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也吹,脾气暴躁上班族。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也青】开伙

同居前提的日常,私设如山恣意妄为的傻白甜

                                                                                                                                                                                                                                                                                                                                

1.

        前阵子新屋刚入伙,诸葛青直接让酒店送了几个菜来,只在厨房焖了一锅白饭,燃气炉煮了一壶开水,请来异人圈里几个熟人,权当是个意头,传统的那些他们都懂,但真的要做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

        可这还没几天,王也买的那懒人沙发还没被他俩坐塌,诸葛青买的那PS4 pro还没来得及拆包装,八卦村里来了的那通电话便把那狐狸给召回了家。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族里的年轻人结婚,让他回去当个兄弟,诸葛青生得副好皮囊,仅在老家呆了三天微信列表里便添了一个排的姑娘。

        王也在外游历了几年,八门那点事儿说解决了又还像有点儿余害,就这样不上不下地吊着,他拿着老爸那儿拿来的钱让老金给投资,钱生钱,开了个小武馆,平常也不常呆着,心血来潮了就去收拾下些熊孩子,跟诸葛青两个人没事就到处走走,也算是活得滋润。

        婚礼翌日早晨,诸葛青灌了两碗醒酒汤,头还昏沉着,就搭上了去机场的出租。

        这三四天没见着家里的牛鼻子,忽然间怪想的。

        

2.

        拖着行李箱站在玄关一边脱鞋一边喊人,却没听到回应,心想这闲散道士可能摊在沙发上,看着看着书又睡着了,便放轻了脚步,等经过客厅没看到人,却看见崭新的餐桌上放着几个盘子,还冒着热气,这时诸葛青才知道,原来王也会做饭。

        王也捧着两大碗白米饭从厨房出来,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该是早就算出诸葛青回来的时间,身上穿着的是前几年诸葛青第一次去北京找人时候他穿的那件T恤,这几年过去了,洗的有些发白,要是放到诸葛青身上这早就进焚化炉了,也就这没有当土豪的自觉的人还会淘汰下来当家居服。

        土豆烧排骨,番茄炒蛋,还有一道炒青菜,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也没有任何卖相可言,但相对只会用微波炉热速食面点跟泡面的诸葛青来说,似乎也强一些。

        “愣着干嘛,”察觉到诸葛青在看着自己做的这些菜,略显局促开口,“总吃不出毛病的,快去洗个手换衣服。”

        片刻后两人便开动了这顿对这公寓而言的,第一次自己开伙做的晚饭。

        可诸葛青扒了两口饭就不乐意了:米饭用的是好米,颗颗分明,捧着碗能闻到扑鼻而来的自然米香,但煮的太硬了,口感不好;而土豆又煮的太软,稍微用力夹起就碎,一起煮的排骨也不知道是不是王也想做个咸甜口味的时候把盐当成糖,青菜的菜梗又老了些,也就那盘番茄能说是不功不过了。

        王也以前在武当山时候咸菜馒头吃多了,自己也不挑,三下五除二就把饭碗吃光,半颗米粒不留,他抬头,看着诸葛青没动几口的饭,开口:“我怎么就把你软硬不吃的毛病给忘了,不好吃别吃了,等下叫个外卖。”

        “你吃得这么香,就不折腾了,”诸葛青说,竟然把番茄炒蛋的盘子端起,浇了点红黄相间的汁在饭上,愣是把这碗饭给嗑完了。

        诸葛青擦擦嘴角的番茄汁,对王也说:“老王,没事我们还是叫外卖吧,也不是出不起这个钱。”

        王也心想我这不算卦着你回来想给你做顿家常饭,酒席吃了两三天也不嫌腻。

        
3.

        诸葛青擦着还滴水的头发回到卧室,健康作息的王道长已经盘腿坐在床上,捧着个ipad聚精会神地看着视频,头发披散,连一缕不听话的发丝自耳边垂落也没想着去拨起。

        从抽屉里拿出之前买的一个发箍,诸葛青伸手替坐着的那人戴上,王也抬头,把ipad翻过,屏幕面对诸葛青。

        是某个视频网站上的美食专区,王也开口问道:“老青你看看想吃什么?”

        他随手指了一道啤酒烧鲍鱼。

        王也没说什么,但看着他还滴水的发丝,起身把他按在床上坐好,从刚才对方拿出发箍的抽屉里拿出了电吹风,呼呼地给诸葛青吹起了头发。

        “老王,我说你别折腾了,叫外卖多好?”

        诸葛青声音不大,吹风机轻易把这句话盖过。

        “你说什么?”

        “没事。”

        等诸葛青的头发吹得差不多,王也又坐下拿起ipad,继续问诸葛青还想吃些啥。

        俩人肩并肩地坐在床上连续看了几个做菜的视频,诸葛青倒是没看出什么门道,但两人却看得肚子直打咕噜。

        “老青……要不下碗面?”

