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无差狗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翔】熟悉(二)

8岁楷18岁翔

小男孩跟大哥哥吃吃喝喝玩玩的日常

简单来说就是流水账

前文

                                                                                                                                                                                                        

        正盯着周泽楷的发旋看的孙翔撞上对方毫无掩饰的目光,润泽而且明亮。

        初对上这小崽的双眼,孙翔的动作免不得一愣,周泽楷的视线之中包含的是他这个从小受爸妈宠爱,又由于过分年轻的大崽不懂得的依恋,这些他都不懂,只觉得周泽楷这样子看着他,怕不是又在酝酿什么坏心但不伤大雅的恶作剧。

        孙翔骨节分明的大手囫囵地按在周泽楷头上,把小孩紧盯着他的目光压下,也把他内心突如其来的喜悦顺便压下。他站起身牵起周泽楷的手,隔着手套的布料似乎都能感受到对方手心传来的温软触感。他刚抬起的脚步又放下,随后摘掉了手套又再次抓上小孩,平常一贯大刀阔斧的脚步拉窄,周泽楷紧跟着孙翔的脚步,一步步往前走。

        “楷…咳,楷楷,”似乎还不习惯用这种亲昵的叠字词称呼身边的人,孙翔的话顿了顿,用没有脱掉手套的那只手挠挠自己侧脸,“你想去哪儿?那边有个电玩厅。”

        周泽楷顺着孙翔手指指着的方向,点了点头,又发现对方没有在看着自己,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孙翔握紧掌中周泽楷的小手,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对啊!这就是初为人父的感觉吧!

        看着周泽楷乖巧的表情,他擅自为自己刚刚那不知名的激动下了定义。

        孙翔那群狐朋狗友一块开的那个微信群,在寒假的时候分外热闹,大抵都是些有钱有闲的富二三四代在晒假期去哪里玩,但孙翔的交友面也说不上广,那种没节操胡搞的事情他也看不上,聊得比较好的几个都是游戏上认识的,几个人开了个小群约副本约开黑,这不,发小刚买了套全新的键鼠在群里晒,孙翔的眼睛粘紧在晒物的照片上。

        赶紧去发小问型号,孙翔一手抓着手机在发语音,任由周泽楷牵着自己在商业街之中走着,现在天气冷,还是工作日,街上的人也不多。

        等等。

        走了一段路还没听见游戏厅吵杂声音孙翔警觉地抬头。

        这不是去电玩厅的路!!!

        

        “周泽楷你,就这点出息吗?”孙翔环抱双臂看着周泽楷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一个一元的硬币去解锁沃尔玛门口的相扣着的购物车,“我说带你去玩你就来这儿?想买什么楼下不就有个超市。”

        “你问我去哪儿。”周泽楷推着购物车,购物车的高度比他身高矮不了多少,扶手的位置刚刚到他下巴的位置,加上这个金属疙瘩就连成年人要顺畅地推动也有点难度,他几乎在用尽全力想把车推进入口。

        孙翔莫名地听懂周泽楷的话,大概是“你问我去哪儿,但是不是说要去玩”的意思。

        看着对方吃力推着购物车的样子,这样也不甚安全,孙翔放开抱着的双手,上前替周泽楷一推,车子顺利进入入口,孙翔一手牵起周泽楷的手,一边前进,但没多久,发现一手推车的确有点困难,便让周泽楷抓住自己的衣角,千万不要到处乱跑。

        进门都是些电器或者生活用品,孙翔什么都不缺,百无聊赖地看着,商场的工作人员见是个学生模样的少年带着个小朋友出门,也当是放假无聊出来闲逛的兄弟,没有什么要推销的意思,各自站在原来的地方玩手机,或者两三个聚在一块儿闲聊。

        “买啥?”孙翔瞥过那些无精打采的售货员,心想不过来推销最好,他把空车停下,从口袋里掏出耳塞塞上。

        “……牙膏?”

        “那个家里不是还有新的?”

