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也吹,脾气暴躁上班族。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队服

一个关于魏琛过去,充满个人臆想跟捏造的随笔,基本上都是废话

                                                                                                                                                                                                        

        魏琛并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种场合中穿上蓝雨的队服,即使他穿过这件外套跟队友们撸过串、打过火锅,甚至试过穿着在地上打滚。

        也带过训练营的崽子们到大排档干掉10个干炒牛河。

        说起俱乐部附近那大排档,跟这里还有点像。

        魏琛想着,拉开塑料凳便坐下,对面坐着的中年男人,他并不认识,他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露出坦然的微笑,约他出来吃饭的兄弟忙不迭地给那人满上酒杯,给魏琛介绍。

        哦豁,这老小子看起来还是个人物。


        G市的天气,连12月下旬都安定不下来,魏琛还在家乡那会儿,11月的天气就让他恨不得能随身带着暖气出门。

        这太阳偷懒了几天又伴着大风,冻得棉被都像是被水泡过的,即使在祖国大陆的南端,魏琛还是下单了一张电热毯,还把在箱底的大衣全部翻出,然而魏琛收到电热毯放在代收点的短信的那天,寒风戛然而止,阳光再度普照,气温又蹭蹭往上飙了10度。

        从蓝雨退役,魏琛带着积蓄在俱乐部所在的隔壁区租了个小套间,积蓄还够用,他拉了个网线,凭着自己的好技术干起代练的活,收入尚可,没病没痛,每个月定时地往家里打钱,即使得不到一个电话的回复。

        就这么几个月过去,G市的炎热早已退去,一个人在外住,偶尔跟以往的朋友出门吃吃喝喝,生活倒说得上是惬意,但这过大的昼夜温差,让魏琛光荣地患上了感冒,拎着社保卡准备去社区开点感冒药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从蓝雨退出之后,这五险一金怕不是已经停缴了好几个月吧。

        换上干净的衬衫,魏琛看着窗外的阳光,约莫也有个二十一、二度,便放弃了堆在床头的那件羽绒,但看着床底下放春秋衣物的箱子,想尽快出门的他又放弃了从床底下挖衣服的想法,拿起挂在门后挂钩的那件,涤纶面料蓝白相间的外套穿上。

        这便是蓝雨的队服。

        队服的质量实在算不上是好,这还是第一赛季常规赛快开始之前的几天,老板急急忙忙地找了家做校服的网店定制的,说是定制,因为数量不多时间不够,也没有合适的设计图,老板就在店家给出的款式模板上面点了一套通体蓝色,胸前有一道宽白杠校服,统一在左胸口绣上楷体的“蓝雨”二字,背部也有两个加大版的同款楷体,但只是两个反光的胶印大字。

        队服交货寄到俱乐部,魏琛跟队友们一块儿领了这外套,他叼着烟,斜乜老板一眼笑骂道:“妈的,这不是人家附中的校服,我们这是去高考还是打比赛?!”

        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应该束之高阁,甚至是丢掉的这件劣质外套,被魏琛用衣架挂起,端端正正地挂在这烟臭味挥之不去的小屋里头。


        魏琛拿着社保卡去开药,居然顺利地挂上了号,他便明白蓝雨老板一直给自己交着五险一金,工作日的下午,社区医院并不拥挤,他这不是什么大毛病,半个小时便能解决。

        刚一出医院的门,憋了挺久的烟瘾怎么也堵不住了,魏琛把装着药的塑料袋的提手穿过手腕,从外套口袋掏出烟盒跟打火机,熟练地点上一根烟。

        “你干嘛呢!”迎面走来一个身量矮小中气却十足的老人,头发花白,眼神清亮,他抓住魏琛的手腕,迫使他把烟放下,“不上课来这里还抽烟?你哪个班……”

        老人看见魏琛抬起的脸,怎么也是一副成年男人的模样,责备的话像是个哑炮一样堵回喉咙。

        “老人家您认错人了吧,”魏琛猜想对方应该是哪个学校的老师,或者说是退休的老师,看见自己身上的衣服认错了,便急匆匆地跑来想抓个现行。

        “你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在这种时间到处乱晃,还抽烟,对我们学校影响太坏了,你是什么人,怎么穿成这副样子……跟个流氓似的。”

        “对啊,”魏琛再次想掏烟,但在老教师严厉的目光之下收回了手,他挺起胸,点点胸前“蓝雨”两个字,“我是这个单位的。”

        没想到老人家居然听说过这个,脸色看起来更加严峻了:“我知道!就是那些不务正业拿游戏当工作的人!这种把戏还能上电视,带坏我孙子!”