        “别了吧,”一把拿过对方的ipad锁好屏,诸葛青关掉床头的灯,躺下闭眼。

        第二天下午,王也把诸葛青拉去一家超市,买了昨晚看的几道菜的主料,回家之后又把几个视频看了两遍,说是为了健康要戒掉外卖。
        但王也还是不讲究惯了,视频上说的“20g姜末、30g蒜末”这种数字他没有什么概念,总不能做个菜都要算卦吧,这种数字便凭着感觉来操作,也做不到视频上面那些好看的摆盘,但只有两个人吃,这些事也不是什么需要讲究的。

        慢慢地,诸葛青觉得,王也的做菜味道越来越好。

        也不知道是他自己习惯了这些乱来的料理,还是王也的厨艺真的进步了。
        

4.
        没事就坐在一块儿看美食视频的两人,餐桌上的菜式花样也越来越多,当然偶尔王也犯懒,也还会叫下外卖,但亲自下厨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那天诸葛青了个日本大胃王吃咖喱的视频,寻思着让王也做顿咖喱尝尝,王也当然答应,咖喱只要把食材切好就能一锅炖了,再煮一锅白饭就能吃,比做其他菜方便很多。

        毕竟王也也是中海老三,这房子户型地段不错,面积也足够大,两个大男人一同站在厨房里也不会觉得窄,诸葛青盘手倚靠在冰箱门上,看着王也一刀刀地切着食材。

        “老王,你这土豆是不是切太大块了,”诸葛青开口,节奏像是伴着王也切菜的声音说道,“咦胡萝卜好像又切太小了。”

        等王也利落地把食材都切好了,准备下锅的时候。

        “唉老王,鸡肉先炒一下啊?”

        “绿菜花不是要先焯水的吗?”

        “我听说加点巧克力进去会更香的,前几天大萌给的那盒黑巧还在不?”

        王也一股脑把炒好的鸡肉倒进锅里,举着勺子转身:“诸葛青你给我出切!要挑剔就自己做!不然就出去看电视!”

        哦豁,这气势,仿佛他手里举着的不是勺子,是狼牙棒。

        诸葛青耸耸肩,自觉地退出了厨房,客厅传来综艺节目夸张的音效。

        等锅里的水滚得差不多,王也把咖喱块掰开,投入锅里搅拌,咖喱的香气渐渐充斥整个厨房。

        身后又传来了某人的气息。

        “诸葛青,我早叫你自己煮,你又不肯,现在又跑来捣乱干嘛。”

        来者摊摊手笑道:“没办法,电视节目比不上看你做饭有意思。”

        “……”

        “这次我保证不会打扰你。”

        
5.
        诸葛青前晚睡觉之前看了个客家酿豆腐的视频,寻思着让王也第二天又给他做一道,王也看了下,不算复杂,便满口答应下来了。

        谁想到他刚把绞肉机搬出来洗好,诸葛青笑眯眯地说:“绞的肉没手剁的好吃,劳驾您剁一下呗王也道长。”

        “劳……劳你大,”忍住了爆粗的欲望,王也拿出了没用过几次的枧木厚砧板跟剁肉刀,“要吃自己剁,不然今天叫外卖。”

        诸葛青也没说什么,拿出手机百度剁肉的方法,便拉着个小马扎,在地面上铺上报纸,砧板放上面把肉切块,随后笃笃笃地开始剁起了肉馅。

        第一次做这个的诸葛青剁得细致,中途还哼起了小调,王也站在一边把豆腐切片,香菇泡发切碎,把葱花姜末之类的剁好。

        诸葛青站起身来,把肉馅递给王也:“第一次剁肉馅,凑合下吧。”

        王也在每块豆腐中央挖一个小洞,让诸葛青把拌好的肉馅填进去,这些细致的工作对方做起来倒是挺顺手的,每块豆腐上的肉馅均匀,王也把豆腐底面煎得金黄,再转到砂锅用慢火煮上,在起锅前勾芡,撒上葱花。 

        那酿豆腐,别说,味道还不错,特别下饭,人工剁的肉果然是比机器绞的肉馅好吃。

        

6.
        虽说王也没有去管中海的生意,但毕竟也是个不大不小的资金投资者,有时候老金叫到,也不得不去酒席露个脸,大家一般也忌惮他是中海的老三,不会随便灌酒。

        可那天来了个新融资人,40岁上下,安徽人,特别能喝,尽管杜哥那边有人替王也挡去了大部分酒,他也不可阻挡地被灌了两杯炸雷子,本就一杯倒的酒量,经过几年被锻炼成两杯倒了,但酒水入肚的王也头晕脑胀,看着满桌的美食没有胃口。

        诸葛青接到王也的电话,还窝在懒人沙发上打着游戏的他丢下手柄,起身换了衣服,也不忘捯饬下头发。

        诸葛孔明后人这个名号倒给他行了次方便,不说三国志了,看过三国演义的人大抵都会对诸葛二字心生敬意,他把自家牛鼻子从酒桌上扛下来,夜晚的马路车倒不算多,开得有些快,王也意识还在,但头晕的要紧,说道:“老青,开慢点……”

        诸葛青便把车速降到了50。

        王也酒品好,自己撑着到洗手间才抱着个马桶干呕几下,没吐出什么东西,倒是酒劲缓过来了,起身进了浴室。

        等身上的酒气洗得差不多,王也从浴室出来,看到餐桌上放着一碗煮好的挂面,没什么特别的配料,就一个水煮的荷包蛋卧在面条上。

        味道跟面条的颜色一样有些淡,但被酒液蹂躏过的胃部此时最需要的便是这样清淡的食物,诸葛青也没煮很多,现在时间不早,吃太多对胃也不好。

        连着面汤也喝了个干净,王也把碗筷收拾好放在水槽里,准备等明天再洗算了,现在的他实在乏了。

        回到卧室,王也看到诸葛青坐在床上,手上捧着手机滑动,听他说最近喜欢的作者写了本无限流,他正每天追着看更新。

        王也摸摸发丝,也干得差不多了,爬到诸葛青身边坐下,正准备伸手关灯,坐在自己旁边的人放下手机,上挑的眼角都是笑意。

        他压低声音,说:

        “老王,吃饱了不消消食再睡嘛?”

        ——E N D——

哦也,我流OOC万岁(被打

评论 ( 18 )
热度 ( 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