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安】神秘的揉揉(上)

瞎说一通,强行打tag没有CP味

卖蠢、女装、下neta、贼多废话注意

整体构思←在这,要是没更新就看这个吧(

                                                                                                                                                                                                                                                                                                                                                                                                                                                                                                                                                                                        

        直到被方锐搂着肩膀像是好哥们一般勾肩搭背地走进更衣室,看见按照自己身形制作的那套“小手冰凉”的cos服之前,安文逸都没有这种“真的要女装了”的实感。

        身高与自己相仿扎着高马尾的妹子提着大袋子向安文逸跟方锐的方向走来,黑色的大袋子上赫然贴着“安文逸/小手冰凉”的标签。

        安文逸对自己角色是多么的熟悉,光是瞥见那一大包,小手冰凉的高叉低胸露肩连衣裙以及那尖细的高跟与粉色的波波头,几乎是在同时在他脑内生成画面,昨晚在苏沐橙关怀的眼神中强行脱去毛发的部位隐隐发痒——腋下尤其严重。

        “是安先生吗?”

        不,我不是。

        安文逸看着方锐眼中饱含的戏谑,否定的话差点脱口而出。

        不能逃避,不能逃避,不能逃避。

        赞助商是爸爸。

        经过一番短暂又漫长的内心挣扎,安文逸轻轻地点点头。

        这时方锐的造型师也来了,把他带进另外一个单间里面。

        扎高马尾的妹子把硕大的包裹背到肩上,安文逸下意识想替对方接过,但更衣室也没多远,造型师便拒绝了他的帮忙。

        现在正值夏休期,安文逸穿着简便,在造型师的示意下很快便褪下T恤跟休闲裤,只剩一条平角内裤,房间内空调很足,但他的脸上还是不自觉的的发起了热,想要挡住尴尬的地方,但很快,安文逸便发现妹子看他的眼神就跟看一件衣服一般波澜不惊,也稍微放松了些。

        安文逸低头,看见造型师妹子拉开包包的拉链,拿出一个大盒子,天地盖揭开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终极。

        “请问这个……是什么?”

        “义乳啊,”造型师拿出自己的手机,确认了一下小手冰凉的造型,随口回答道。


        好沉重……做女人真难……要窒息了……背好累……

        安文逸穿上了义乳,胶水黏在皮肤上像是要把他的皮肤给扯下来一般隐隐作痛,实心的硅胶重量不小,光是要维持抬头挺胸就觉得背部很累,更别提腰间的鱼骨束腰,虽然最后当然会PS,但造型师为了整体效果也是花了大力气去给他勒出了不属于男性的婀娜身姿。

        提出等正式拍摄才换鞋,安文逸为避免被拖地的后摆绊倒,一手拎着裙摆一手提着白色的细高跟鞋走出更衣室。他还没有化妆,即使长得不算三大五粗,但也明显是个男人的长相,跟人工勾勒出来优美体态完全不搭调,惹得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一旁的方锐想要吹口哨的那口气硬生生变成大笑喷出。

        方锐拿出手机解开指纹锁,还想给对方拍个照留念,站在一旁替方锐化妆的小哥看着安文逸窘迫的表情都要看不下去了,马上召唤回方锐到化妆台面前。

        赤脚走在化妆间的地上,安文逸一是想赶紧坐下,毕竟自己快一米八的个头伫在这儿也是挺扎眼的,二是觉得白色的丝袜被踩脏挺难受的。

        说到丝袜,他才在穿上的时候才发现昨天脱腿毛的做法有点多次一举了,但当造型师看到他光滑的腋下的时候,本来已经拿出剃刀的双手一顿,露出了“你真敬业啊”的赞赏目光。

        安文逸坐下,听到自己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平淡,但也不会让人觉得无礼:“是安文逸吗?”

        他这才发现坐在自己旁边的是自家偶像张新杰,他抬头,在镜子里面瞥见自己算得上滑稽的模样,下意识地别过脸,但也不忘给他打招呼:“张新杰前辈好。”

        张新杰头上戴着肉色的头套,还没带上假发,在安文逸看来就像人群中冒出的一个大光头,他为自己这个想法不禁失笑,张新杰还闭着眼,让化妆师在自己眼睑上涂抹银色的眼影,安文逸还能看到眼皮上面半月形的一条。

        大概是传说中的双眼皮贴?

        安文逸盯着张新杰,对方一副很熟悉这种事情的模样,不过也是,毕竟身为联盟第一的牧师,张新杰的宣传照他自己也没少收集,拍照上妆对他来说应该也说不上什么陌生的事。

        他曾经无数次在视频里面观看张新杰各种比赛上的模样,但从来没看见过这样安静坐在自己面前,脸色因为镜前灯变得柔和的他——赛场上的他,总是忙碌的,忙着统筹,忙着操作。

        “安先生,”化妆师略嫌冰凉的手贴上安文逸的侧脸,把他的思绪拉回,“先给您化妆。”

        安文逸被脱下了他刚上大学那会儿才换的眼镜,眼前变得模糊,化妆师给他戴上美瞳,但安文逸无论是隐形眼镜还是美瞳都第一次戴,那两片柔软又脆弱的镜片怎么都戳不进去。

        张新杰已经上好了底妆,在各种的毛刷在他脸上把他的脸勾勒得更加立体帅气,他也脱去了眼镜,此时眼眸里是一片冷淡的灰色。

        他偏头,看到安文逸不断抖动的睫毛以及化妆师的手一接近就忍不住闭上的双眼,开口道:“安……”

        他在联盟的牧师群里也听说过兴欣这个小牧师是自己的粉丝,这个时候作为偶像,或许说些什么能起点作用,但叫全名的话未免太过生分,他想了想改口道:“小安,你别紧张。”

        安文逸闻言一愣,强迫自己睁开双眼,他回想起以前还在学校时候室友戴隐形的样子,主动伸手把自己的眼皮撑开。

        好不容易把粉色的美瞳戴进去,安文逸也因为这个泪流满面了。

        后来化妆师才发现,安文逸的眼睛大概是有些敏感,画眼线的时候也差点把这个大男孩弄得满脸泪水,还好眼线膏放水。

        满意地看着在自己的巧手之下线条柔和下来的安文逸的脸,化妆师哼着小调把化妆刷收好。安文逸也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他觉得那是自己在看哪个萌妹的照片,但明显的,镜子里的巨乳萌妹做着跟自己一样的动作,那的确是化妆后的自己。

        网红美女的照片真的不能尽信啊,自以为自己是个直男的安文逸这样想着。

        “挺好看的,”张新杰评论道。

        对方已经已经完成了化妆,戴上银灰色的假发,活脱脱就是网游里面“石不转”的形象。本就白皙的脸因为化妆变得光滑,在灯光的照耀下甚至有种在发光的错觉,平淡的五官也在化妆品的作用之下变得立体,总是藏在镜片背后的双眼也因为美瞳眼线跟双眼皮贴带上了欧美人的深邃。

        “前辈也……”安文逸再次别开了脸,“这样看的话真帅,实力石不转。”

        “噗,”方锐也早就化好妆,正要往外走到摄影棚,看到相对而坐的安文逸跟张新杰忍不住笑出声,“你俩怎么看着这么像过年时候我哥们去的相亲现场呢。”

        “方队好。”

        “张新杰大大你好呀,真的你们要不合个照发微博,绝对的郎才女貌。”

        “方先生,请您抓紧时间哦。”

        “哎我这就来——”


        ——T B C——

翻了下自己的lof,发现我对小安女装的执着居然从2015年1月持续到现在(。

评论 ( 6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