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翔周】僕に振り向いて(二)

(一)

学paro/年龄操作

楷高三,翔大四实习体育老师

大孙出没注意

本篇清水,但计划内可能会有阿十八互攻的番外,所以tag打周翔周

OOC,流水账,慎入

                                                                                                                                                                                                                                                                                               

       

        孙翔原以为,他跟周泽楷的关系,会始于那次雨后的乌龙,随后会结束于对方的毕业或者自己实习结束之后的转正不成功。体育老师从来都甚少能成为什么学生生涯里面不可磨灭的存在,他敢说,要不是因为自己体育生的出身,高中体育或许连选过什么可都忘得一干二净。

        他对周泽楷的印象,也只是“据说成绩很好,不爱说话,但是人很仗义”的一个学生,仅此而已。

        “孙老师,高三一班班主任有事找您。”

        窝在体育组办公室里刷着农药的孙哲平跟蹭着表哥电脑发出来的wifi来看比赛直播的孙翔齐刷刷的抬起头,看向站在门外的老师。

        孙哲平从省队退下来之后便在S中工作了四五年,自然是认识大半的教职工,那是高三数学组的一个比较年轻的老师,他向对方道了声谢,就直接关掉游戏给那班主任打去电话。

        孙翔见大概是没自己什么事,给来传话的那人点了个头,又低头看起了自己的比赛。

        “行,当然可以,孩子要紧,我这边会安排的了,你们一班的小孩都这么乖,肯定没问题。”

        “表弟啊,”孙哲平挂掉电话的同时出声,孙翔还塞着个耳机没有回答,他便直接扯掉那耳机线,“表、弟、啊。”

        “卧槽干嘛?!”

        “孙翔,”这时孙哲平却用回一般的称呼来叫自己表弟,“等下高三一班有节自习课,本来要班主任去看班的,但是他要带孩子去看医生,你去替一下,课时照算给你。”

        “啊,哦。”孙翔点点头,把另一只还挂着的耳机扯下来,手机团着耳机线囫囵地塞进口袋里。

        “别玩手机,校长会查课的。”

        “好,”孙翔说着,直接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虽然孙翔跟着高三的体育老师实习,但实际上他平常都甚少到高三的教学区,高中部体育科组就那些老师,一个办公室就能装下。

        S中很大,他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高三一般的教室,这时上课铃声已经敲响了半分钟。

        孙翔确定自己没有走错班之后,径直走进了教室,几乎全班的学生都在埋头看书或者做题,对讲台上多出来的这个一米八几的大汉毫无兴趣。

        原本准备来维持课堂秩序的表情跟话语好像顷刻都失去了意义,教室里面安静得很,仅有不断响起的翻书是声音,仔细听的话,还能听见离讲台不远的学生在背诵单词的声音,又或者有些学生在低声地讨论题目。

        原来这就是重点班的氛围,难怪孙哲平会没问题,孙翔握住拳头抵在唇边,暗自打了个哈欠,手指又偷偷摸上口袋里的手机,但想起表哥刚刚说的话,又忍住了,他拿起放在讲台上应该还没来得及派回去的作业本,百无聊赖地反看起来。

        封皮上的字迹各异,有工工整整的,感觉像是坐在中后排那里的一个坐得端正的国字脸男生,又有纤细娟秀的,应该是个清秀的瓜子脸女生笔下所生。

        “呃,这个……”孙翔翻动作业本的动作停下来了,他看见一个签名,往好听说可以是豪放,说不好听的话是潦草,但总体来说还是好看的,就是看不出签的是什么。

        “这个是啥?坤吗?有人姓这个的吗?坤丰冼?又有点像博……对了!应该是周!”

        孙翔没有忘记自己还在课堂上,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教室里面太安静了,就连他的这点嘀咕,半个教室都听得见,终于,坐在前排一直在背书的女孩不堪其扰地走上讲台,低声提醒这个代课老师:“老师,您找周泽楷吗?我们班上只有他姓周的。”

        孙翔闻言抬头,环顾一圈教室,终于在靠近走廊、就算是西晒也不会影响到的教室角落找到了那人的身影,讲台上的动静不小,但周泽楷低垂着头,耳里好像还塞着耳机,执笔的手没有停下,他旁边的男生已经被孙翔吸引过去,发现孙翔似乎正看着自己这边这个方向,伸手轻轻用手指敲过周泽楷的桌面。

        周泽楷这才抬头,脸上还驾着一副眼镜,他似乎才发现今天看班的不是班主任,脸上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看着孙翔,又用手指向自己,询问孙翔是不是找自己。

        “嗯,周泽楷,你跟我出来一下。”

        “好的,”周泽楷脱下眼镜,他起身的动作很轻,在离开座位之后又抬起课椅往课桌下放好,才走到讲台,跟在孙翔后面走出了教室。

        “孙老师,有事?”出了教室之后,反倒是周泽楷领着孙翔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日头西斜,这里晒不到太阳,也不会过分昏暗,显然周泽楷已经对怎么保护自己相当的熟练。

        孙翔看着在这还算不上凉快的天气里必须穿着长袖外套的周泽楷,又想起自己上期莽撞的举动,心里生出一丝愧疚,他开口问道:“之前晒的,还好吗?”

