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地摊文学❤
qzgs魏/安双担,新杰墙头
日圈各作品杂食,日系手游中毒
感谢关注

【全职周翔周】僕に振り向いて(一)

学paro/年龄操作

楷高三,翔大四实习体育老师

大孙出没注意

本篇清水,但计划内可能会有阿十八互攻的番外,所以tag打周翔周

OOC,慎入

                                                                                                                                                                                                                                                                                        

      这大概是暴风雨到来之前的一个阴天,没有风,云层低低地压在头顶上,偏生9月的气温还没降下,人在室外呆着,片刻就能发出一身的汗。

      孙翔暗自扯起运动polo衫的衣领擦掉从发梢流下的汗水,手里握着的秒表跟文件夹都给热量糊出一层水,他把东西换了个手,悄悄的在裤子上蹭干那点汗。

      他是S市这家有名的升学高中这个学期新招的实习老师,眼看着还有大半年就要从象牙塔离开步入社会,这份面子跟薪水都过得去的工作几乎是挑不出毛病的。

      孙翔虚起拳头,目光不自觉地移向对面还在篮球场上打比赛的高二篮球班。

      好想打篮球啊……

      “喂喂!”在树荫之下传来他的远房亲戚、同时也是这个学校高中部的体育科组长的孙哲平嘴里的话,他叼着个哨子,吹得哔哔作响,“让你们跑1000!不是散步知道吗!都十七八岁的能不能给点朝气。”

      这也许也是在提醒孙翔不要发呆,他赶紧拿起秒表,直挺挺地站在终点,每一个学生冲过终点的同时,也喊出一个数字,等着学生来给他登分。

      “几号?”

      “呼呼……6……”

      “跑这点路都要6分钟,行不行啊?回去歇着。”

      孙翔确定跑道上已经没有他们高三篮球班的学生,他唤来孙哲平,孙哲平看着一群跑个1000米都喘上半天的男孩出声道:“暑假都呆家里打农药了是吧?一个两个湿了的柴一样,歇一下自己去拿个篮球打。”

      还在低头看着成绩表,孙翔忽然发现表格最后一行有个名字旁边的格子空了出来,他暗自对着表格的人数跟蔫巴巴站着的那群学生对照:“31、32、33……少了一个?”

      说着他蹭到因为犯了烟瘾又不好在学生面前表现出来只好偷拿手指蹭蹭嘴唇的孙哲平旁边:“哥。”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

      “孙老师,”孙翔暗自腹诽,都姓孙的难道我要叫他爷爷,但他忍住了,他指着最后的那个名字,“这学生是请假还是缺勤了?”

      “啊周泽楷他,”瞄了一眼那个名字,孙哲平像是习以为常地出声,“身体不好而且年级第一,学校特准在班上挂名的,你不用管,期末给个六七十分就行了。”

      “这怎么行,身体不好不是更应该锻炼下吗,跑不了走几圈也行啊?”

      此时,黑云终于在天上压出巨响,雷鸣轰隆隆的,预告世人即将而至的一场大雨。

      水泥地啪嗒啪嗒地被大颗的雨粒砸出深色的斑点,憋了半天的风终于大肆作乱,体育老师们赶紧让学生们到室内体育场躲雨,孙翔看着表格最后的一个名字出神。

      “哥!”顾不上老师不老师,孙翔在体育馆门前的房檐上对孙哲平喊道,“现在下这么大雨,那个周什么的会在哪儿?”

      “不怕,那孩子几年都这样,有分寸的。”

      “不行,万一有特殊情况怎么办!”

      “好吧,你去操场对面的器材室看看,他一般都在那儿。”孙哲平顿了顿,“你自己也注意点。”

      “好,”孙翔把手上的成绩表秒表圆珠笔一股脑丢给对方,雨点还不算很密集,他发挥自己专业所长,直接奔向操场角落的器材室。

      但他没有想到门被反锁上了,急的直砸门,器材室门前那一小块突出的房檐根本起不到遮风挡雨的作用,片刻之内他浑身就被雨水浸透,在这狂风乱作的时候,他听见面前的这一闪带着铁锈痕迹的铁门门栓被打开的声音。

      一张脸在门缝里面露出,孙翔看这名字应该是个男生,也的确是个男生,但脸上的皮肤,白得跟他认知中的十几岁少年不甚相似,在这狂风暴雨黑压压的天色中透露出一些渗人。

      “周、”孙翔一时间想不起对方的名字,“周、周、你是高三篮球班的吗?”

      对方点点头,然后看着他满身湿透的样子,才把门打开让他进门躲雨。

      孙翔这时才看到,对方只比自己矮上一点,跟刚才想象中的文弱书生不太一样,不远处平常用来做仰卧起坐的软垫上放着一个手机,背面的闪光灯还亮着,似乎是用来做临时照明的,器材室顶上的那盏日光灯不时闪烁,大概也是命不久矣。

      “你是?”周泽楷自顾自地拿起手机收回口袋里面,室内的光线变得更加暗淡了。

      “我是?我是你们篮球班的老师啊?”