        “哈哈,”魏琛闻言笑了,他也不强迫这个年纪的人接受电子竞技这个行业,他看着老教师手里的病历,惯用的垃圾话也收回,“这不我做不下去了,现在病了也没钱看咯。”

        老人没好气地瞪了魏琛一眼,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四的样子,大白天的不上班,还胡子茬拉地在医院门口吸烟,魏琛耸耸肩,提着药越过他离开。

        那年轻人面貌看起来虽显得颓废,但走路的姿态却端正且挺拔,阳光耀眼,背后蓝雨两个黑色的胶字此刻反射着光。


        魏琛刚拿起G城通刷机入闸,他现在可烦进地铁站还要安检的事,心里的烦躁还没退去,平常一块吃喝刷本的兄弟给他来了个电话,约他晚餐在他们以前常去的那家大排档聚一聚,说是“过平安夜”。

        “中国人过什么洋节,穷讲究,”魏琛答应了兄弟的邀约,熟门熟路地上车,转线,但晚高峰的体育西路让人窒息,他在分流之中错过了两班车,等他到了的时候,那群兄弟已经喝上了。

        带着他不认识的人,看起来还像个老板的样子。

        果不其然,这是魏琛一个做保安的朋友所处的公司老板,也不知道是怎么搭上线的,人家老板瞧中了荣耀的商机,他便上赶着给老板介绍魏琛,说能给他做个开荒牛。

        那老板也是做过功课的,似乎还看过他的比赛,他拿起酒杯,跟魏琛碰杯,口才极好侃侃而谈,似乎已魏琛已经带出下一届的冠军队来。

        魏琛几杯下肚头脑有点发晕,他摇摇头,笑道:“叶秋那小子,能着呢,有他在想拿冠军不容易。”

        那老板又劝了他几句。

        魏琛伸手进口袋里面准备掏烟,摸到了一张硬的塑料片,那是他的社保卡。

        他推开老板给他递来的烟,说:“打比赛太累了,如果老板你对这门生意有兴趣的话,投资下蓝雨应该不错。”

        说着他挥挥手上的药盒:“病还没好,回去养着了,下次再出来吃吧。”

        下一年的常规赛,魏琛看着电视上的蓝雨队员,新的校服,不对,队服似乎有些设计了,还有个粗制滥造的队徽。


        卢瀚文V:耶耶耶夏休期回来我长高了,回来就换了新的队服

                        【图片】

        夏休期结束前的两天,各大战队的队员都陆续回笼,已经退役的魏琛躺在床上刷微博,看到自家小徒孙发了张对着镜子的自拍,身上蓝白相间的运动装显得人很精神,他仔细看了看,手臂跟腿都抽长了,线条看起来有点瘦削,魏琛掐掉手上的烟,转发道:

        魏琛V:[good]这衣服精神!好看!

        

        几天后,魏琛出现在兴欣网吧,叼着跟烟没有点燃,问前台小妹是不是有他的快递,小妹点点头,从抽屉里翻出一个扁平的大盒子。

        魏琛看着这个包装像是衣服,但他最近也没上网买衣服啊,都还没到双十一。

        管前台借了把剪刀拆开,一抹蓝色从飞机盒里解放出来。

        ——是他前几天在微博看到的,跟他的徒弟、小徒孙同样的一套运动装,衣领上的水洗标还绣着个“魏”字。

        “傻逼,跟那些乱七八糟的材料*一样,没卵用。”

        “老魏你买什么漂亮衣服了啊,”陈果从二楼下来,看他手里拿着那外套。

        “没什么,小孩子瞎搞,”魏琛连忙把衣服塞进盒子里面盖好,“说了要表孝心就给老夫打钱,净搞些浪费精力的事儿。”

        “哎呀,那边又给你寄礼物了啊?你嘴角都咧到眼睛上了,美得你。”

        “唉你这瓜婆娘咋这么八卦,走了。”

        回到上林苑,魏琛从盒子里面拿出那套蓝雨的队服,仔细地叠好,他打开衣柜,将这沉静的蓝色端正地放在那几套叠好的兴欣队服旁边。

        他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很久没打过的电话:“喂,小子啊……”

        ——E N D——


*官方手游的梗,支线任务要求玩家帮蓝雨的队员用空闲时间在网游里面打一堆材料,交任务的时候解说这些是在魏琛生日的时候给他送过去的。

陈果:“前几天老魏收了个礼包,听说你(玩家)还参了一脚帮了个忙?”

主角:“礼包?我帮忙?蓝雨?”

陈果:

“游戏里寄来的,好几封信,老魏收到还愣了半天呢。”

“嗨,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听老魏说,之前他还没退役的时候,有一年过生日,游戏里收到一堆零七八碎的材料。”

“什么东西都有,说是生日礼物让他省点心。”

“训练营里的新人寄的,那时候制度流程还没现在那么完善,各大战队的队长都是网游比赛两头抓。”

“所以训练营的那帮人也知道他在忙什么吧,老魏说这事儿的时候嘴上说一帮兔崽子瞎闹,不过我看他还挺开心的?”

“后来他退役了就没然后了嘛,只是没想到这次回来,又收到了这样一份。”

“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训练营土生土长出来的,他们肯定知道这事儿。”

“就是不知道那次是谁起的头,这次又是谁起的头了。”

“东西倒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

“毕竟低等级的材料,只要不是荣耀忽然更新配方,各家公会仓库都会存着一些。”

“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了,而且我听老魏说,他们没动公会库存,就是几个人自己去刷。”

“心意最重要啦,你没看老魏这几天,都美得跟什么似的……”

“蓝雨那边,他自己带出来的人让他自己去解决,我帮他跟你说声谢谢吧。”

剧情就是这样,蓝雨……太好了叭(爆哭

评论 ( 5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