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吹

© WYDSB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翔】一通电话(下)

(上) (中)

妄想中的夏休期,黏黏糊糊的约会打炮

孙翔私设重庆人,还有其他私设出没注意

没钱年审,半路被查车。

BGM:豊永利行、小野友樹、古川慎、村田太志、沢城千春 - 終わらない虹

                                                                                                                                                                                                                                                                                                            

        孙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醒来的时候手机还堪堪的悬在半张开的手掌之上。似乎是刷着刷着微博一不留神就失去了意识,又或许是温度跟环境太过的舒适。现在意识的回笼伴随着浑身的大汗跟身后一个大汉源源不断地给自己输送的热量。

        摆脱箍在自己腰间白皙的双臂,孙翔翻身坐起,伸手抽出纸巾猛擦一把汗,才发现空调已经关掉,可能是不小心调了定时。

        难怪他会被热醒,真佩服周泽楷,还能睡得像头猪一样。

        “唔……”腹诽周泽楷像猪那一刻,联盟第一脸似乎抗议一般出声,侧睡的身姿变成仰躺,眼睫轻颤抖出些朦胧的光,“孙翔……”

        “醒了?”

        “嗯……”周泽楷懒洋洋地翻身,让自己面对孙翔的背脊,指尖缓慢抬起捏起对方的衣角,“几点?”

        “5点半,还早,等天黑了再出门。”

        “好……”

        周泽楷似乎是困极了,也是,一大早起来赶车,过热的天气也使人疲倦,本来就不清明的思绪再次泡入睡海中。

        听到背后传来的微弱鼾声,孙翔把空调再次打开,拿起手机调好到晚上7点的闹钟,倒回床上与周泽楷面对面躺着。

        两个身高超过1米8的青年挤在1米5宽的单人床上还真是勉强。

        孙翔这么想着,挪动身体靠前,小心翼翼地把手搭在周泽楷的腰上。

        这样感觉好多了,孙翔闭上双眼,他们的脸靠得很近,对方温暖的鼻息混入室内的冷气中,融成舒缓的催眠曲。

        周泽楷交织的上下睫轻轻颤动。


        孙翔是被脸上若有若无的触碰给唤醒的,力度很轻,带着温暖干燥的触感,但对睡得黑甜的人来说,这样的温柔举动无意中变成烦人的虫子,孙翔伸手想把加在脸上的瘙痒感驱逐,但手指在触上打扰他的源头的同时,这样的温度随即缠上了孙翔的指尖。

        孙翔一下子睁开了双眼,片刻后聚焦完成,习惯了黑暗的双眼能大概辨别出面前的人的样貌。

        发现对象醒来的周泽楷神色一愣,唇边噙着温和的笑意,他捏捏被抓在自己手中孙翔的指腹,另外一手拨开搭在孙翔额前的碎发:“醒啦?”

        把手抽出,孙翔别开脸,翻身坐起打开房内的吸顶灯,窗外微弱的光被这人造灯光夺取了存在感。

        周泽楷就这样沉默地看着孙翔被白光照亮的侧脸,金色的发丝在苍白的光下熠熠生辉,如同孙翔本人。

        “看啥,”孙翔感到对方的视线,放下手机对上周泽楷的双眼。

        孙翔的头发似乎是长了些,一贯张扬跋扈的双眼潜藏在流金般的发丝之中,叫周泽楷目光没办法移开。

        “好看,”周泽楷诚实地表达出自己的感想。

        孙翔动作一顿,咧开嘴笑了,围绕在两人身边沉稳的空气一下子鲜活地流动起来。

        他放下手机倾身上前,在周泽楷半开的双唇上印下一个结实的亲吻,还没来得及远离,孙翔就感到自己的后脑勺被对方用力地按住,他从善如流地再次往前,舌尖探出微启的唇瓣之间抵上周泽楷干燥的两片软肉。

        “咕……”

