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青也】背有点痒,想挠挠(2)

(1)在这

结合了凉老师的百变青仔俏总裁和本人恣意妄为的魅♂魔也。

年龄操作,青21也28

实习生青×总裁魅♂魔也

哇我居然800fo了(马上就会掉的信不信

完全没有考据,不要当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王也会这么轻易地接受自己身体被改造的事实,披着这样的黄雯设定然而没有被屏蔽也很好玩

                                                                                                                                            

        热度不断上涌,但王也的意识也变得越发清晰,他闭上眼,然而再次张开的时候,那该死的翅膀跟尾巴还戳在自己的身后。

        难以言喻的感觉从下身升起,王也放弃地伸手摸了两把,没想那处却变得更为坚挺,从没在洗澡以外的时间触碰过的秘处竟然罔顾主人的意志擅自翕动。

        王也从衣柜捞出宽大的裤衩遮住那尴尬的部位,把尾巴塞在一边裤筒,随后放弃一般把支撑身体的力气卸掉倒在床上,但还处于兴奋期的器官触碰到柔软的床铺时,低吟从他口中不自觉地流泻而出。

        王也侧身躺好,拿起放在枕头边的iPad,试图让自己的意识沉浸在工作内容之中,实际上他也成功了,阅读文件的速度回到了前些日子的巅峰水平,身上的热度也随着那些枯燥的数据文书资料进入脑内的同事越发消减。

        背脊上灼烧般的瘙痒也渐渐消失,困意也在此时回笼,王也硬撑着把iPad的锁屏关上,才任由平板从自己首重滑落,思绪向睡眠坠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王也翻身仰躺,刚才还硌人的感觉已经消失殆尽,伸手往尾椎方向摸去,细长的尾巴也失去了踪影。挂在墙上的电子钟无惧黑暗地向王也无声地报时,此时距离下班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也难怪窗帘外没能漏进一丝光线。

        撑起身体,王也手臂绕到背后挠挠,那里的皮肤紧致,没有半点疤痕,难以想象刚才这里还戳着两片通体黑亮的蝠翼。

        王也的思绪又恢复到遇见诸葛青之前的混沌,分不清自己现在睡醒没有,他甩甩头,下床把刚才丢在穿衣镜旁边的衣服捡起来再穿上。

        这样的状态他也不敢自己开车回家,待陆哥开着那迈巴赫到公司楼下接王也的时候,这人又倚在公司大堂的沙发上睡了过去。

        陆哥赶紧把人送去了医院,但一通检查下来,结果跟前几天如出一辙——身体指标没有任何问题。

        

        被陆哥支撑着回到卧室,王也被摔到床上,痛感让他清醒了些,他不明白刚才面对诸葛青时候身上生出的热度算是怎么一回事,但他记得自己在遇见这人之后清醒的意识,破解这个奇怪的诅咒的关键说不定就在这面容轻佻的小伙子身上。

        他毕竟不是孩童,在休息室里发生的那些画面还没有忘记,如果是那种意味上的“破解”,那还真是够呛。28年的人生以来,虽然没有认真谈过几个对象,但王也一直都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个直男。

        英国还真不愧为腐国,难得遇上恶魔的恶作剧,那恶魔还是个腐女。

        王也这下也得佩服自己了,面对这样脱轨而且荒谬的情况居然还能开出玩笑。

        翌日上午,王也又是被陆哥从床上拖起来塞进浴室,强行打起精神地完成梳洗,从早就搭配好的一堆西装里面挑出一套穿上,屁股刚黏上轿车的后座,王也半开的眼皮又耷拉下来,一路睡到公司楼下。

        慢吞吞地往前挪着步子,王也也不怕撞倒别人地低着头钻进了电梯,昨天已经体会过一次的热度再次升起,那混着薄荷的风居然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吹起,王也惊觉,抬头一看,是微笑着给自己按住电梯门开的诸葛青。

        王也的背部又开始发痒了,背部上的热度似是能把包裹住自己的西装烫出两个洞,但同时他一直没法召回的清醒意识突然回笼,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王也看着电梯的大门关上,说了声谢谢,转到了诸葛青的身后,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用背部抵住冰冷的电梯墙壁,手里提着的公文包往自己身前一放。

        诸葛青放下按住开门键的手放下,又放进西裤口袋里面握成拳头,似乎在忍耐着什么。昨天在王也办公室闻到的那股奇异的香气又充盈了这狭窄的电梯厢内,他透过电梯墙面上光滑的不锈钢板材往厚看,王也低头倚靠在墙边,双手紧紧抓住公文包的提手,脸上却也浮起些奇怪的红。

        直达电梯很快就抵达了12楼,大门打开的瞬间,诸葛青侧身让上司先走,王也一句话都没说就冲出箱体外,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面前,刷卡进门,再用力地关上。

        王也的背部抵在办公室厚重的门板上,翅膀硌得他背部生疼,伴上灼烧般的痒感竟然成为刺激快感的元凶,此刻的他脑子特别清醒,就如同昨日那般,他甩开公文包,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办公室,把堆在桌面上的文书一把抱起拿进休息室。

        退去衣服站在穿衣镜面前,昨天出现的蝠翼跟尾巴再次挣脱束缚,在微凉的空气中耀武扬威,王也拿起昨天穿着睡觉的大裤衩换上,无视下体传来的热度,盘腿坐在床边开始审阅文件。

        跟昨天一样,王也在这奇怪的状态下的精神是最为清醒的,而睡意也会在这一刻褪去,但随着身上热度的减弱,困乏又会再次席卷过他的脑海。

        签下最后一份文件,王也又把钢笔甩开,一头扎进了床铺之中,直到秘书给他手机打来电话,提醒他是午饭时间到了。

        王也捡起放在枕头边的钢笔,刚刚被笔尖压住的那一片被单已经被晕出一片黑云,他盯着那钢笔,心里头产生了一个愚蠢的念头。

        

        诸葛青入职第二日,坐在临时分配给自己的办公桌后,仔细地开始了解一些关于公司运作的简单条款跟文书,他眼前好像还残存着昨今两天自己顶头上司对自己避之不及甚至可以说是仓皇逃脱的画面,从小受到长辈喜爱的他并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究竟有什么不满,但他也确确实实在对方的脸上看出奇怪的红晕。

        ——以及那股让人通体发热的香气。

        还没来得及回忆,他所想的那股香气又出现在面前。

        下意识地抬头,诸葛青便能看见王也站在自己办公桌前一米远的地方,站姿和昨天来报到的自己几乎一样,但不同的是,王也一脸严肃地盯着地板。

        “王总……”找我有什么事。

        后半句还没来得及出口,王也又头也不回地转身回到自己的独立办公室里面,也带走了那股香甜。

        诸葛青在王也转身的同时,似乎看到他背后的衣服,被什么块状的东西顶起。

        

        王也回到办公室,又褪去衣物,午饭后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的精神又被诸葛青身上散出的薄荷香吹回来,但与此同来的,还有不知从何生起的情欲。

        但是在找到解决诅咒的方法之前,王也只能靠这种愚蠢且低效的办法来为自己提神。

        不然这公司迟早有一天要改名换姓啊!

        ——T B C——

评论 ( 10 )
热度 ( 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