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也青】穷游

胡言乱语的短打,OOC

                                                                                                                                                                                                                                                                                                                        

1.

        褪去道袍,身着宽松休闲服,长发盘在鸭舌帽之中,再配合上便宜的硬卧火车票以及半旧双肩包的王也,不能更像来京北漂的年轻人了。

        看着车票上印着的起始地,王也自嘲地一笑,说是要当个“行者”,但该“行”去哪儿,却还没有个明确的方向,而他误打误撞地,竟然买上了从北京到杭州的车票。

        16个小时啊……

        想想都觉得浑身酸痛。

        没有故意行炁,王也像个普通的闲散青年随着入站的人流前进,火车到这里只是中途站,停留时间不长,他不慢不紧地在开车前一分钟挤上了车,人不多,但他习惯性地走上硬座的车厢,又花了五分钟从列车的一头走向那边的硬卧。

        买到的床位在下铺,王也不太喜欢,这样的话总会在晚上被上上下下的人打扰到,还容易被不愿意太早上床的人霸占位置,其实这些都无所谓,最怕就是在自己的床上无端地开始打牌赌博。

        这么想着,他随手把背包放在床尾部,睡他上铺的兄弟已经来了,在上面不知道干什么,大概是在收拾铺床,一只让王也颇为眼熟的行李箱放在爬梯下方,旁边端正地放着一双锃亮的皮鞋。

        但转念一想,那人的行李箱怎么说也要个一两万,怎么可能跑来这里跟自己一样在绿皮火车上晃个十几小时,这个应该就是个A货吧。

        “唉老兄,”王也看着走廊上来往的人,想开口提醒下上铺的兄弟注意财物安全。

        上铺的人露出了他的狐狸脑袋,王也双目微瞪,看着自己刚才还在想着的那张脸,熟悉的眼角吊起,这不是诸葛青还会是谁。

        相比起王也的惊讶,诸葛青的倒是一副如同往常般尽在掌握的模样。

        “老王你终于来了。”上挑的尾音似乎带着些得意。

        “你怎么会在这,”王也回问道。

        诸葛青看四周没人,翻身跨过床边的护栏落地,动作轻巧,但铁皮做的地面不可遏制地发出“哐当”一声。

        “你问我怎么会在这,”诸葛青捻起王也放在床铺上的车票,目光扫过目的地,随后抬头,“王道长,你怎么又忘了我会算卦呢?”

        绿色的钢铁大蛇穿过隧道,车厢不止地颤动着,荡着王也的心尖。

        

2.

        诸葛青从行李箱里掏出两瓶矿泉水坐在王也的旁边,后者接过水瓶后却把它放在一边,从背包里掏出一小包茶叶,抖落一半到随身的水杯里,起身到车厢尽头接来热水,不消片刻就带着泡碧绿的茶水回到诸葛青的旁边坐好,再从包里掏出一本书,抽出书签继续读起来。

        见王也似乎没有要跟自己联系感情的意思,诸葛青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插上耳机听起收到的语音,不时打字回复,过了一会儿,又打开听歌的app,鼻腔里流出低沉的轻声哼唱。

        那并不是流行曲,王也偏头,下午四五点的阳光从窗户撒入,诸葛青半开双眼,目光散乱地投向前方,不多时又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偏头,恰好对上这道士的双眼。

        “要听吗,”诸葛青摘下一只耳塞,捏在指尖晃晃,见王也没有回答,便径自替他塞入耳内。

        听起来像是什么戏剧,王也对音乐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只听得那咿咿呀呀的,感觉颇为热闹,他把听出来的两句词输进搜索框里查询,随后问诸葛青:“这是婺剧?”

        “没想到王道长对戏曲还有点研究,”诸葛青语气里面含笑,他怎能没看见王也百度的动作。

        王也回道:“你就别抬举我了,都看见我查百度了不是吗。”

        诸葛青拿出手机,把那婺剧切换成一首比较出名的英文歌,连王也都听过,还托着书脊的手指不自觉地跟着节拍轻敲起来。

        走廊外传来脚步的声音,对面的两个床铺还空着,都以为该是对面的旅客来了,没想到却是两个高瘦的中年人路过,靠近里面的那人状似不经意地瞥一眼王也跟诸葛青的位置。

        诸葛青摘下了耳机,凝神坐直。

        “哥,刚才看见没,那箱子要那个数吧?”

        “什么哪个数,你什么时候见过拉这种箱子的人坐绿皮,瓜!”

        “有钱人家孩子来体验生活啊。”

        “有个屁,就两个傻逼大学生吧,那箱子一看就是罗湖买来的!”