        舌尖堪堪接上的两人均是一愣。

        “噗,周泽楷你个傻逼哈哈哈,”绝妙的旖旎气氛被打断,孙翔不可自遏地笑出声,“快起来换衣服出去吃饭,带你去吃正宗重庆火锅。”

        周泽楷眉头一皱,但看着满脸都是笑意的孙翔,他展开了眉眼,点头同意。

        试一下也无妨。


        在孙翔满脸“不是吧你明明以前拍过穿着机车外套的硬照的怎么不会开摩托车的”表情之下,周泽楷毫无芥蒂地坐上了对象开的摩托车后座,这次的车终于是男式的了,两对大长腿搭在上面到不算难受。

        风敲击着两人的头盔,耳边的一切声音都变成杂音,两人就算是对话也要靠喊,孙翔很快就懒得跟周泽楷说话了,反正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内容,等下车之后说也一样。

        周泽楷暗自捏紧了孙翔的衣角。


        孙翔没有如周泽楷想象中那样带他去那种看起来就死贵死贵装修特别有格调的火锅店涮锅,而是绕过了几条小巷,爬过几个陡坡,最后在一家店面不大,放在门前的灯箱招牌还有一根日光灯在闪烁的小店面前停下。

        摘下头盔,残存在空气中的盛夏热量混着辣椒的香气扑面而来。

        孙翔锁好车,拉起还在发呆的周泽楷的手走进店内,里面的空调倒是开得很足,坐在柜台背后的老板娘似乎跟孙翔挺熟,笑容满面地招呼他们坐下。

        桌子不大,两人对面而坐,膝盖轻易地就能碰上对方的,周泽楷挺直腰杆坐在板凳上,环顾店里,汤汁翻滚的咕噜声不绝于耳。

        孙翔熟门熟路地从桌边的餐牌架子拿起一张薄薄的打印纸跟一支铅笔,上面写着的都是火锅料的名字。

        孙翔的指尖带动被削得短短的铅笔,在粗糙简陋的菜单上勾勾画画。

        “来个鸳鸯锅吧?”

        “嗯。”

        “藕片吃吗?”

        “吃的。”

        “我还挺喜欢的,点两份吧?”

        “好。”

        看着什么异议都没有的周泽楷,孙翔啧的一声把菜单推到他面前,说:“别什么都说好啊,你爱吃什么都自己点。”

        周泽楷接过孙翔递过来的铅笔,对方悄悄地用指尖蹭蹭周泽楷的手背。

        低头开始勾上几样荤菜,周泽楷突然感到自己的头部被什么重物抵住,他抬眼,对上的是孙翔满是笑意的双眼,因为离得太近,面前的景象都有些模糊。

        周泽楷抓紧了手里的笔,轻轻用脑门把孙翔的金色脑袋撞了一下,算是回答,末了好像还意犹未尽地再推了一把。

        孙翔赶紧后退,用手挡住周泽楷还想往前的额头。

        “撞什么撞,本来就够呆的了,你还想变傻子吗。”

        周泽楷不可置否,把手里的菜单交回到孙翔的手中:“你看看,要点别的么?”

        “行了就这样,不够再点。”孙翔举起手,用重庆话唤来老板,然后下单。

        “少见,居然点鸳鸯锅。”

        孙翔看了一眼周泽楷,开口:“没办法,有人不能吃辣。”

        汤底跟火锅料很快就端上来了,一边是火辣的红,一边是寡淡的清,孙翔拿出手机咔嚓咔嚓地拍了几张,然后等汤滚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把牛肉片一股脑地倒进去红汤里面,等他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这次不是跟同乡的死党出来,他挠挠脸,拿过一边的空碗跟汤勺,往碗里盛起清汤,切得极薄的肉片已经熟了,他趁着肉片还没太入味赶紧捞起来在清汤里面涮走红汤,在把这一大把的牛肉堆在周泽楷的碗里。

