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喻魏】挑

ooc,废话多,私设,贼短

                                                                                                                                                                                                                                                                                                                                                            

       魏琛不喜欢吃芹菜,喻文州一直都知道。

       其实这也没什么,这种行为甚至算不上挑食,毕竟人或多或少都会在饮食上有特别的喜恶,只要能从其他方面摄入同样的营养,也不是什么大事。

       喻文州还在训练营的时候,蓝雨远没有现在的规模,更别说那个现在闻名联|||盟的食堂了,大体上跟某些学校食堂不相上下,厨师都热爱放飞自我,今天用红薯混进红烧肉,明天用蒜薹炒豆干,什么款式都见过。要说优点的话,用G市话就是“三餸一汤,白饭任装。”

       呃,扯远了。

       喻文州他很清楚地记得,那天食堂里面有一道胡萝卜炒肉丝,不知道厨师是出于味道还是卖相还是营养考虑,切成丝的胡萝卜跟有点老的香芹混在一起,共同剥夺肉丝的存在感,偏生香芹长得不粗,一个不小心就会跟胡萝卜丝一并夹起。

       那天喻文州到食堂的时间有点晚,他捧着托盘杵着张望,发现人头涌涌的食堂只剩角落一些比较昏暗的位置还空着,但他不想坐到那边。他收回目光,就能看见魏琛仗着自己是队长霸占了最佳的空调位。

       魏琛面前的不锈钢餐盘已经几乎被他扫净,喻文州握住托盘的手紧了紧,把托盘放在了跟他怎么也说不上熟悉的魏琛面前:“魏队好,我能坐这里吗?”

       “我吃完了,你坐吧。”魏琛说着,扯了张桌面上的粗糙餐纸一抹嘴,起身就要拿起托盘走人,“多吃点哈,快高长大。”

       喻文州瞥见了魏琛餐盘角落的小盘子里面摞着的一撮翠绿,堆在盘子边缘,显然是被刻意挑出来的。

       “谢谢魏队,”喻文州说着,目送那人的背影,又看见他掏出一根烟别在耳边。

 

       在这往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喻文州跟黄少天逐渐熟悉起来,某天中午一块儿在食堂找位置,黄少天一眼便看见魏琛,嚷着要跟魏老大坐一起。

        那天黄少天在他耳边叨叨叨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但他还能清楚想起,中午食堂吃了木耳炒肉片,加了香芹的。

       魏琛端起盘子把那木耳炒肉别进饭碗里,形成了个简陋的盖浇饭,正抬起筷子要把他讨厌的那些绿色夹走,便看见黄少天带着喻文州,一边叨叨叨一边往自己方向走来,他夹||着芹菜的手一顿,硬生生改变了方向,把那条菜梗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黄少天不喜欢吃葱,把姜葱蟹里的葱全部挑出,收获了魏琛的嘲笑:“不吃葱脑袋会变笨的!”

       “唉魏老大你看你这话说的,你老人家把芹菜吃进去也不见得有多勤奋啊,你这衣服是3天前的吧上面还蹭了些笔油。”

       魏琛听着,气笑了,又往嘴里扒了一口饭。

       黄少天饭后跟喻文州回宿舍休息的时候,还不忘吐槽魏琛吃饭慢,吞咽都搞慢动作。

       喻文州笑笑,没有出声。

 

       “魏队,家里菜吃完了,你要跟我一起去买吗。”

       夏休期的G市热得人神共愤,但H市也不遑多让,据说还比这个纬度偏低的地方热上几度,魏琛便打着避暑的旗号在夏休期开始的第二周拖着个行李箱到了喻文州家门前。

       “不去,”魏琛嘴里叼着根五羊红豆雪糕,双手架在游戏键鼠上,退役两年多,他依然是兴欣的公会一把手,正忙着抢野图boss。

       喻文州不置可否地拿起随身的包,正准备出门。

       这时魏琛一摔鼠标,似乎是没能抢过对面霸图:“妈的叶修都退了这么久,这霸图还像打仇人一样打兴欣……喻文州你回来!”

       被叫唤的人放下包包,回头:“怎么了?”

       “来跟老夫PK两把。”

       显然自己是被当成泄愤对象了,喻文州无奈说:“得下去买菜呢,都5点了。”

       “泡个面就好,你也不怕热。”

       “魏队难得来一趟,不能怠慢了。”

       “啧,”魏琛拿出手机,点开外卖APP,刷刷地点了几个菜,“白切鸡,蒜蓉小白菜,什锦炒粒行不?”

       “好,”喻文州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的电脑在那里,魏琛则是蹲在起居室的茶几面前,抱着自己带来的游戏本,切到竞技场。

       两个术士互殴,除非双方实力差距太过悬殊,不然一般也不会打快,两把下来,喻文州跟魏琛各得一场,魏琛正寻思着开第三把,门铃响了,他随手推开鼠标,起身去开门。

       喻文州也从卧室出来,魏琛把两袋外卖放在餐桌上,三个炒菜送了白米饭跟例汤,他马上上去帮魏琛布菜,还问他要不要装盘。

       “得了就这样吧,还省的刷碗。”

       两人面对面坐下,魏琛看着什锦炒粒轻蹙一下眉头,但很快便恢复了,他先把一块鸡翅夹到喻文州的碗里,说:“等下吃完再来两把,给你补补上肢。”

       喻文州礼尚往来地给对方用塑料勺舀了一捧炒粒,粉的火腿绿的芹菜黄的玉米白的肉||粒,还有香脆的腰果,铺在白米饭上很能激发食欲。

       魏琛夹起腰果丢进嘴里,一边嚼一边把切成粒的西芹挑出丢在旁边翻过来放的餐盒盖子上。

       喻文州看到对方的举动,嘴角牵出魏琛看不懂的一抹笑容。

       “吃你的饭,突然间笑什么。”魏琛的筷子转向了,喻文州低头,看见自己的碗里孤零零地躺着一颗芹菜。

       原本只是微笑的表情,变的更加明朗了。

       “mdzz,”魏琛低头扒了口饭,嗫嚅道。

 

       ——E N D——

评论 ( 15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