        “要草莓味的。”

        “就你多事,男子汉用什么草莓味,给力给气的。”

        “给?”周泽楷不解地抬头,想要询问孙翔“给”是什么意思。

        孙翔还不想玷污祖国的花骨朵儿,选择转移话题,他抬头看着商场内的指示牌:“唉,我们去看看牙膏吧。”

        “好。”周泽楷再次抓住孙翔的衣角。

        一个个细长的纸盒陈列在货架上,什么功效都有,盒子大多都是可爱的设计,还有些附赠了玩具,孙翔让周泽楷自己选,眼看周泽楷的手已经伸向一个粉红色的盒子,站在一旁的售货员却一下子来了精神,上前推销道:“小朋友,你用这个哈密瓜的比较好哦,草莓味是女孩子才喜欢用的。”

        周泽楷抬起的手又放下,看向了孙翔,只见孙翔弯腰,手将近要伸向哈密瓜的那款,又往下一些,大手一下子拿起3盒周泽楷刚想去买的那款牙膏:“大妈,你管我儿子喜欢什么味道,就给他买草莓的,买10支!”

        “1个就好。”周泽楷抓住孙翔要把牙膏全部丢进购物车的手,“谢谢。”

        “行了,牙膏买了,你还买啥。”

        “冰箱没菜……”周泽楷说着,拉着孙翔直接往下楼的方向走去。

        孙翔去买东西一向看眼缘,看到什么顺眼的都想买一通,例如刚才在被周泽楷抓着去商场的路上已经下单了一套游戏键鼠,现在走在沃尔玛下层的食品区,经过货架看到各种零食,便开始没有节制地往购物车里面丢了半车,反观周泽楷,只是在暗戳戳地放了两袋挂面,在花花绿绿的零食包装之中朴素到突兀。

        “翔哥,零食太多,要买菜。”周泽楷按住孙翔伸向一袋火鸡面的手,把人拉去了生鲜区。

        周泽楷虽然会做些简单的饭菜,但是要他挑选,这个问题就超纲了,他求助地看着孙翔,孙翔平常也会煎个鸡蛋煮个面,但大学也不会教人买菜,他一拍购物车的扶手杆,把周泽楷带去有机蔬菜的那边。

        一盒盒一袋袋包装好的蔬菜,周泽楷两手各拿起两盒蘑菇端详,半天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孙翔便都把他手上的两盒拿起丢进身边的车里。

        周泽楷正想说一盒就够了,便听到身后传来独属于少女的,呼唤他身边人的声音:“孙翔?!”

        孙翔正偷偷地把周泽楷放进去的青圆椒拿出来,听到叫唤,手一抖松开了那盒讨厌的东西。

        “啊,是你,”孙翔在脑子里面搜索着对方的姓名,他大概能辨认出正往自己方向走来的女生是同专业的同学,但名字他真的想不起来,大一的经贸系很多都是几个班混在一起上的公共课,他连自己班的班长都记不太清楚名字,别说这女生了。

        “居然能在这里看见你,”女生显得很兴奋的样子,也是,孙翔的人设的确很容易受到这种情窦初开的妹子的留意,“我总觉得你是那种放假的时候只会去运动的类型呢,没想到你还会来超市?”

        “啊,嗯……”孙翔看起来很浪,实际上因为小时候爸妈怕他被人绑架,有段时间保护过度,让他甚少有课下跟同学出门的机会,他或多或少都有点社障,“出来走走。”

        少女留意到孙翔身边在认真挑选蔬菜的可爱男孩,她转移视线,打算继续挑起话头:“这是你弟弟吗?长得真可爱啊。”

        周泽楷看了眼面前孙翔的同学,又看看身边的周泽楷,少有地感受到身边高大的这人的无措,他捏住孙翔的衣角,用甚少出现的响亮声音叫道:“爸爸!”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哈哈……”女生干笑,“小朋友真会开玩笑,我是你哥哥的同学。”

        “阿姨好。”

        18、9岁的少女被叫成阿姨,脸上终于挂不住了,她提起脚边的购物篮,头也不回地离开。

        “唉,楷楷,”孙翔松了口气,蹲下给周泽楷扯了扯裹得有些紧的围巾,“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翔哥。”

        “不是叫爸爸?”

        “翔哥。”

        “叫爸爸。”

        “翔哥。”

        “傻逼小学鸡…”孙翔笑了,再次揉乱了周泽楷头顶的发丝。

        ——T B C——(大概

评论 ( 3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