        周泽楷本想盖住碗面,在他看来孙翔没有必要这样迁就自己,大不了就再叫一盘,出来吃东西,最重要还是吃得开心。

        孙翔开心,他心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孙翔眉飞色舞地跟周泽楷说接下来的几天打算去哪里玩,周泽楷听着,回答如同往常一般简短,但孙翔就是说得开心,似乎他们已经一起走过了所有的那些景点,在生他养他的土地上共同留下两人的足迹。

        铜锅上的隔片如同楚河汉界一般隔开口味迥异的两人的筷子,但是热络的气氛只会把两颗心不断地拉近。

        孙翔嗜辣,吃得半饱的时候,即使店内的空调再冷,额头上还是不自禁地渗出一层细碎的汗珠,他看看周泽楷颜色浅淡的碗,对方连蘸料都用得不多,一挑眉,他夹起自己碗里的一块已经被泡得发红的藕片放到周泽楷的碗里。

        周泽楷看看碗里的生化武器,又看看孙翔恶作剧的笑容,还是把藕片放进了嘴里。

        不多时,周泽楷便被辣得鼻头发红,拿起手边豆奶猛吸几口,似乎这样就能马上把嘴里的辣味压下去。

        孙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吃吃地笑起来了,他往嘴里塞了一块还沾着些辣椒的毛肚。

        正所谓天道好轮回,孙翔的笑还没停下的时候就吃东西,辣椒轻易地就呛进了食管之中,引起他好一顿的咳嗽。

        好不容易两人都把不适感降下来了,同时抬头,双目对接,明朗的笑容同时在两张年轻的脸上漾开。

        “傻逼,吃个辣藕片就怂成这样,哈哈哈。”

        “被辣椒呛到的重庆人……”

        “闭嘴!”

        两人脸上还带着些许红色,孙翔笑笑,靠着桌子的遮掩轻踢一下周泽楷的小腿。


        两人都把肚子吃了个滚圆,到附近的夜市逛了几圈,便又回到火锅店前面把摩托车给开走回家。

        尽管一路上被风吹来,周泽楷跟孙翔身上还是沾满了一股撇不掉的火锅味,这时孙翔爸妈也从他爷爷家回来,正坐在客厅看综艺节目,孙妈妈一脸嫌弃地看着儿子,让他俩赶紧去洗澡洗衣服。

        孙翔在外面的公用浴室洗,周泽楷则是用孙翔套房里面的小淋浴间。

       

        回到自己的卧室,里面早就开好了空调,孙翔舒爽地呼气,周泽楷坐在今天下午睡觉的那一旁,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安静的房间里面能听出手机对头是带着吴侬软语的中年女性的声音,大概是周泽楷在给家里人打电话,他话不多,但用上海口音说话的时候,语气比平常还要软些。

        孙翔没有出声,直接在周泽楷旁边躺下,他最近在玩的手游的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便又开始去做任务清AP了。

        “嗯,下星期就回。”周泽楷瞥了一眼头发明显还带着湿气的孙翔,挂掉了电话,然后扯了一把孙翔的手,“快吹干头发。”不然会感冒的。

        “等下,打完这一把,”孙翔不耐地回答道。

        周泽楷起身,从浴室拿出吹风机,这时孙翔已经坐起来背对着自己,刷游戏刷得热火朝天,他跪坐在孙翔背后,用低档的暖风吹着孙翔半湿的发丝,平常都在键盘上驰骋的指尖暗自在孙翔的头皮上按过,他妈妈有偏头痛,高中的时候特地去学过怎么按摩头部。

        孙翔放下了手机,享受起周泽楷对自己的服务,嘴里不由自主地赞叹出声:“厉害啊周泽楷,以前学过的吧?”

