?要袋子吗?”
        护士姐姐提着水,心满意足地走出便利店。收银小哥在忙活,王也便弯腰在冷饮柜前擦拭一摊血迹——请不要误会,这里没有发生任何耸人的恶性伤人事件,这血迹大概是表演系那群妖魔鬼怪的其中之一留下的,王也见怪不怪了。


        作为A大传统大系,金融系一向冷静自持,万圣节断不会像表演系一样有各种花样,本来在这样的夜里,王也可以早早戴上耳塞与周公夜会,但架不住宿舍里勤工俭学的室友委托,只见张楚岚大眼睛一转,卑躬屈膝地拜托道:“小王总!您万圣节晚上顶我一下夜班好吗?”说话的同时脚边还放着一箱的小玩意儿:什么南瓜 发箍,什么小恶魔角,什么僵尸獠牙。这些都是要搬到大学城旁边的夜市摆摊用的。
        富二代不好挡人穷小子的财路,跟去年还有前年一样答应下来,端坐在书桌前敲着论文的张灵玉哼的一声,似是对两位室友的行径表示不屑。
        欸还有一个室友哪去了呢?毕业学长的空床位据说这学期分配给一个大一新生了,但是一直没见人。
        张楚岚这孙贼委实会做人,请假的同时也不忘巴结领导,一包去年卖剩的南瓜发箍深得店长欢心,这不,作为顶班员工的王也头上也安着一只,跟触角似的在头上乱晃,还能发亮,王也觉得头上像是顶着两个火球,心里有些犯怵,生怕这个三无产品烧起来。


        这假血浆黏在地上有些时间了,王也把脚踩在拖把上,用力刮掉了,桶里的水从清澈变成暗红,跟王也搭班的小哥趁人少,喊了声“我出去抽根烟”,不等王也应答,从仓库后头的小门钻了出去。

        这时王也把清洁工具收好,自觉地站到收银台,叉着腰等那人回来,但摸鱼的人还没回来,便利店的自动门径自打开,响起欢快的电子音。

        王也抬头,只见一团黑色绕开了货架,直接向收银台走来,那人身高腿长,穿着像他爸公司去年年会上司仪穿的那套金丝绒金边西服三件套,外面披着同样材质的披风,随着步伐轻轻飘扬,在店里日光灯的照耀下有点晃眼。

        西装小哥在王也面前站定,王也这才看清来人的模样,男的,皮肤很白,应该是擦了粉,嘴唇很红,应该是抹了口红。他抬起头,上挑的桃花眼半眯着盈满笑意,殷红的嘴唇咧开,露出了过尖的獠牙。

        又是一个万圣节玩cosplay的中二病,别说模样也还挺不错。

        “您好,有什么能帮到您吗?”

        对面的吸血鬼手里还提着一个南瓜形状的塑料小桶,王也瞥了一眼,里面满满当当的全是各种各样的糖果,他抬手,将小桶放在收银台上,灯光下细瘦的手腕上能看见血管的痕迹。

        真敬业啊,连手上都擦粉了。

        “Trick Or Treat.”吸血鬼开口了,声音清爽,语气愉快,带着些志在必得。

        王也看了眼他的小桶,随手拿起放在口香糖旁边的一罐彩虹糖,扫码枪往上一扫,瞟了眼电子屏幕,把糖放进对方的糖桶子里,说:“五块五,微信还是支付宝?”

        “啊,微信,稍等一下,”提着桶的手一顿,吸血鬼收起在王也看来不免有些轻佻的笑容,伸手从口袋里头掏出手机,指纹解锁出示付款码,动作一气呵成。

        收银机的钱箱弹出,支付完成,王也一边把钱箱推回去,一边开口:“多谢惠顾,欢迎下次……”

        一抬头,王也再次对上对方的双眼,那人嘴角又噙着些笑意,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的王也一遍。期间自动门开启了几回,王也偏头喊了几声“欢迎光临”。

        王也被这样审视的目光看得有些窝火,回头直视对方,又开口:“您在这儿整啥呢,没看到后面都排起队来了吗?”

        “Trick Or Treat.”

        吸血鬼看着王也,再次开口说道。

        “说中文。”

        “不给糖就捣蛋。”那人顺从地换了说法,字正腔圆,竟然有些播音腔的味道。

        王也看着对方背后聚集起来的队伍,准备伸手再拿一包QQ糖,伸出没几厘米的手生生换了个方向,把别在脑袋上的南瓜发箍拿下,顺手插入的面前青年的发间。

        对方的发型看似随意,其实在出门前也经过精心的打理,这下被王也戴得歪歪扭扭的发箍弄了个混乱。他连忙把发箍摘下,用手扒拉几下头发,感觉发型恢复到可控范围内才把南瓜发箍的灯关上,拿在手里再也没有戴上。

        “这个要15块呢。”王也说,“15包QQ糖了。”

        “嗯,好的,谢谢学长。”自认学弟的人把发箍挂在指尖上左右晃了晃,收拢拳头握紧,“我会物尽其用的。”

        黑金色的衣袍翻飞,离开自动门也没有被玻璃夹上。

        “啧,什么人啊。”王也拿起扫码枪,敦促在后面排队的女生往前一步结账。

        滴滴几声,王也看着显示屏:“26块8,请问有会员卡吗?微信还是支付宝?”

