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喻魏】个段子

虽然喻基本上没出场但真的是喻魏,贼短,无聊,异地恋前提
祝自己节日快乐(你

                                                                                                                                                                                                                                                

        9月10日,对魏琛来说本来是个平常的日子,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毕竟在这之前的一个星期,网络上已经是铺天盖地的“开学季,感恩季”,教师节嘛,这么个洗脑法,他当然记得。

        只是这个日子离他已经太遥远,魏琛深吸一口烟想。

        陈果看到他又一大早躲在角落抽烟,一巴掌赏在魏琛背上,还剩下一半以上的香烟因为吃痛张嘴被遗弃在地板上。

        “啧,我又没在训练室抽,”魏琛撇嘴,又从怀里掏出个半瘪的烟盒。

        陈果一把夺去他手上的纸盒,一个巴掌大的圆形硬纸盒和被塞到魏琛的手里,他低头揭开,里头摆着一小簇色彩鲜艳的花。

        “老板娘……这样,不太好吧?”

        “不好你个头,”陈果没好气回道,“是训练营的学员合份送的教师节礼物,连关榕飞都有,你别自作多情。”

        “嘿,这是传说中的永生花吧,”魏琛露齿一笑,“崽子们还挺有心的。”

        等到了训练室,魏琛看到苏沐橙唐柔收到的那两个差点比他的脸盆还大的花朵礼盒,就明白自己手上这个怕不是凑包邮买的。

        一群崽子,毛没长齐就学人泡妞。

        魏琛随手把盒子盖上放抽屉里,桌面上的手机铃声大作,他起身出门,接上电话。

        “喂,请问是魏琛小姐吗?”

        “我是。”魏琛掐着嗓子也装不出娇俏的声音,倒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不好意思,咳,魏先生,有一束送给您的鲜花,麻烦您来兴欣网吧大门取一下好吗?”

        “唉老弟,我现在不在那边,”魏琛用正常的声音继续开口,他听对方声音感觉年龄不大,就自来熟地喊上了,“而且这该不会是什么新型诈骗手法吧?”

        “您误会了,真不是。”

        “花谁送的?”

        “没有署名,但是有卡片。”

        “真不是诈骗?”

        “真的不是,要不我放网吧前台吧?”

        “啊,好,麻烦你了哈。”

        等中午吃饱,公会也没什么特别要忙的,魏琛换上双运动鞋,才从上林苑骑着个小绵羊突突突地到了兴欣网吧门前。

        他进门,刚想问前台小妹花的事情,就看见一大束花放在她的背后,小妹暂停了正在看的网剧,回头帮他把花拿出来。

        “魏哥,你对象送的?”

        “我的对象就是这个,”魏琛晃了晃手里的账号卡,从小妹手上接过花。

        红的玫瑰,粉的百合,橘的非洲菊,还点缀了些满天星,中规中矩的一束花,倒没有想象中的一大束玫瑰。

        拿起放在花束里面淡绿色的纸笺,魏琛只用一眼就知道送花的是谁。

        他嘴里含糊地说着些什么,神色带上些不自然,边嘀咕着,边走出了网吧。

        工作日的路上路人不多,魏琛寻了个安静的地方,拿起手机拨出一个长途电话:“喂。”

        “喂,魏队,花收到了吗?那是……”对面传来的声音沉稳温和,似乎还带着些笑意。

        魏琛赶紧地打断:“你一个大老爷们给我这个更大的老爷们送花,不觉得膈应的吗。”

        “怎么会呢,这花是我跟少天一块儿送的,留言也写了吧,是徒弟的心意呢。”

        “教师节快乐。”纸上写着,但这纸上仅有喻文州的笔迹,还能辨认出是亲笔写下的,大概早就计划好,还提前把这张纸笺从G市交到本店的花店手上,而黄少天,估计最多也就是合了份钱。

        “知道是我徒弟就好,”魏琛把抱住花束的动作紧了紧,“谢了啊,明年就别整这个了,送几条贵点的烟,或者其他实在点的就好了哈。”

        “实在的……”喻文州沉吟片刻,语气中总是带着不慢不紧的温柔,“我不是早就把自己送给您了?”

        喻文州的声音,带着点G省人特有懒音,听起来软糯。

        阳光被云半遮,魏琛手里紧握着手机,三十好几的老男人在街角上涨红了脸。

——E N D——

评论 ( 13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