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也吹,脾气暴躁上班族。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安】午间

 @齐十二  点的张安小甜饼 其实没有味道

家长里短的流水账

背景沿用《假如你在副本门前遇见女牧师》

大概就是阿鸣暑假去乡下玩那段时间吧

                                                                                                                                                                                                                                

        安文鸣跑回乡下野去了,张新杰早就在安文逸起床前出门,家里变得安静下来。

        早上9点,安文逸换上运动服跑鞋到楼下慢跑,他体能算不上优异,便规定自己最少要跑20分钟,最近跑步感觉轻松了,不知道是习惯了锻炼,还是张新杰买的新鞋子比旧的那双更合脚。

        家里的盐也快用完了,安文逸昨晚入睡之前已经将“锻炼过后到便利店买盐”纳入今天的计划当中,他擦擦额头上因为运动沁出的汗水,又拿下眼镜揩去镜腿上的潮湿,一切动作完成以后,才迈着平稳的步伐走入便利店。


        中考后的暑假,没有作业,本应该是个能疯玩的时机,实际事例参考安文鸣。然而安文逸性子一贯稳重,至起码在同龄人中算得上稳重,跟一群处于躁动青春期的男生一比,大概就有些无趣了。当然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娱乐活动,曾有不少同学问过自己要不要去旅游,但安文逸一想到自己出门了,他的继兄即使不会疏于对自己身体的管理,也总觉得会有些寂寞。

        打开平板,安文逸登陆自己毕业后开始玩的手游,但是因为没有氪金所以一点都不强,把体力用去一半的时候,已经开始觉得无趣,机械性地刷着副本,需要的升级材料却怎么都凑不齐。

        好不容易材料掉落了,体力也用完了,安文逸抬头看到墙上的电子钟,放下平板起身往厨房走去。

        淘米下锅,安文逸打开冰箱确认家里的食材,荤菜的话吃昨晚的剩下的半只酱鸭,或许还能做个番茄炒蛋,青菜等米饭好了之后再炒上也行。把食材从冰箱取出,安文逸先是把青菜摘好放水池里泡,再给番茄去皮,切块。

        背后传来钥匙打开防盗门的声音,安文逸动作一顿,接下来便听见来自今天提早回来的继兄的声音:“我回来了,文逸你在厨房吗?”

        “新杰哥你今天怎么提早这么多?饭还没做好。”

        安文逸放下手里的刀回头,看见张新杰脸上还带着些汗水,暑假开始的这20多天,每天来回于家里跟图书馆之间,他似乎晒黑了些,虽然面貌依然斯文,但比起初见时候的少年模样,现在俨然自己往成年男人越靠越近。而安文逸也不是当年那个跟在安文鸣背后追着想跟张新杰“交朋友”的小屁孩。

        仍是半大少年,却早早地在大哥的身上学会了分寸与计划。

        “冰箱里面还有昨晚的鸭子。”

        “等下放微波炉热一下。”

        “菜心呢?”

        “盐水煮吧,方便。”

        “番茄炒蛋呢?”

        “嗯。”

        “我来吧,”张新杰说着,走进了厨房,本来不大的空间更加局促了,似乎转个身就能碰到对方,“你去看下电视,或者玩个游戏。”

        说起游戏,昨天被安文逸点破他到图书馆打荣耀的张新杰,依然雷打不动地8点就抱着电脑出门,但是今天比前两天都要早回家,安文逸正疑惑着,窗外传来轰隆的雷鸣跟啪嗒的雨声。

        雷打不动果然是个伪命题。

        安文逸看着电视上的银鸥在沙滩上偷吃游客的食物,突然胃部发出咕噜声,伴随着厨房传出的香气。

        不多时,张新杰带上隔热手套捧出酱鸭,安文逸马上起身,去帮大哥布菜开饭。

        只有张新杰跟安文逸在旁的饭桌一向安静,偶尔有些木筷子碰上瓷器的轻响,但怎么也没有那种热络的感觉,仔细观察的话,还会发现兄弟俩几乎不会同时伸筷子到同一道菜上。

        安文逸总是会悄悄用余光观察对方筷子的行踪,张新杰也是。

        说实话,张新杰炒菜真算不上好吃,实际上他升初中的时候才跟着张先生从X市搬过来,口味偏重,但长大后总是因为健康等理由按着食谱来加调味料,有时候味道太过规范,也只会变成平淡。

        无言的午餐结束了,安文逸抢先站起,把餐具收好进厨房,然后是哗啦啦的水声,张新杰推推眼镜,起身回房间。

        

         安文逸收拾好一切出来的时候,张新杰已经不在饭厅了,起居室也不见他的身影,估计是……

        “文逸,出来一下。”

        继兄的声音从阳台传来。

        透过落地窗望去,安文逸看见张新杰站在阳台上,身边放着塑料凳子,手里还拿着一把剪刀。

        安文逸推推眼镜,自己的刘海的确有些长了,细心的张新杰发现这个事情打算给他剪头发,他也顺从地走过去坐下。

        张新杰让安文逸脱下眼镜,把报纸捧在手上接住下落的碎发。

        剪刀接近的时候,安文逸下意识地闭上了眼镜,咔嚓一声,碎发掉落,却有顽强分子黏在脸上,痒痒的,他不禁抖动一下。

        “别动。”张新杰说着,用手轻轻按在弟弟的头上,不是禁锢,只是提醒。

        温热的掌心固定住安文逸的头,他连呼吸都不敢过大,唯恐吸进碎发会让自己忍不住一个喷嚏。

        安文逸的刘海也没有很长,他听见面前的金属碰撞声停下了,正抖动着眼睫想睁开眼,却收到今天张新杰的第二句“别动”。

        指尖划过少年人光滑的脸,稀薄的绒毛记录着指尖的触感,张新杰替弟弟把脸上的碎发拨下,片刻后才让对方开眼。

        失去眼镜正茫然着的视线捕捉到了面前的景象,安文逸说着“谢谢”,从继兄手里接过自己的眼镜,款式与张新杰脸上的那副差不多。

        “感觉好多了,”安文逸摸摸额头,“谢谢新杰哥。”

        “没什么,小时候你跟文鸣的头发不常常都是我剪的。”

        “对啊,但是现在阿鸣那个臭美的,肯定不让你帮他剪了。”

         张新杰闻言,脸上露出笑容:“都长大了啊。”


       ——E N D——


意识模糊,不知所云,手机排版,丑请见谅。


评论 ( 10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