        站在王也面前的女生却没有马上回答,反而是回头跟站在背后的朋友窃窃私语:“那个是诸葛青吗?表演系大一的系草?”

        “我看好像是。”

        “哇真人好帅啊,穿着这样的衣服看起来像个贵族一样。”

        “据说他高中的时候已经开始拍广告了……”

        “咳咳,”王也清清嗓子,打断了客人的对话,“请问要塑料袋吗?”

        “啊,抱歉,要的。”

        王也替客人装好商品,对方却盯着他看,他皱眉,问:“姑娘您还有啥事?”

        “啊,没、没有,”又想起什么一样提问,“帅哥,你认识诸葛青吗?”

        “朱镉青?刚才那兄弟吗?不认识。”

        提问的妹子灰溜溜地走了,此时摸鱼的同事终于回来,带着一身的烟气,都不知道抽了多少根。

 

        张楚岚心满意足地抱着钱袋子,赶在查寝之前溜回了寝室,同时不忘给室友带了夜宵,张灵玉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一大盒的小龙虾便由张楚岚和王也两个人解决了,王也丢完垃圾回到宿舍,发现张楚岚正往寝室里唯一空着的书桌放上一盒巧克力,于是开口发问:“张楚岚你认识这位置的小兄弟吗?”

        张楚岚一脸理所当然的点头,说:“刚开学的时候诸葛青就来过一次了,但是那时王总你刚熬夜写完课题在床上睡了个昏天暗地的,房子拆了恐怕都不知道。”

        又是朱镉青,王也想起刚才在便利店那个吸血鬼,他还真的以为空位上的新人退学了。

 

        大三的课程似乎比大二稍微要繁重一些,临近期中,王也小论文写了一篇又一篇,小课题赶了一个有一个,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么认真来时干啥吃的,明明不用努力就能回家继承家业。

        他天生体质容易犯困,更别说连续熬了几个夜晚去做教授加塞的课题了,如果面前给他一张草席,怕不是都能直接躺在上面呼呼大睡。

        正当王也走在路上脚步越觉沉重,一个巴掌拍在他耷拉着的肩膀上,吓得他一个激灵,睡意全无,手一抖怀里抱着的书全部掉在地上。

        “学长好!”诸葛青自来熟得环上王也的肩膀,语气开朗地说,“终于赶完通告回学校了,真不想到处飞啊。”

        王也瞥了诸葛青搭在自己肩上白生生的手,轻轻推开:“学什么长,咱俩不是一个系的。”

        “可是我睡你对床啊?”

        诸葛青拉着拉杆箱,跟在王也身后:“王也学长带下路呗,太久没来我不记得宿舍在哪儿了。”

        “我要去图书馆,你不是认识张楚岚吗,让他带呗。”

        “老张要打工啊,现在不在学校啊。”

        王也抬头,看见自己班上的班长,正要招手让他过来请他把这个小学弟带回宿舍,诸葛青却径自拖着行李往一个方向走去——正正是他们寝室楼所在的那个方向。

        “啧,就能装。”


        在图书馆呆到晚饭时间,王也路过学校的奶茶店买了个手抓饼,保温杯里的茶早已喝完,他加快脚步往寝室走去。

        寝室里只有诸葛青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塞着耳机听歌看书,听到开门的动静,把耳机拔下对王也露出了笑脸。

        张灵玉学生会有事,还没回来,张楚岚不用说,肯定还在打工。

        王也环顾诸葛青的位置,整洁大方,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海报,桌面上一台Mac,一个水杯,几本专业书,还有一个小摆件,还有一套王也看不懂的瓶瓶罐罐,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诸葛青在桌上安了一个暖黄色的台灯,照得他肤色暖暖的,表面光滑,王也在生活中还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精致boy,再次怀疑这人是不是连在宿舍的时候都要脸上涂粉。

        “学长,”诸葛青拉开抽屉,伸手进去拿出昨天张楚岚给他买的巧克力,“这个给你。”

        “我不爱吃甜的。”

        “这是交换发箍的小礼物,之前的糖全部都送给福利院的小朋友了。”

        王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天他随手塞给诸葛青的头箍还放在里头,他接过巧克力,心里吐槽这人交换礼物也没点诚意,还要托人去买。

        “诸葛青。”王也突然开口,比起这个,有个来自直男内心的小疑问他不得不提出。

        “嗯?”

        “你脸上……擦粉了吗……?”

        “噗,”诸葛青笑出声,抓起王也垂在一边没有防备的右手,贴在他这张充满胶原蛋白的脸上,“真的没擦粉,不信你摸。”

        触碰到柔软的感觉,王也连忙抽回自己的手,嘀咕一声:“没擦就没擦,不用动手动脚。”

        “抱歉,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直观。”诸葛青笑着回道。


        ————E N D————

……smsd,自杀了。

寝室的示意图:

        阳台(盥洗室)

   诸葛青          王也

(表演系) (金融系)

   张楚岚        张灵玉

(计科系) (哲学系)

               大门

评论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