        “嗯,好了,”周泽楷光滑的脸上没有半点上两个星期那些可怖的红斑,接着,他像是怕孙翔不相信那样挽起了衣袖,让他看看自己的前臂,“都好了。”

        孙翔悬着的心这才放下,笑道:“好了就行!之前老师没考虑清楚害你难受了,抱歉啊!”

        周泽楷摇头,嘴上牵起一丝笑容。

        面前这人比起自己,身高跟年龄都有所长,但是那种强装成熟的样子,却跟自己,异曲同工。

        孙翔利用的是“教师”这一层身份,而周泽楷利用的,是“寡言稳重”这一个伪装。

        谁不想当个肆意的大男孩呢?

        周泽楷还没有来得及放下衣袖的上臂被这9月底还没褪去的暑气更加炽热的温度包裹住了。

        他下意识地想睁开,却发现刚才还在用教师的口吻关心自己的人,此刻像是好奇的小男孩一样看着自己的手,喃喃自语道:“还真的完全好了……”

        孙翔抬起头,对上周泽楷的脸:“同学,你皮肤虽然很白,不过平常也有锻炼的吧?手上这肌肉不错呀。”

        “嗯,”周泽楷收回自己的手,“偶尔,俯卧撑。”

        “只有俯卧撑?”

        “晚上慢跑。”

        “挺好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高三了更应该保持锻炼,好了,先回去自习吧。”孙翔拍拍周泽楷的肩膀,脸上带起轻快的表情,“如果有机会的话还真想教教你打球,你打得太烂了。”

        周泽楷一时语塞,他本来就没学过打篮球,何来打得好可言。

        但他选择沉默,跟在孙翔背后回到教室,他窥探到有同班同学对他投去探究的目光,毕竟作为年级第一,品行在他们看来也没有任何问题,虽然看起来不太合群,但是老师同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从来也不会拒绝,被一个陌生的老师喊出教室谈话,实在是少见的事情。

        孙翔重新坐回讲台上,也再无心思去翻看作业本做猜名字的游戏,这时孙哲平给他发来微信:

        “何老师说桌面上的数学作业你给他们派下去,先自己检查错误的地方,下次上课讲。”

        “好,”孙翔打字回道,随后他清清嗓子,出声,“你们班,数学课代表是谁,先把作业发下去,何老师让你们先自己检查错误的地方,有不懂的记下,下次上课讲。”

         坐在角落的周泽楷起身了,他径直走到讲台上,按照分组把作业本到坐在最前的同学桌面,让他们自己传下去,期间没有说话,周泽楷站在孙翔身边,直到最后一个同学停下传送作业本的动作,才出声问:“本子,都拿到了?”

        得到了大部分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向孙翔点点头,才转身往自己的位置走回。

        孙翔看着周泽楷的背影,心想,果然是个学霸。

        

        作业本派下去了,手机也不能玩,孙翔看着挂在教室后面的石英钟上,离下课还有10几分钟,石英钟下面的黑板报画得精美,现在还是高三上学期的头两个月,这里还没有迫不及待地画着什么“提高一分,干掉千人”“奋斗!通过这道独木桥!”之类的标语,角落画着纤细的小花,孙翔顺着那花纹往下看,又看见了周泽楷正低头解题的模样,大框的眼镜不时滑落,他执笔的食指便轻轻屈起,用关节的部分把眼镜扶正。

        像是终于解决了一道难题,周泽楷抬头,轻舒一口气,孙翔端详对方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收回,和对方撞了个正着。

        周泽楷再次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对孙翔点点头,嘴角似乎还噙着一丝笑容。

        孙翔视力5.2的双眼把这一切尽收眼底,他只能也对他点点头,然后别开了视线。

        “这崽子长得还挺好看的……”孙翔低声嘀咕道。

        可惜……这样帅气的脸只能一直潜藏在阴影之下。

        孙翔不免叹息。

        ——T B C——

唔,总感觉很把翔翔的性格写的很,墨迹?希望之后能圆回来(。

评论 ( 5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