        王也看着诸葛青平淡的面容上凭空生出一青筋,暗自算了一卦,大概明白刚才路过的两人的身份,这时那英文歌已经结束,他便起身,抬起诸葛青的行李箱放在自己双肩包的旁边,这箱金贵得很,他可不敢随便给对方塞在床底。

        诸葛青这时已平静下来,他把耳机塞好,拿出kindle看起电子书,另一只还耷拉在他肩膀上,王也再次翻开书,顺手把那只耳机戴好。

        初秋天气尚算温暖,两人衣衫还不厚,耳机线不长,牵得他俩精瘦的肩若有似无地碰上。

        

3.

        火车哼哧哼哧地晃了两个小时,把夕阳晃成黑夜,这绿皮车终于到了中途站,又上来了些旅客,王也跟诸葛青对面的位置被两个来这边跑生意的南方人占领,开始吵闹了些。

        生意人似乎都比较喜欢跟人闲聊,两个牛高马大的汉子,愣是发挥出了居委会大妈的嘴碎,查家宅般跟面前的两个年轻人拉家常,诸葛青有意隐去自己的本姓,只道自己姓朱王也姓王,那大哥也自来熟地喊上了小朱跟小王。

        “小猪,噗。”王也忍不住笑出声,又很快地捂住想要喷笑的嘴。

        “你们俩还是大学生吧,趁着放假出来玩?”

        “对啊对啊,”诸葛青点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

        生意人对此颇为赞赏,也点头道:“对,年轻人就是要多出去见识见识,别一天到晚窝在学校光顾着读书,这样成不了大事!”

        “看你们哥俩感情应该很好吧,要让我对着个不喜欢的人十几二十个小时,可受不了!”

        诸葛青看了王也一眼,伸手一把揽过王也的肩膀,笑道:“可不是嘛,我可喜欢老王了,但他好像不怎么想跟我出门。”

        看着诸葛青搭在自己肩膀上是手,王也干笑出声:“明明是你自己找上门的。”

        

4.

        列车上灯关得早,约莫10点就只剩铁路沿途时不时能看见的一些灯光,以及车内略嫌昏暗的应急灯,大概是到了什么郊野地区,手机信号完全不管用,但仍然能看见不少人坐在过道上,或者躺在床上,手机屏幕上的光映着一张张精神过人的脸。

        王也在武当山的时候习惯了早睡,诸葛青在关灯之后也爬回了他的上铺,只不过这次他是老老实地沿着爬梯上去,没有在常人面前表演一蹦三尺高。

        刚才抓着自己跟诸葛青唠嗑了一个多小时的俩哥们在关灯前便盖好了被子,一副想要把这漫漫长夜睡过去的模样,似乎完全不担心自己的财产安全,王也看着他们睡得鼾声震响,忽的也感觉睡意向自己侵袭,他拿起自己的水杯,到热水器旁边倒掉冷下来的茶水,满上一杯热水回到床位。

        车上的热水器可谓功能优异,一天二十四小时下来没带歇,倒出的热水还是那么的烫,王也双手抱着水杯,隔一会儿才细细地抿一口,等杯中的热水变成温水的时候,还有一大半没被他喝下。

        睡在对床上铺的兄弟此刻却翻了个身,睡得太熟的他似乎以为自己还在家中那张大床上面,翻身的动作很大,加上长得高大,小小的床本来就让他睡得不自在,此刻这个翻身,熟睡的汉子竟然越过那护栏往地上砸去。

        王也顾不上还捧在手上的水,甩手就丢在床上,抬手放出炁团将那汉子托回床上。

        等他回头,看见自己心爱的水杯把白色的被单洇出了水迹,离天亮还有将近10个小时,看来是没什么希望睡个好觉了。

        只怪自己出门前没卜好卦,这样跟买硬座又有什么区别。

        “王道长,要上来凑合一下吗。”

        诸葛青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5.

        王也觉得自己应该拒绝,他跟诸葛青身量都不小,勉强挤在这张比普通单人床还要小的卧铺上,怕不是两个人明天起来都只得到一身的酸痛。

        但诸葛青已经从上铺下来,把本来叠好的被子抱到上铺,王也看着对方的举动,也踢掉了鞋子,跟着爬到上铺。

        果然如他所料,两个超过180的男人就算是侧身躺在这床上,也只是勉强能睡下,怎么说都算不上舒服,而因为床本来就不够宽,放不下第二个枕头,两个人只能一人挨着枕头的一边侧躺这,即使是这样,他们的脸也还是靠得极近。

        “王道长,这样好像睡不着呢。”

        “这不是老青你让我上来的吗?”

