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安】张司机番外两则

*写不出女装安的混更

现代架空paro,张安都是普通人,淡而无味的白开水故事

*私设如山、年龄操作注意

*OOC、原创人物出现注意

至此张司机全文以及番外已经全部公布w

前文传送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R18番外)

贼短,傻白甜注意

                                                   

执起

 

        “小张,你这脸是怎么回事?”

        出门买早餐的时候,张新杰被早餐摊上的大妈盯着脸看了半分钟,然后她一边帮他把包子跟豆浆打包好,递到这个青年的手上,“看你脸色也不太好。”

        张新杰今天带着口罩,露在外面的额角跟鬓角之上,以及发丝掩盖之下都有不明显的几粒红色小疙瘩。

        鬼知道他这颗从他鼻头凭空冒出的红疙瘩是怎么回事。

        “看起来有点像我儿子小时候长水痘的样子啊,不过你也不小了,应该不会没出过水痘吧?”

        张新杰的记忆里没有自己长过水痘的印象,但都30岁的人了,还没事的话,应该是很小的时候长过,然后现在不记得了吧?

        哪想到大妈一语成箴。

        张新杰接到梁哥打来的电话,让他好好休息去看病的时候,正看着医院前面黑压压的人头,心里生出一丝想要退缩的想法。

        站在门口的护士看着他犹豫的神情,迎上来问他要看什么。

        “好像是,长水痘了,还有发烧,”高热烧得他喉咙干渴,只能用嘶哑的声音回答护士。

        听到他长水痘的护士马上把他带到皮肤科,让他拿出医疗卡刷机挂号,他一看,皮肤科的候诊区似乎也有不少水痘的患者,但是成年的只有他一个。

        手机再次响起,张新杰接起来,听见了青年人焦急的声音:“新杰你怎么了,今天不是上早班吗?我上班的时候没看到你的?”

        他的恋人,安文逸现在已经是大四的准毕业生,正在市中心的一家证券公司实习,非常恰巧的,他上班通勤的依然是当初他们相遇的那一路公车上,他了解张新杰的班表,知道能在什么时候在这班车上看到他,今天正好赶上是对方上班的时候,张新杰不在,安文逸一眼就能看出来。

        何况他平时几乎没有假。

        张新杰收回就诊卡,看着面前的护士用免洗消毒液洗手,把他出水痘发烧看医生的事情简略稍微给对方说了一下。

        对方沉默半晌,话筒里再次响起对方无奈又担心的话:“哪家医院?我去陪你吧,今天公司没什么事,我可以请个假。”

        “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你发烧了啊,让我照顾你一回吧。”

        鬼使神差的,张新杰把医院的名字报出来了。

 

        水痘也不是什么复杂的病,医生看了他两眼,问了他一些症状的相关问题就开药让他去缴费然后去一楼药房取药。大半个小时后,因为怕传染到别人所以站在角落盯着电子显示屏看自己的名字的张新杰被匆匆赶来的安文逸找到了。

        安文逸想伸手确认张新杰的体温,但是被他避开了。

        但是安文逸还举在空中的手紧跟着贴上对方的额头,的确能感受到明显的热度。

        “没关系的,我很小的时候就长过水痘,不怕传染。”

        “张 新 杰 请 到 5 号 窗 口 取 药。”机械的电子音报出张新杰的名字,被喊到名字的人正想动作就被安文逸压下。

        “你这传染病就别去跟人挤了。”然后散步并作两步走到窗口前。

        因为张新杰怕会传染给人,没有坐公车直接开车到医院,倒是省了打的会被司机嫌弃这事儿,安文逸一边埋怨他在精神不佳的时候还要坚持自己开车很危险,一边接过对方的车钥匙打开车,熟门熟路地开回张新杰的宿舍。


        回到宿舍,还没到饭点,张新杰的早餐还没完全消化,安文逸让张新杰先吃药,然后到厨房给他煮上了一小锅瘦肉粥。

        仅仅是短短的一个早上,本来只是稍微有些瘙痒的皮肤开始带上不能忍受的痒感,让张新杰忍不住就想伸手去挠挠,虽然理智知道不能挠,但是本能驱使自己抬起手。

        不挠的话,只是用手指蹭蹭,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安文逸端着粥走到床边,恰好看到张新杰抬起手往脸上放的画面。

        “不要挠!会留疤痕的。”

        张新杰闻言,马上把指尖放在眼睛上一推,像是他从来没想过要挠痒一样。

        安文逸没有说别的,只是将粥放在床边的小柜子上。

        “吃完粥去睡吧,退烧药吃过了吗?”