      昏暗的之中孙翔没法看见周泽楷略微惊讶的表情,面前这个人虽然狼狈得很,但脸上是掩盖不住的年轻朝气跟学生气息,怎么看都像跟自己是同级的学生,周泽楷一时无措,刚刚自己还在老师面前大大咧咧地拿着手机,要知道学校是不准带这些进来的。

      “老师好。”

      忽然被这么叫到的孙翔憋在肚子里面的话发不出来了,眼前这个人,虽然还穿着肥大的校服,但身高、相貌都已经跟个普通的成年男人无异。他神色自若到面无表情的地步地看着自己说出这句话,让他心里都准备好的说教都吞回肚子里面。

      “周……周泽楷?”孙翔终于想起面前学生的名字,并在犹豫中准确无异地喊出。

      “在。”

      “怎么不去上体育课?”

      “我,”似乎已经回答过无数次这个问题,周泽楷摸摸校服衣角开口道,“紫外线过敏。”

      “什么?还有这种操作?”

      “嗯。”

      “那你平时体育课都干什么的。”

      “看书,做题。”

      “这多没意思,果然学霸的浪漫我们不懂吗?”

      “不是……”周泽楷顿了顿,“不是学霸。”

      “紫外线过敏的话是不能晒太阳吗?”孙翔问道。

      “算是,”周泽楷回答道,看了眼头顶上的灯,“这种光还行。”

      “严重吗?”

      周泽楷听到这个问题,低头思考了片刻,他从初中开始就一直缺席体育课,也甚少发病,所以也说不上严不严重:“还好?”

      “听到外面的雨声了吗?”孙翔说,“等下雨停之后,要是阴天的话,要不要出来玩下呀?”

      看着孙翔在昏暗灯光下依然灿烂的笑容,周泽楷鬼使神差地点下了头。

      雨声渐变渐低。

      孙翔先是让周泽楷收拾好自己的习题,先行一步打开门走出,果然只是一场骤雨,但经过雨水的洗刷之后室外飘着些许凉风,生出的雨水气味也说不上的清爽,更重要的是,这依然是一个阴天。

      他笑着招呼周泽楷出门,然后像是想起什么的,重新钻进小屋子里面拿出一个篮球。

      “打篮球吧。”

      他看着周泽楷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的上臂,相信对方肯定不可能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事实证明,周泽楷打篮球的技术已经不能更烂,但他的运动神经不错,偶尔也能打出让孙翔惊艳的操作,手臂的力量不错,按照孙翔的说法竟然“盲猫碰上死耗子”那样投出两个漂亮的三分球。

      太阳悄悄地从云层投出,给场上杂乱、甚至算不算对决的one on one加温。

      下课铃声响起,孙翔心满意足地擦擦汗回头,笑容在看见周泽楷脸上跟手臂上掩盖不住的一大片红斑的时候凝结住。

      “卧槽??怎么这么严重?!”

      周泽楷接过篮球的动作一顿,褐红色的球体从他的手中滑落,他已经猜到自己应该是起了过敏反应,但是不痛也不痒,让他忽略了自己紫外线过敏的事实。

      “难受吗?要不要去医务室。”

      周泽楷摆摆手,看见了孙哲平从不远处走来的身影,叫了声“老师好。”

      “孙翔,我不是跟你说了周泽楷他身体不好吗,怎么找到人之后还把人拖出来打球,你看看他的脸……”

      “没事的,”周泽楷打断了孙哲平责难的话,“我想打篮球。”

      本来还不自在地别开脸的孙翔一下子抬起头,错愕地看着给自己维护的周泽楷。

      孙翔还想说些什么,但他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周泽楷给他做出一个禁止的姿势。

      让他不要说话。

      孙哲平赶紧把周泽楷拉到树荫之下歇着,问学生要不要去医务室或者到医院看看,只得到对方代表拒绝的摇头以及语气平静的回答:“器材室,外套跟伞。”

      孙翔听到,便明白满脸红斑的人的意思,一路奔跑着回到两个初遇的那个地方,从老旧的体操软垫上一把捞起那件黑白相间的校服外套,和一把藏青色的折叠伞,不带歇气地回到篮球场边的树荫之下。

      周泽楷站起来接过外套,低声说了句谢谢老师,然后穿上外套,撑起伞往教学楼走,离下一节课上课已无多少时间。

      孙哲平看了眼站在自己旁边发呆的孙翔,抬手就给自己远房的表弟一记爆栗:“说了别乱来!还好周泽楷这孩子懂事。”

 

      ——T B C——

评论 ( 9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