        “呵呵,”诸葛青轻笑,压低的声音里透露着磁性,“好像也是。”

        王也闭上双眼,摒弃杂念,努力忽视离自己极近的那处发热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看见诸葛青面向床崴侧躺,自己也应该用个后脑勺对着他,总比现在对方一呼一吸都全数铺在他的脸上来得好。

        总比自己的心脏随着那温热的呼吸颤动不已来得好。

        “唉老王,”诸葛青也还没睡着,他低声唤起睡在自己面前的那人。

        王也知道自己也装不了熟睡,便睁开双眼迎上诸葛青的目光,明明是这样漆黑的夜晚,他却能察觉到一向半睁的那双狐狸眼,此刻正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

        “诸葛青…”王也开口,打破了这样黏着的沉默,他搜刮了许久,拿出了以前在学校男生之间喜欢开玩笑的话,“你……跟别人睡过觉吗?”

        诸葛青没想到王也会给自己来这么一出,他笑道:“你这不开玩笑吗,我可不知道京城中海集团的三少竟然不是人。”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怎么,道长入世之后对山人的私生活也感兴趣了吗?”

        “……”

        “那你呢?”诸葛青反问道。

        王也对着诸葛青那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目光,不知怎地,热度竟然从耳郭蔓延到脸颊上。

        “王道长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

        “你说,”王也伸手抓抓脸,温度似乎降下去了些。

        “你,有想过以后讨老婆的事情吗?”

        “我一个道士,虽然被武当山赶走了,还是不能对不起祖师爷的。”

        “你家就没有给你安排什么政治联姻什么的吗?说不定明年就能收到王道长给我的请帖了,啊,真期待宴会上面有什么可爱的千金小姐啊。”

        “诸葛青!”王也低声喝止。

        听见此言,诸葛青闭上了双唇,含笑的眼被眼睑遮住,须臾能听见他平缓的呼吸声。

        道长闭上了双眼,诸葛青拍在自己脸上的温热气息挥之不去,耳边传来聒噪的心跳声,但奇怪的,这样的噪音让他分外安心,不消片刻,也坠入了梦中。

        初秋的夜里带着些微寒,王也意识模糊间,对方温暖的体温源源不断地向自己传来。

        但诸葛青也何尝不是,吞吐着对方的气息入眠。

        

6.

        朝阳透过窗户透入,火车上的旅人渐渐醒来,人声变得热闹起来,王也一向养生的作息让他准时睁开双眼,一个晚上都只能维持一个姿势跟别的男人夹在狭小的床上,果然给他带来浑身的酸痛。

        面前是诸葛青平缓的睡颜,往常那傲气的眉眼被镀上金光,带着稚气,王也听到对床的兄弟有醒来的迹象,想要赶紧起床,不然等下让路人以为他俩是基佬那就糗大了。

        抬头的片刻,发根传来头皮被拉扯的痛楚。

        他偏头一看,自己的头发被诸葛青的脸压住了一大把,差点与对方散在枕头上的发丝纠缠到一块儿。

        再说他俩什么时候睡得这么靠近了,睡前明明两个人的头都堪堪搭在枕头的两端。

        王也小心地扯出自己的头发,但还是惊扰到了诸葛青,他睁开双眼,看着王也不自在的表情。

        “怎么了王道长,睡了一觉就翻脸不认人了吗?”

        “没有!”诸葛青的脸突然靠近,白皙的脸上含有酣睡之后的红,王也别开脸,如同诸葛青昨天一般翻身下床。

        昨晚被打翻的水杯还维持着倾倒的姿势,但被铺上的水迹已经干涸。

        然而火车还有个把小时就到站,这卧铺的钱还是白花了。

        诸葛青从上铺下来,一屁股坐在昨天坐着的那里,他抬头看着王也,开口:“王道长,你觉得我能这么刚好睡你上铺,完全是靠算卦的吗?”

        “……不然呢?”

        “我武侯家的卦再准,也不能左右售票系统啊。”

        

        “各位旅客请主意,前方即将到达的是杭州站,需要下车的旅客请提前做好准备……”

        

7.

        如果这并不是卦象能左右的话。

        那大概,便是缘分吧。

        

        ——E  N  D——

        

……第一次搞也青,语无伦次,OOC到上天,羞耻(

        —— 补  充 ——

P.S.被某些朋友私信问到两个问题我在这儿解释下

1.两个男人挤不挤得进一个硬卧?

        不怎么可能,两年多前试过从广东某市坐硬卧一路晃了18个小时去上海,连我这个小矮子而且那时候还没发胖,都觉得床很窄。就,那个,为了剧情需要,剧情需要你们懂吗(比划(被打

2.两个人分开买票,真的能这么凑巧买到同一列次同一车厢又恰巧在上下铺车票吗?

        真的,也是我自己遇过的事,跟上面提到的旅程是同一程,当时有位同城的基友,看我一个人坐火切去上海觉得很好玩,跟我隔了大半个月才买的票,后来在车站外面碰头,我俩一对车票,她恰好在我位置的上方。只能说缘,妙不可言了(瞎看口吻

评论 ( 9 )
热度 ( 2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