        点头,张新杰拿起旁边的勺子,说实在的,算不上好吃,水放太少了,安文逸似乎怕吃太咸不好,加进去的盐甚至吃不出味道,让从小习惯重口味的X市人张新杰有些难以下咽。

        安文逸脸上露出的尴尬的神色:“很难吃吧……?”

        “还好,”张新杰说着,又挖了一口放进嘴里。

        “小心烫!”

        吃完粥稍微休息了一下,张新杰的药效上来了,被烧得模糊的意识现在终于不用硬撑着了,他坐在床上,昏昏欲睡。

        睡梦中能感受一样的热潮从体内散出,其实睡得一点都不舒服,意识一直处在半清明状态,汗水浸湿了背后,想要踢开被子的欲望成为本能,身上是瘙痒感也源源不断地折磨着张新杰。

        他想伸手到手臂上挠挠,但是发现双手被什么力量桎梏着。

        猛地睁开眼,恋人的脸在他面前放得极大,而梦中压住他双手的力量,正来源于面前的年轻人。

        安文逸侧躺在床上,双手紧紧地抓住张新杰的,双目紧闭大概也在守着张新杰的时候睡着了,甚至连眼镜都没有脱下,双眉微蹵,似乎也没能睡好。

        “阿逸,”张新杰轻声呼唤面前的人,“阿逸。”

        安文逸在梦中听见自己的名字被呼唤,眼睑抖动两下,睁开,在焦距还没对上的时候就下意识地出声:“你醒了,烧退了吗?要喝水不?去擦下身子吧?”

        说着想要放开抓住张新杰的手,去拿水跟毛巾。

        但是这次轮到他被不能挣脱的力量抓住双手了。

        五指张开,贴近,然后严丝合缝地相扣。

        “不用了,”张新杰举起两人十指紧扣的手,嘴唇在上面若有似无地扫过,“再睡会儿吧。”

        “不行,床单会湿的。”

        张新杰难得一次的浪漫被安文逸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特殊待遇

 

        安文逸公司附近最近新开了一家快餐店,门面不大,但是口味跟卫生都挺不错,价钱也合适,在他公司所处的那一栋写字楼的各公司被广为推崇。加上最近门店新客买满5份就能送1份快餐,一群为了生计奔波的年轻人为了省那两三块,每天换着账号去申请。

        安文逸坐在电脑面前,明明还有15分钟就要午休了,客户却打电话过来跟他扯皮,让他连叫外卖的时间都抽不出来。

        “阿安,今天还叫‘安新’的盒饭,你吃啥——?”平常都一起叫外卖的一群年轻人建了个群,这时候安文逸被群主点名。

        “滑蛋牛肉,不要葱。”安文逸听着,手上快速地在微信群里打出一句话。

        “行,今天五送一的最后一天,谁的号还没用过。”

        安文逸私敲群主,把自己的丑团账号密码给了群主。

 

        “老板,你把这个饭拿去哪里,不是送去对面那一栋12楼的那家证券公司吗?我正好要去啊。”

        “没事,你送其他的,这个我送就好了。”

        “啊……好的。”

 

        “阿安,你们市场部的外卖来了——”

        安文逸接了前台打来的内线,刚刚才能把那个难缠的客户打发去吃饭,他站起身伸个懒腰,才走出公司前台,但当他看见站在门前的张新杰时候,在搓揉僵硬的脖子的动作生生停下。

        张新杰半年前从公交公司辞职,拿着积蓄在这边盘下一家主攻外送快餐的店面的事,安文逸当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一开始还是他不着痕迹的给公司里面的同事、还有在这附近上班的大学同学安利的这家店。

        但是用他的名字给张新杰这家饭店点餐,还真是第一次,他想着接单的人也不一定是张新杰本人,而且就算看到了与怎样,饭又不是只给他一个人的。

        没想到张新杰自己拎着外卖上门,而且是只有他们这公司的,平时看那外卖小哥什么时候不是拎着个大篮子在楼层之间上上下下的?

        “你怎么来了,”安文逸接过张新杰的手上的一大袋盒饭,让跟他一起出来拿外卖的同事先回去,“这我表哥,我们聊会儿天就回去。”

        同事点点头,也跟张新杰打了个招呼才钻进公司。

        “你叫的外卖,我亲自送过来不好吗?”

        “我们公司又不是第一次叫你家的外卖,怎么不见你之前也亲自送来啊张老板。”

        张新杰微笑着,从包包里面拿出了一个保温壶,递到安文逸手上:“这怎么一样,其他的单上写的又没有你的名字,我怎么知道一起叫的人里面有没有你。”

        “你可以先问问的?”

        “好,下次提前问问。”

        收回递出保温壶的手,张新杰轻轻地在他人看不见的情况下,用自己的指腹蹭蹭安文逸的手背。

 

        ——END——


评论 ( 4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