        “嗯。”

        “有空也教我一下?我给我爸妈弄下,”孙翔一顿,“也能给你按下。”

        “好。”

        经常对着电脑的人头肩一般都有些大大小小的问题,也许是周泽楷手法得当,也可能是环境太过放松,被按摩的孙翔唇中开始带出些低细的叫声:“对、啊,就是那儿,再按按、啊,真舒服。”

        孙翔的头发已经干得七七八八,关掉吹风机,周泽楷按住了孙翔的肩膀,一手掰过对方的下巴,低头抵住那张无意间对自己煽风点火的唇。

        被突袭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仰头配合在自己嘴里纠缠的舌尖,周泽楷洗完澡后,也顺道刷过牙,孙翔也是,现在两人嘴里笼络着的,薄荷味的牙膏回甘似的在滚烫的口腔里面发酵出讨喜的甜味,都是一般的清新气息,不分彼此。

        用不自然的仰头姿势维持了片刻,孙翔伸手推开了周泽楷,然后直接躺下在床上,吸顶灯的白光还在工作着,两人都能清楚地看见对方眼里的迫切。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只是在拖延时间,周泽楷俯下身,跪趴在孙翔身上,开始肿胀的下身隔着睡裤摩擦过孙翔同样已经开始备战的那处,细碎的亲吻在对方的额头、脸颊、耳边不断流连,似乎是想把夏休期至今的所有分量一次过补上,而这些缠绵的最终归宿还是回到两人不断对接的唇齿之间。

        孙翔也毫不犹豫地伸手潜入周泽楷宽松的睡衣之中,灼热的掌心贴上对方的侧腰跟腹肌搓揉,但没摸上几下,他的动作忽然像断电的机器人一般停下。

        发现孙翔的异样,周泽楷也停下不肯间断的亲吻,两人的脸稍作分离,枪王的眼里除了欲求,还有疑惑。

        “周泽楷,”从让人窒息的吻中脱身的孙翔喘了口气,继续开口道,“你是不是胖了?”

        “胖?”

        “你自己揉下肚子看看。”

        周泽楷顺从地揉了一把,手里的触感的确是比一个月前要柔软上不少,这不能怪他,回到家之后周家父母唯恐儿子吃不饱,俱乐部伙食不够好那样每天给自己儿子喂这样的肉灌那样的汤,加上现在没人陪他一起去健身,放假的周泽楷不小心地开始懈怠了。

        孙翔这样一句话把空气中桃色的泡泡逐个戳破,但是两人的下身依然直愣愣地杵着,周泽楷说着“回去健身…”又俯下身抓住孙翔的手,互相解决起彰显他们年轻活力的生理反应。

        

        在欲望纾解的那一瞬间,周泽楷用力地把孙翔差点脱口而出的长吟硬生生堵在两人的唇间。

        用纸巾草草清洁两人的手指,孙翔看着周泽楷的腹部,说:“周泽楷,明天逛完景点,要还有空的话,跟我去健身房吧。”

        周泽楷别开脸,假装没有听见的样子。

        “算了,这么热的天,逛完我也懒得去了。”

        “嗯。”周泽楷点头。

        “天气冷了再来玩啊,我们可以去更多的地方。”

        “好,”周泽楷说抬头,看着孙翔的眼睛闪着光亮,“以后一起去很多地方。”

        孙翔回答他的,是一个短促,但是坚定的亲吻。


        ——E N D——

黄黄的番外


好了这个枪王千里送的流水账终于写完了,我手速真慢,这么久才写了不到1w字(

我也知道自己写的真的很无聊,不过写些小年轻谈恋爱约会真让人开心啊!

火锅那里我尽力了,如果有bug的话,希望各位能吃辣的dalao给我科普下

原谅我一个连麦〇劳辣翅都觉得辣过头的废柴广东佬

之后有时间的话可能会有健身室番♂外

健什么身室,你这个走路都喘粗气的死肥宅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啊对了,火锅店顶头那里的梗跟水千丞大大的原耽《谁把谁当真》撞了

不过我自己也加了挺多细节,应该没问题吧emmm

我是看过这篇的,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我也对水哥的狗血爱得深沉(你

以免被人说我抄梗我还是先自爆吧(

评论 ( 33 )
热度 ( 103 )